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继承者们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帝婿归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9章 继承者们

分享到:
关闭

第9章继承者们

沉默了大半段路,陈铭忽然转过脸,上下打量着林墨。

“看来药王对你还算不赖,得了几分药王的真传。你刚才出手的手法,狠辣干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倒是有药王当年的一丝风范。”

“您老真是抬举我了,若我有药王十分之一的本事,林家,呵呵。话说回来,陈家跟战神合作这件事,我估计还没有完,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林墨转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

不过一场猫鼠游戏而已,总要有人当韭菜。

陈铭闻言,心思一动。

“哦?你怎么看?”

林墨轻声道,“陈家虽然势力也不算小,但是江城的一流大家族实在太多了。他们不会坐视陈家独自吃下这块蛋糕的。世人都清楚,在这个时代,唯有边境的生意最好做,油水也最大,就算是拿着汤勺挖,只要挖到地儿,挖出来的那也都是金子。”

“陈家吞下了足足一块边境的大工程,您让他们如何能不眼红?到时候就算出现什么情况,恐怕也都不意外。”

“走一步看一步吧,没有其他招,只有见招拆招了。”

其实本来很干脆的一件事情,以竞标的方式,简简单单就搞定了。

可有些人,明明是个臭棋篓子,非骚了骚了的,想下个棋。

既然如此,那也不要紧,反正他现在带娃挺闲的。

那就玩玩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其实这事我之前也想到了。陈家一心想要揽下这个生意,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吃多高的饭。陈家,暂时还没有这个本事。”

“这事本来我就不是非常的赞同。但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我们家在陈家也就勉强算是有这么一家子人吧,说不上的。”陈铭点了点头,语气中颇多无奈。

这种事情毕竟关系到陈家的根基,就算他再不喜欢这个女婿。

也马虎不得!

再加上,林墨虽然没有明说,但种种迹象陈铭也已经看出来了。

林墨,应该就是药王的关门弟子。

他即便没有学全了药王那一身本事,有个三分之一,手段也定然不一般。

陈铭不得不承认,自己以前确实是小看林墨了。

看来以后要对林墨有所改观了。

他那个不争气的女儿,都对林墨不但不生气,反而如胶似漆的。

他当这个恶人,还有什么意义?

跑车在黑暗中一路疾驰,回到了陈家别墅。

陈云听到门外的声音,兴奋地迎了出来。

“爸、老公,你们回来啦,宴会怎么样?”

她一边接着两人的包,一边欣喜的问道。

“嗯……我还有事,先回房间了,你们也早点休息。”陈铭直接避而不谈,转身就走。

陈云看到自己老爹的样子,心里不由有些失落。

“老公,怎么啦,宴会不顺利么?”她很小心的问道。

林墨笑着摇了摇头,“恰恰相反,宴会很顺利,战神已经确定下来要跟陈家合作了。”

“真的!老公你真棒!”陈云听到这个好消息,喜上眉梢。

顿了一下,她又低声问道,“可我看我爸怎么好像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林墨耸肩,打了一个比方,“大概是农夫忽然间挖出了一座金矿,不知道该怎么花钱了,又怕被土匪打劫了的忧虑。”

心灵手巧的陈云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过来,“所以我爸已经被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给愁到了?”

林墨点了点头,“年纪大了,估计爱操闲心。”

陈云白了一眼林墨,“老公,你这么说话,小心挨揍哟。不过,我老公还是很棒的啦,么。”

她伸出一双纤细的手按住林墨的脸庞,轻轻亲了一口。

“棒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换个地方讨论一下棒。”林墨挤挤眼睛,坏笑一声。

随着陈云的一声惊叫。

林墨一把将陈云拦腰抱在怀里,大步往卧室走去。

陈云顿时娇羞的像朵未开的蓓蕾,缩在了林墨的怀里。

心里犹豫着是自己主动点脱呢,还是让林墨来脱。

但就在这时,一声稚嫩的疑惑声突然响起。

“咦?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要脱衣服睡觉吗?”

