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很狂啊?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帝婿归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章 你很狂啊?

分享到:
关闭

第8章你很狂啊?

林晟?

林家派这种歪瓜裂枣来,真是有点看不起人了。

林墨心里冷哼一声,表面仍然神色如常。

他脚步轻快的穿过人群。

陈铭跟在他后面,着实有些搞不清状况。

什么情况?

那个在自己家唯唯诺诺的废物女婿,瞬间干掉了林家的子弟?

而且手段快的简直令人发指,他根本都没有看清楚林墨出手的动作!

两人在人群中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林少爷这是怎么了?”

“他,他……他怎么没有心跳了?”

……

听到身后传来的嘈杂声音,陈铭心里慌得一批,手心攥满了汗。

杀个把人,在这个世道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死的是林家的人,这事的后果就有些大。

他悄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现在只想赶快逃离。

就算林墨以前是林家的人,但他现在只是个弃子,跟林家已经扯不上一丁点的关系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他竟然敢直接出手杀了林家的子弟!

这个事情,太大了!

陈铭可没有能力替林墨抗下林家接下来的怒火和报复!

整个陈家,都没有那个能力。

这时候,身后又传来一声让陈铭更加绝望的呼喊。

“是他!”

“是那个男人杀了林晟!”

“他是林墨!那个被家里扔出去的废物!”

“来人,来人,快抓住他!”

显然,已经有目击者反应过来了。

人群瞬间骚乱起来,有人在呼喊保安,有人正冲着这边追过来。

陈铭抬眼看了看前方的林墨,他依然在稳稳的走着,一副此事与我无关的姿态。

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让陈铭忽然间有些看不透。

等到林墨和陈铭马上要走到大厅门口时,宴会的管理人员终于通过监控,调集警卫和保安挡住了门口。

一个年轻人分开人群,带着二五八万的气质走了出来。

“林墨,喝,好久不见呐。你怎么还是这么的沉不住的气?这就生气了,上火了,杀人了?”

“下手倒是挺狠的,可你也知道,我们林家的地位。一个林昴确实是不值钱,可是,林家的面子值钱呐。你说现在怎么办呢?”

林墨站定,微微挑眉,看向了面前的年轻人,“哦?你又是哪根葱?”

听到林墨这么不给面子,林天泽表的情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他很快就将怒火压了下来,低头间呵呵冷笑了一声,“我是谁?我应该算是你表弟吧,也是林家继承人序列之一。这么说,不知道你明不明白?”

林墨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由多看了两眼林天泽。

就这样的货色,现在竟然也能进继承人序列了?

林家在那个老太婆手里看样子退步的很大啊!

“奥,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明白了。”林墨挠了挠眉毛,又看了眼时间,接着说道,“我刚刚还在想林家派来的代表怎么会蠢到这个地步,这跟林家虚伪的作风很不符合啊。原来,他是你放出来的诱饵,那倒是可以解释的通了。”

“那么你现在应该满意了,我生气了,他死了!一切正如你所料。”

林天泽双手抱臂,鄙夷道,“虽然是一个被扔出去当替罪羔羊的废物,但还算聪明!一切都是我安排的,知道真相现在是不是更生气了?来来来,杀我啊,或者,告了我!哈哈哈。”

提起这个事,林天泽就感到好笑。

状告,在这个社会,只有弱者才会如此选择。

林墨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慢慢聚拢的警卫,说道,“你这个安排,我也不觉得有多聪明。大概你只是想让林晟招惹我,逼我忍不住闹出事来,这样你林家就能拿捏住我的把柄。但是,你好像算错了一些事情。”

“什么?”林天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问了一句。

林墨微微一顿,笑道,“就算是林家的一条狗,死了好像也不能白死。你应该没想到我会直接出手杀了林晟,让你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林晟死了,你回到林家打算怎么交差呢?”

“是要拿我交差吗?可这好像也是你的锅。”

说到这里,陈铭总算是有点明白现在的状况了。

他这个便宜女婿,竟然在一开始就在和林家的子弟博弈!

除了在场的吃瓜群众,林家阵营的人也都明白过来。

几个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一眼狐疑的看着林天泽。

林天泽忽然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我如何交差就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操心了,但你,杀我林氏子弟,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说完,林天泽右手轻抬。

围在门口的警卫,立马气势汹汹的朝着林墨冲了上来,乌泱泱一大片。

周围的人群立马蜂拥向后退去,像这种场面,能远离还是远离为妙。

总不能看个热闹还把命搭上。

看到高大强壮,其中还隐藏着几个林家高手的警卫冲上来,陈铭脸色一白。

“码的!为了这个便宜女婿,拼一把!”

