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妹妹出车祸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都市全能医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章 妹妹出车祸

分享到:
关闭

“林寒,你已经在外科实习两个多月,学会了什么?”

“跟你同期的实习生,哪个像你这么笨?”

宋州天祥医院,外科主任田怀仁正在训斥一个实习生,他叫林寒,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学生,欲言又止。

“哑巴了?怎么不说话?”田怀仁沉着脸,眼神阴冷。

“我……我会插尿管,会备皮,还会打扫卫生……”林寒小心翼翼应道,生怕惹怒对方。

“废物!这些都是护士干的活,你怎么不去当护士?”

田怀仁猛地一拍桌子,跟驱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走吧,去别的科室,外科不收废物!”

林寒心里憋屈,虽然在外科两月,但是没老师带他,病例不让写,手术不让看,只能帮着护士干些脏活,累活。

他心里清楚,之所以落得这副下场,跟他撞见田怀仁跟护士偷情有关。

他都装作没看见了,也没向任何人说,为什么还要打击报复?欺人太甚,林寒缓缓攥起拳头,慢慢抬起头:“主任,你都没给我安排实习老师,我跟谁学?”

“不要找理由!是你人品太差,没人愿意带你!别碍眼,赶紧走!”田怀仁一脸嫌弃。

“我可以走,但是必须说明一点,那天你和刘护士在办公室里热情亲嘴……我真没看见。”林寒想通了,如果不给对方提个醒,没准真把赶他走。

田怀仁神色骤变,竟敢威胁他,眼里冷芒闪过,这件事断不可承认,登时雷霆大怒:“放你娘的狗屁,你哪只眼看见了?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医务科长把你开掉,永远别想在这实习!”

“并且还要告诉你们学校领导,你心术不正品行不端!让你一辈子毕不了业!”

见田怀仁气急败坏,林寒微微错愕,该是做贼心虚才对,却理直气壮的倒打一耙,太不要脸了,他当场懵逼。

“立即滚蛋!”田怀仁暗暗松口气,庆幸林寒没有证据,否则他将会身败名裂,家中也会地震。

早知如此,拍个视频就好了,林寒后悔不迭,意识到自己年轻气盛,过于冲动,现在反而处于被动,进退维谷。

砰。

关键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小护士慌慌张张跑进来。

“主任,急诊送来一位车祸伤员,需要紧急手术。”

“好,快带我去看看。”田怀仁与下属乱搞男女关系,暂且不说,最起码的医德还是有的,豁然起身,随护士冲了出去。

林寒愣在原地,如果就此离开外科,心有不甘,可是田主任眼里已容不下他,后悔当初没敲门就擅自闯入他的办公室,从而看到不该看的。

叮铃铃。

突然,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见是妹妹打来的,林寒急忙调整情绪,断不可让古灵精怪的妹妹听出什么端倪。

接听前,他还努力挤出一丝笑意,“晓婉。”

“你是林晓婉的哥哥吧?”

那边传来一个陌生而急切的女人声音,这让他有种不祥预感。

“是……是我,你怎么有晓婉的手机?”

“你快来一趟宋州天祥医院外科病房,她出了车祸,伤势严重……”

轰,宛如一道晴天霹雳。

啪嗒,手机从林寒手里掉下。

不,不可能,一定是跟他开玩笑。

这种玩笑开不得,会吓死人的,他木讷的笑了笑。

但是下一秒,眼睛瞪得溜圆,刚才那护士好像说急诊送来个车祸伤员,待反应过来,飞速的捡起手机撒腿往外跑,到门口时候还重重摔了一下。

此刻,护士站,围着一群医护人员,田怀仁捏着磁共振片子正在研究,急诊科医生在向他交接。

“患者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多个脏腑受损,意识模糊,神智不清,右腿遭车轮碾压,多处粉碎性骨折,生命危及,建议立即进行截肢手术。”

“嗯,右腿是保不住了!”田怀仁放下片子,连续做出指示:“通知手术室那边准备手术。”

“备足a型血浆,做好输血准备。”

“家属呢?先预交十万手术费。”

正在这时,林寒挤了进来,当看到转运床上的伤员,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正是他的亲妹妹林晓婉,双目微闭,嘴里时不时哼出声,右腿已严重变形,触目惊心。

看到林晓婉的惨状,林寒感到天塌地陷,一时间难以接受,好端端的怎么成这样了?

真是天降横祸啊!

要是腿没了,今后叫她怎么活?

林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到转运床上,旁若无人的嚎啕大哭:“晓婉……晓婉你不能睡啊……”

“你睁开眼,看看哥哥……”

他捧着林晓婉的脸,哭的撕心裂肺,闻者潸然泪下。

众人都感到意外,没想到伤者竟是林寒的妹妹,尤其田怀仁,眼里却多了些玩味。

可能听到亲人的呼唤,林晓婉微微睁眼。

林寒激动得语无伦次,“晓……晓婉,你听哥说,不要害怕,你的伤势并不重,做个小手术就好了。”

“进手术室之前,千万别睡,我这就给咱妈打电话……”

“哥,不要——”林晓婉轻轻摇头,声音虚弱得随时都能断气,血渍顺着嘴角往外溢,“别让咱妈知道,她受不了打击。”

多么善良的女孩,自己都快没命了,还能想到这些!

林寒心如刀割,郑重点头。

“林寒,别废话了,快点去交三十万手术费,要是耽误伤势,右腿截肢是小事,命也保不住!”田怀仁的声音忽然响起。

三十万?林寒激灵灵打个冷颤,他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家里靠几亩田地维持生计,学费,生活费,都是靠妹妹林晓婉打工供应。

他犹豫了,口袋里连三百块都没有,三十万对他而言,无疑天文数字。

“主,主任,能不能先手术,我这就去借。”

“医院没有这个先例,别耽误手术,抓紧点。”田怀仁不耐烦的催促,其实以他的主任身份,先治疗后交费,一句话而已。

上哪一下子弄几十万?就算网贷也来不及了,继续向田怀仁哀求:“你行行好,先救我妹妹,我保证把钱交上。”

“有这说话功夫,就去交了,还磨叽啥?要是没钱,去其他医院治吧。”

噗通。

林寒朝田怀仁跪下,“我暂时没钱,求求你了,救救我妹妹。”

田怀仁不为所动,一字一句道:“我帮不了你,也不能开这个先例。”

“交完钱喊我。”

说完,他直接回了办公室。

林寒就那么跪着,泪水横流,从未有过的绝望。

他看了眼妹妹,初一辍学,开始打零工,供他上学。

如今她危在旦夕,他却无能为力,心脏撕裂的疼痛。

“哥,我都这样了,不要再浪费钱了。”显然,林晓婉什么都听见了,她选择了放弃治疗。

“不,哥不会让你死,我会想办法筹钱——”

林寒慌张的爬到妹妹面前,泪如泉涌。

林晓婉露出一抹凄惨的笑容,“哥,我要是不在了,一定要照顾好咱妈,也要照顾好你自己。”

她艰难的抬手,想抹去哥哥脸上的泪水,林寒急忙握住,“不许说傻话!”

忽然,林晓婉的手突然变得无力,眼皮也缓缓合上。

“不要,不要啊——”

林寒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

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猩红的血液,正喷在林晓婉的玉镯上。

嗖,一道白光闪过,钻入林寒的识海,他顿感头痛欲裂,失去意识。

【作者有话说】

初来乍到,新书新征程,请大家多多支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