第一章 幽会王后,我儿嬴政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大秦:我儿秦始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幽会王后,我儿嬴政

分享到:
关闭

大秦,咸阳。

一骑快马出了咸阳南门,过了渭桥,沿着渭水南岸往西而去。

快马疾驰了大半个时辰,到了一处盘山道尽头。

郁郁葱葱间,赫然藏着一处庄园。

一脸肃然的陈平翻身下马,庄园门口的等候的老管事接过马缰,匆匆拴马去了……

陈平也不多言,从半敞开的大门入内,穿过了前院,直接到了后院假山处推开一处石门走了进去。

“公子到了,王后已经等待多时了!”

刚一进入,就有一长相出众的侍女迎了上来。

给陈平倒了一壶凉茶,飘飘然出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今天的气氛很不寻常啊?”陈平喝了一口凉茶,问了一句。

“果真如你日前所说,王上身体不适,三日之后将立遴选王储!”

屋内的红木屏风后,转出了一个绝美的女人,不但长相极其精致,身材窈窕。

举手投足之间,更是透着一股妖媚。

赫然是大秦王后赵姬。

“哦!”陈平淡然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你急匆匆的喊我来,是想消消火呢!”

“我都要急死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些事儿!”

赵姬嗔怪道。

“你喊我来这里,哪回不是为来灭火啊?为此,我特意还吃了俩牛鞭才来的!”

陈平带着一丝男人独有的笑容说道。

“这立储是大臣们的事情,我一个浪荡公子,能干什么?”

“嘤嘤嘤……你……你坏啊……”

“你都能料到我王身体不适,即将立储,难道就没有应对之法吗?”

“政儿今年十一岁,按照王室在册登记,和政儿一辈,有资格参加储君遴选的有十三人!”

“最大竞争者是公子腾和公子蛟……”

赵姬是王后,所生自然是嫡子,按理来说是第一位继承人。

可秦王室一直没有立嫡长子的传承,而是在众王子中择优。

只要是秦王室子弟,同辈人皆可参与竞争。

“你说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啊?”陈平又灌了一口凉茶。

“你……政儿是我的儿子,我当然想让他成为储君……”

“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

“等政儿成了秦王,天下就是我们的……”

赵姬竟也是个胸怀天下的女人……

而她需要陈平器定乾坤……

王室的女人,即便是王后,都无法逃脱一个定律。

前半生,恃宠而贵,后半生,母以子贵。

秦王虽然宠她,可万一要是嗝屁了,等待她可就是冷宫了……

秦王身体羸弱,她不得不早做打算。

“这个,可以有!”

陈平眯着眼说道。

但是心里都快激动飞了,这事儿要是成了,他就是秦始皇干爹啊……

换言之,我儿秦始皇……

他来到大秦,也有几个月了。

没有系统傍身,没有白胡子老爷爷。

被他穿的这副身子,是嫪毐的……

这是个臭名昭著的货色,是大秦首富寡清的侄子,这辈子可以纵情挥霍。

之所以能和赵姬搅和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那条暴起能直接把人抽晕过去的棍子……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赵姬嘤咛了一声,扑进了陈平的怀里。

“不过,我有个要求,让秦始皇……不,赵政登基之后拜我做干爹!”

此时的嬴政,名字还没改过来。

“哎呀,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赵姬笑的满面桃花,伸手就要解陈平的衣带……

“别着急办事儿,先干正事!”

“这次负责立储遴选的人是谁?”

陈平严词拒绝了赵姬的“热情”。

“这次分文校和武校,文是纲成君蔡泽,武有上将军蒙骜!”赵姬道。

“而且,我听人说,华阳太后会插手这次的立储考校,她已经让人准备了题库,要给公子蛟……”

赵姬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呵,有题库也不怕,除非那个公子蛟能把所有的题目都背下来!”

“叫政儿来吧,我自有成算。”

陈平悠然说道。

他上一世虽然是个军人,但是对秦史,可是研究的滚瓜烂熟。

如果历史的车轮不滚到沟里,他基本稳了。

他不但知道这次的立储文校和武校的考题。

更清楚秦王赢异人撑不了多久,就要归西,朝局动荡,是时候融入大秦的历史舞台了……

不多时,一名身着短衣窄袖的红色胡服少年匆匆前来。

“赵政见过陈叔叔、母后大人!”少年对两人施礼。

“三日之后,将遴选王储,母后请你陈叔叔来,是给你补一补功课!”

“这几日,你要悉心学习……切莫负了母后的一片苦心!”

赵姬一扫刚才的妖媚,扮作端庄。

“儿自当努力!”少年应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垂手站在了一旁。

不过他对陈平,不是很服。

可是碍于母后的威严,不敢造次。

陈平自然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立储君,必文武兼备,且要总揽全局,我且问你,秦国有多少郡县?多少人口?多少土地?”

陈平话音落下,公子政的脸色就变了。

这问题,他根本没想过啊……

“政不知!”公子政只能红着脸,实话实说。

“秦以武立国,你可知道军功爵位分几级,昭王打过多少胜仗?!”

陈平继续问。

“政不知……”公子政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完全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

而且,这些问题,之前的老师也没给他讲过。

接连几问,公子政一无所知……

赵姬的脸色也是很难看,自家儿子天天勤习苦练,竟然一个问题都答不上来。

“这次会考这些问题?”

“大致不会出错!”陈平肃然道。

他之所以如此笃定,是他此前看过史料,记的清楚。

“政儿,还不赶紧去研习?”赵姬对陈平有种盲目的信任。

这种信任,根源来自桀骜不驯的棍子……

此次王子考校,秦王不会插手,那么就全凭各自的本事。

赵姬嫁到秦国,只身一人,毫无根基,只能靠这个浪荡(pin)公(tou)了。

“若公子政按我说的做,应该问题,不过,眼下还有一个要紧的问题!”

“什么问题?”赵姬瞪大了桃花眸子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