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二王至长京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都市无双医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二王至长京

分享到:
关闭

等到这位不远万里前来华国修为通天的白百兽门特使的身影再出现的时,已经到了远离先前大厦千米之外的半空中。

秦至立于半空,俯瞰长京。烟柳画桥,风帘翠幕。

高楼大厦之间,有亭台古院相杂。有杨柳依依,有银杏橙黄。

极目远眺,视线拉长,一座座庭院镶嵌在山水之间,暮色沉沉,路灯泛黄。

小雨伴着冷风,将整个长京城的街道打湿。

由三寸大小的青砖铺砌的道路之上,落满了银杏叶。因为有着雨水的滋润,愈发泛黄,再加上暖色路灯照出的明亮的光。

整条街道,十分的寒,又十分的暖。

再往远处,霓虹闪烁,火树银花。人流嘈杂拥挤,车辆鸣笛,络绎不绝。

又有一山水湖泊公园点缀这迷人的繁华,公园之中,湖泊星罗密布,河道密集蜿蜒曲折。

河道之上,有一座座白玉桥,两边桥墩处,栽种有高大杨柳,枝条静静的垂落,时不时因春风轻柔摇摆。若是有明月高悬,则能看一轮明月升起,悬于杨柳头顶,坠于枝条之间。

有一座座木质红漆桥,桥身绝不笔直,而是如蛇形盘于河道之上,河水清凉带着一丝寒意静静流淌,水势绝不湍急。

有高大石拱桥,两边盘踞各种虎豹狮头,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再经行人磨砂,两边护栏光滑如镜。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

万种景色,千般繁华。

秦至脸上闪过一抹笑容,这些,都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大洋中心所没有的。

那里,只有冰冷的杀戮。

向前一步,秦至的身形跨越千米,出现在长京城的城头之上。

长京城历史悠久,乃是千年古城。

一座高达数十丈的城关矗立在秦至脚下,城关巍峨,虽是在这江南水乡,但雄壮不减半分。

立在城关之下,心中顿生北望雄关万里,壮哉浩荡长风的冲天豪迈。

修为通天的秦至,目光流转,这座覆压百里波澜壮阔的大城,也不过一线光景。

一缕缕红色火焰驱逐初秋的清寒,秦至刚想踏出长京遁入长空。

但东边地平线上,有一道白光璀璨升起,秦至眉头轻皱。

那道白光直奔秦至而来,等到百米之内时,一股浩然杀意降临。

“不知死活的东西。”

秦至声音冷漠,抬起右臂对着那璀璨白光就是一拳。

虚空震荡,白光炸裂!

白光之中的三尺长剑猝然崩碎,炸为无数碎片。“噗!”

远在千米之外的一座七层高塔塔顶,一个老者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老血。

秦至目光锁定高塔上的苍老身影,身影一动跨越千米,再出现时,已经站在高塔上方的虚空。

这为修为通天的百兽门特使不再隐藏,修为炸开,瞬间整个高塔周围数百米的虚空轰隆隆的震动起来。

塔顶之上的苍老身影目眦欲裂。

此时此刻,整个方圆数百米都笼罩在了恐怖的威压之中。

老人拼命抵抗,但上方的压力如同一座太古神山一般,重若万钧。

仅仅是片刻,老人的身影就咔擦一声,鲜血流出。

血肉之躯,在秦至恐怖的气机之下,竟是如同一个瓷瓶一般出现裂纹。

上方的秦至面色冷漠:

“为何对我出手!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老人身躯破碎,但还能维持着最后一丝生机,他脸上色怨毒。

“百兽门的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放肆!”

秦至勃然大怒,不再给这个老者机会,向下踏出一脚。

实质的压力如同九天银河垂落,老者的身躯瞬间被压碎。

一生道果,彻底尽丧。

“蝼蚁。”

秦至面露不屑,整个人冲天而起,消失在天际。

在秦至离去的一瞬间,整座高塔瞬间炸为粉末。

高塔周围百米的地基,下沉三尺,形成了一个百米的圆形深坑。

深坑中间,老人的身躯只剩一袭血色长袍。

高塔爆碎,大地深陷,周围的游客被这巨大的动静吓傻,全部呆立原地,接着便是一声声惊恐的尖叫。

一白衣少年慌慌张张的跑向深坑,看着那一袭血色长袍,惨嚎出声:

“爷爷!”

“郑家老剑神被人杀了!”

有修行者在远处,等反应过来后,连忙上前查看。

等看清那少年的面庞和那血衣时,所有人呆若木鸡。

一道恐怖气机从郑家之中爆发,接着一个老者冲天而起,划破长空,最后立于虚空上方。

“是谁干的好事!”

感受着空气中残存的气机,老者眼中喷火。

自老者之后,一道道虹光从郑家之中出现,直奔高塔而来。

接着是周家的人。

李家的人。

天明三大家族,先天高手尽出。

远处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两道身影畏畏缩缩的站在远处。

一人一身白衣,手中提着一柄雪白长刀。

一人一身黑袍,腰厚别着一把利刃。

两人一脸疲惫,嘴唇干裂,皮肤黝黑。衣服裤子之上还有不少的灰尘,风尘仆仆,像是远道而来的旅客。

若是林元在此,定会一脸惊诧。昔日潇洒英俊的暗王步锦,除了手中那柄雪百长刀,其余的地方与原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扔了长刀,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庄稼汉。

还有小夜王周野,一身黑袍,下半身破破烂烂,像是翻山跃林之后,被林木荆棘划破一般。林元要是看到,定然会心疼的去给他买上一身新衣裳。

说是旅客,都有些抬举两人,简直就是两个逃荒而来的灾民。又或是佛家苦行弟子,受尽磨难。

二人站立的地方,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远离。二人在这富饶的长京城,与白白嫩嫩的本地人,格格不入。

小夜王抿了抿嘴唇,看着天空中悬浮着的众多气息恐怖的高手,好奇道:

“大哥,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死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步锦将成条的头发别到耳朵上,盯着人群看了一会,“也没啥可吃的。”

答非所问。

小夜王摇摇头,终究是错付了。

不过一提起吃的,小夜王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现在,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二人自临海出发,进入洪都市,在洪都市过了一段潇洒日子。

吃饱喝足,二人不再逗留,沿洪都市出发,经祝兹、襄临,甘井,广饶,东淮,虚水,石洛,终戈,泉陵,洮阳,都梁,春陵,安郭,安遥,曲成,戎丘,柳丘,寿丘,足足跨越十九座灵城,最后才到达长京城。

一路上,两人一边修行,一边赶路,走累了就到公路边乘坐顺风车,走上那么一截。

往往都是看到车辆之后,二人一跃数丈跳到车顶,轻轻落下,一行数十公里,司机尚且不觉。

走走停停,时不时还要出手打抱不平。至于坑蒙拐骗的事,小夜王周野从不屑去做,每当这种时候,暗王只能亲自出手,维持二人的生计,有时候行情好,二人还能一饱口福之欲。

每当这种时候,暗王步锦就会将手中的雪白长刀扔给小野王周野拿着,嘱咐一句千万别抽刀之后才潜近夜色之中。

有时是农家,有时是菜场。

鸡鸭鱼肉,总能顺那么一点出来。

有时行至荒无人烟的山川河谷之时,就由周野捕鱼狩猎。

二人就这般走了数月,终于进入了这座天下第一灵城,长京城!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