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剑气如海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都市无双医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五十六章 剑气如海

分享到:
关闭

左肩之上,那先前被无量剑气斩过一次尚未破碎的甲胄,此刻轰然破碎。

金色气刃带着无匹的切割之势,从其左肩之上一切而过,一瞬间,皮开肉绽,肩骨破碎,整个人更是被这股剑气直接带飞数十丈,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击得手,肩扛林元的小白缓缓漂浮至这寸土男子的上空,浑身金光璀璨。

“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出现在这矿洞之中?”

寸头男子一脸大喜,忍着剧痛连忙拿出最后的救命稻草银色令牌,一脸和善道:

“这位小兄弟,切莫动手,我乃是天明之人。”

说罢,寸头男人一把将令牌扔出手中,向着林元飞来。

伸手接住,林元眸子清澈,仔细看了一遍令牌。

这令牌的质地和色泽花纹,以及那上面篆刻的‘天明’二字都不像是作假。

而且,这银色令牌入手温润。一入手,心中就出现了一股奇妙的感知,感知到的,正是自己腰间的黑色令牌。

这下轮到林元诧异了,将手中的令牌扔了回去,“你真是天明的人?”

寸头男子捂着鲜血淋漓的肩膀,点头如捣蒜,“没错,我是天明的地级成员,名为周振,这银色令牌就是最好的象征,断然不会有错。”

生怕林元不信,周振连忙起解释起这银色令牌的作用,以及银色令牌一人只有一块,且身死道消之时,银色令牌会自动裂开,由此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林元目光灼灼,看着摸样凄惨的周振,心中泛起了嘀咕。

但随后却是脸色一冷,举起手中黑龙刃,寒声道:“既然你是天明之人,先前为何对我出手?如我所料不错,之前你与那干尸大战的时候,便能通过这令牌察觉到我的身份了吧?还有!你是如何知道这生机矿脉的?你们此刻不是应该都在长京城吗?”

林元不是瞎子,自然能顾感应到此人的修为乃是先天中期,比自己还要高上一层。

若是此人一直在临海,那百兽门来势汹汹的时候,为何不出手?从而看着天明和云八门的人死伤惨重。

面对林元的逼问,周振脸色难看,神思转动,开口解释:

“在我天明总部有着一监测天下的九转星仪,如此浓郁的生机之力出现,自然瞒不过星仪。一得到消息,我就星夜赶往临海,昨日刚好到达。至于对你出手,”

周振冷哼一声,“任谁给人窥视,都会出手!再说了,我并不知道你是玄级成员,故而出手斩杀于你。”

看着留着寸头的周振,林元双目眯起,想要看出这厮说的是真是假。

可是凝视了几秒,并未发现对方有任何的缺漏。

浑身金色光辉散去,林元缓缓落地,就要上前拉起这天明之中的老前辈。

按其所说,单是因为被窥视才出手,无可厚非。顶多算得上是脾气暴躁了一些,但绝不能因此亡其性命。

林元伸出右手,周振不情愿的伸手。

一把将其拉了起来,可就在对方刚刚站起之时,林元觉得手掌心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嗯?就在林元疑惑之际,忽然觉得一股剧痛从手心蔓延至手臂,大有蔓延至全身之势。

“是毒!”

寸头周振,也在这一瞬间抽身后退数十丈,脸色冰冷的看着林元,目光促狭。

林元愣在原地,面色痛苦。

确认林元中毒,一脸戒备的周振这才放松下来,语言奚落:

“这毒名为至暗,毒死先天高手不在话下,小子,你终究是太年轻了!”

站在林元肩膀的小白,看着脸色痛苦的林元,心急如焚。

“大哥,你怎么样?”

“没事。”林元摇摇头。

但对面的周振却是哈哈大笑,“小子,不要逞强了,至暗乃是天下奇毒,只要一中毒,浑身经脉会被立刻封锁,这对于内力修士而言,这是真正的至暗时刻。没有修为内力的你,能撑多久?”

一瞬间封锁人的经脉并非至暗的唯一作用,否则也配不上天下第一奇毒的称号。

封锁静脉,接着封闭人的六识,这才是至暗的真正作用。

中毒者,五感六识全部被封闭,从此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望着身躯摇晃的林元,周振放声大笑,牵动肩膀上的伤势,他也没觉得疼痛,只觉得心中一阵快意。

这天下奇毒至暗,他也没有想到要用在林元身上。

就是在林元上前拉他的时候,心思敏捷的他突然就想到了用毒毒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对他出手的家伙。

看着一脸得意的周振,林元好奇道:

“你为何一定要杀我?”