陈铭心里迅速权衡利弊,就要出手。

然而林墨仍是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林天泽,我想走,你是拦不住的。我若不想走,你也送不走我。”

这话说的,比林家老家主还要狂傲几分。

林天泽尴尬的都快用脚指头抠出一个地下世界了,“脑子有啥毛病吗?有空赶紧去看看吧。奥,不对,你现在应该是没命看了。”

忽然,一声呼喊打断了众人。

也打断了林家的狗腿子对林墨的出手。

“住手!”

“战神有令,此地不得动手!”

警卫们听到来人的声音,立马停手。

林墨也顿住了即将抽出兜的左手,他的表情依旧那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就好像算准了有人会来搭救他一般。

南风破老神神在在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依旧是那么的拉风,依旧是那么的——搔!

人群看到他走下来,都自觉的往两边闪避。

林天泽立马点头致敬,主动迎上前去。

“南副官,不好意思惊扰到您了。”

“有人在战神的宴会上杀了人,而且杀得还是我林家的人……”

“这也算得上是我们林家的家事,但有您见证,想必事情会顺畅的多。”

林天泽舔着脸絮絮叨叨说了一堆,结果南风破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仍然不紧不慢的向前走来。

林天泽一噎,脸色有些难看,但却也只能忍着。

战神的人,可不是他林家能惹得起的!

南风破双手插兜,迈着王八步走到了林墨的跟前,笑嘻嘻的看着林墨。

林墨不爽的瞪了一眼,“你笑个屁,再笑信不信劳资把你门牙扣下来。赶紧的,劳资还要回家陪老婆呢。”

南风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这才转过身来面向人群,大声说道:“战神有令,在他的宴会上,不允许出现家族私斗的情况。不管有什么屁事,滚出宴会之后随你们!”

说完,南风破回头对着林墨挑眉一笑,转身离开了。

那风情万种的挑眉一笑,他不用曾经南男那个名字,令林墨觉得无比的可惜。

但恶心是真的。

林墨有些恶寒的扭了扭脖子,主子、狗腿子,就没一个正常的。

脑子有毛病!

林天泽看着林墨那样子,那强装的气度,顿时烟消云散。

他快要被气炸了。

一个林家的弃子,竟然也敢在他头上跳来跳去!

但是战神已经发话了,他也只能忍耐!

“老丈人,咱们……溜吧。”

林墨低声说了一句,非常自然的走出了宴会大厅。

陈铭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都不敢回头看上一眼。

连忙快步跟上林墨,走出了大厅。

直到这时,人群中才彻底的炸开了锅。

“刚才那人,就是曾经的那个林家弃子?被换掉的孩子?”

“可不就是他,林墨嘛!”

“林家的弃子竟然回过头来杀了林家子弟!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戏!”

“能有什么好戏,找死而已!”

“陈家这一回可是被他的冲动害惨喽。陈家虽然实力一般,但人家以重工起家,接手战神丢下的这一块蛋糕,倒也合理,毕竟人家专业搞重工嘛。但林墨这一闹,嘿嘿,这就两说了。”

“你是说战神?”

“战神所考虑的乃是边关防御,这些家族的小事能入了他的眼?但有些人可就不一样了,死一个子弟,那就是在打他们的脸呢,小人的脸可是很难打滴。”

“我看你也想找死,这话都敢说。”

……

陈町也在人群中,眼神忽明忽暗。

“林家的弃子,什么时候这么强势了?陈铭啊,你想要做什么?”

陈铭紧随林墨走出大厅,俩人刚一坐上车,陈铭就吩咐司机赶紧开车,越快越好。

这是非之地,搞得他脑子到现在都是懵的。

等到司机一脚油门远离皇庭酒店之后,陈铭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到现在他都感到有些后怕。

如果南副官没有拦下那些警卫和林家高手,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老丈人,不至于这么紧张吧?我不是说了,我跟战神还是有点交情的。”林墨靠在座位上,淡淡的笑道。

这自信的气质,简直就像是打娘胎里带来的一般。

陈铭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比苦还难看的笑。

“如果不是因为你真的能跟战神搭上点线,就刚才那种情况,劳资早扔下你跑路了!还指望我救你,你想屁吃呢。”

林墨:……

“老丈人,话别说的这么直接嘛,稍微给点面子。”

“我给你个屁的面子,现在这摊子事怎么办?你是舒坦了,我可是惨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

“滚一边呆着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