崽崽揉揉漂亮的大眼睛,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林墨和陈云刚刚的声音好像稍微有些大,把在隔壁卧室睡觉的崽崽给吵醒了。

陈云顿时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林墨也是连连咳嗽,并且迅速背过身,将腰带给系整齐。

“崽崽醒啦?妈妈和你爸爸正要睡觉呢。”

陈云强忍着涨红的俏脸,起身去拉崽崽的小手。

崽崽的一双大眼睛扑灵扑灵的看着两人,她笑嘻嘻问道,“刚才爸爸和妈妈是在亲嘴嘴吗?”

“崽崽看错了,爸爸在帮妈妈剔牙呢。”林墨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道。

陈云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有那么剔牙的吗?

想借口能不能想点正常人脑子里能出来的?

“哦~哦,原来是在剔牙啊,那崽崽也要剔牙。”

崽崽说着,嘟起了小嘴。

陈云捧着崽崽小脸亲了一大口。

“嗯,好了崽崽。”

“爸爸也要。”

崽崽又冲林墨仰起小脸。

林墨也亲了一下崽崽的小脸,这才算完。

“好了崽崽,该回去睡觉了。”林墨轻声哄道。

崽崽摇摇头,“不,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林墨和陈云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想哭”俩字。

“唉算了,看来那件衣服,只能改天再穿了。”林墨耷拉着脸道。

陈云小脸一红,也只能跟着点点头。

还能咋整呢?

当然是亲生的闺女最大了。

崽崽躺在俩人的中间,显得很是兴奋。

“有爸爸和妈妈陪崽崽一块睡觉,真好啊!”

林墨和陈云分别在床的两边,就像是相隔着楚河汉界一般。

只能两眼泪汪汪的相望。

就这么很安静的一夜无话。

……

黑夜无月,林家豪宅。

“你刚刚说什么?你堂哥被那个小畜生给杀了?林天泽你是干什么吃的!”

一声极度压抑的怒吼响起,一只手掌拍在了桌上,鲜红色的美甲格外刺目。

在场的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林天泽更是战战赫赫的差点就跪在了地上,脸上冷汗筛筛而下。

“家主,我没想到林墨胆子竟然这么大。我带的保镖都是一流高手,但是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我,我也没办法,根本就来不及。”林天泽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虽然他压根就没想着要去拦……

但当时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

高居上座的正是如今的林家家主,林千兰。

林千兰皮肤保养的非常好,看上去也就三四十左右。

可她的真实年龄,其实已经快五十岁了。

她就是林墨的后妈,当年林家得罪了药圣。

药圣要求要她儿子的命,来换取整个林家的平安。

林千兰便使了一招狸猫换太子,悄悄将林墨当做自己的儿子,塞给了药圣换取林家的和平。

她原名李千兰,在成为林家家主之后,遂改名为林千兰。

此时,林千兰那张布满寒霜的脸,令整个会议室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几分。

看到林天泽还在狡辩自己的过失,林千兰冷笑一声,“蠢材,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把你表哥当枪使,推出去故意惹怒林墨,好找机会?”

听到家主一语中的,林天泽连忙闭嘴。

此时他的后背已经彻底被冷汗给打湿透了。

林家这唯一一位女家主的手腕,他是非常清楚的,真正的杀人不眨眼。

“哼!林墨那小子没有被药圣给弄死,反而把他养大。他就算再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你竟然还要傻乎乎的直接去招惹他。”

“就算是我,得知他悄悄回到了江城,也要派老管家,摆那么大的排场去请。你以为我看的是谁的面子,是林墨这个小畜生的吗?结果,被你这个蠢材搞得稀烂,真是无可救药!”

林千兰冷笑连连,几乎每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

就在这时,一道俏丽的身影站了出来,为林天泽求情。

“家主,我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应该想想接下来怎么补救比较好,就算责怪天泽哥哥也无济于事,不如让他戴罪立功。”

听到那人为自己开脱,林天泽不但没有感激,眼中反而透露出强烈的敌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