周振冷哼一声,“无知小儿,偏僻之地的土著,你可知本座在天明之中的地位,可知本座在江湖中的地位,可知周家在天明中的地位?你便敢与本座动手?从你窥视本座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的结局!冒犯本座,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小白龇牙,愤怒之极的对着周振骂了一句老杂毛。

周振对此不屑一顾。

“骂吧,骂痛快了就上路吧!中了至暗的人,从来没有人活下来过。”

对此林元只是冷笑。

原本不断颤抖佝偻下去的身躯此刻缓缓站直,挺如标枪。

“周振,你好大的威风?只是不知道你周家也是不是你这般摸样?”

“无知蝼蚁,你也配对我周家评头论足?”

周振面色不屑,此刻林元在其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

于是不再有所顾及,他缓缓摊开双手,以其为中心,开始疯狂的吸收空间中浓郁到极致的生机之力。

原本被林元斩得鲜血淋漓的左肩,伤口处汇聚了大量的生机之力。

周振的打算很简单,先不管这个五感六识都即将被封闭的家伙,先将伤势恢复。

到时候,一并料理。

对于这天下奇毒,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所以,大大方方,毫无顾忌的在这一人一兽面前修复伤势,根本不怕林元有能力打扰。

对此林元只是轻轻一笑,手中捏了一个剑指,一道璀璨金光瞬间杀出。

金光一闪而逝,等到彻底消逝之际,已然穿透了没有任何防备心理的周振。

正在吞噬生机之力的周振被林元这一击彻底打断。

望着胸口处的一道血痕,周振不敢置信。

“你没中毒?”

说完,嘴角就流出了一抹鲜血。

“中毒?周振,你太小瞧我林元了。”

至暗虽然是天下奇毒,但想要毒杀林元,那还差得远。

林元缓缓向前一步,一步跨越数十丈,来到周振身边。伸手轻轻一拍周振的肩膀。

一瞬间,其体内的五脏六腑瞬间化为碎屑。

先前那一道金光,乃是林元根据《无极剑典》所凝聚的剑光。

一剑过后,毫无防备的周振,除了外形完整,体内早已被林元斩了千百剑。

只不过剑光透体而过的速度太快,快到其体内的血肉组织都没有反应过来。

如今这轻轻的一拍,到了周振体内,无异于山崩地裂。

“你不得好死,周家不会放过你……”

周振话未说完,其体内的生机就彻底断灭。

林元面露不屑,跟他玩毒,简直就是找死。

搜寻了一下对方的遗物,并没有找到什么好宝贝,想起先前对方手中的那枚古镜,林元开始在四周搜寻起来。

没一会,便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那枚已经黯淡无光的古镜。

林元心中惊异,万座峰林形成的浩瀚剑光,竟然只是让其灵光黯淡,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破损,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只要日后用心血蕴养,必定能其重回巅峰。

至于周振的银色令牌,不出其所言,那块质地特殊的银色令牌,在周振身死的那一刻,轰然爆碎,化为点点星光。

草草解决了周振的尸体,林元看向已经被无尽剑光淹没的万座生机石峰。

或者说,这万座石峰不是被剑光淹没,而是每座石峰都散发锋利剑气,从而形成了这片剑气之海。

在这剑气之海中,还夹杂着浓郁到极致从而让肉眼都可以看见的生机之力。

剑气与生机之力相夹杂,形成了一片奇幻的海。

双目之中爆发两道璀璨的紫金色光芒,视线穿过剑气之海,遥望这万座石峰的尽头。

可视力只穿透了五六百米的距离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林元诧异,“小白,这万座石峰的中心位置好像有东西,我们进去看看!”

“冲!”

小白叉着腰,粉色爪子指向前方,志气高昂。

就在林元和小白进入充斥着剑气与生机之力的峰林之后,远在临海万里之外的长京城之中,一道冲天气机在周家出现。

周家,组成天明的三大家族之一,不管是武力还是财力,在这片繁华的国度之中,都是一顶一的豪族。

实力之雄厚,族中强者之多,让人叹为观止。

也正是因为如此,若大的周家之中,龙蟠虎踞,哪怕就是先天强者,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轻易暴露气机。

一来这会打扰到家族之中的安宁,轻则遭遇斥责,重则会被严惩。

二来先天境界的人在周家并不稀缺,没有人会做那爱显摆的井底之蛙,惹人嘲笑。

所以当这道冲天气机出现的时候,整个周家之中先天境界的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那道爆发气机的院落,意味众多,有疑惑,有愤怒,还有责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