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凉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都市无双医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凉了?

分享到:
关闭

恐怖的下坠力量裹挟着林元砸入大地,后背与地面撞击,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林元挣扎着站了起来,眼中紫金色光芒愈发璀璨。

强大的治愈能力让身躯上的伤势被飞快修复。

天空中的周折脸上露出一抹阴冷,轻轻握住从林元手中夺来的黑龙刃,言语轻佻: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先天初期受了我一指还能站起来,不错不错!不过,接下来你还能承受得住吗?”

“老杂毛,你以为站的高就真的能高高在上了吗?”林元心中杀意大盛。

整个人再度冲天而起。

不过这一次,手中没了黑龙刃。

看着从下方冲来的林元,周折只是轻轻笑了笑。手中的黑龙刃不断挣扎,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黑色光芒。

它要与主人站在一起!

黑龙刃爆发出的绝世气息,将周折的手隔开了一个细小的伤口,一滴血从里边渗透了出来。

“区区一把死物还想忤逆本座!”周折的一双手缓缓变成金色,黑龙刃在其控制之下,发出一声哀鸣。

周折冷哼一声,直接以手握住黑龙刃,猛的将其甩向下方飞来的林元。

在恐怖的灵力压制之下,黑龙刃疯狂挣扎,但没什么用,直接化作一道黑光杀向林元。

林元心中杀意滔天,拳头之上汇聚无数的金色灵力,直接以拳硬刚黑龙刃。

好在黑龙刃虽然被控制,但自身却是将所有锋芒收敛,不愿伤害林元。

这才为林元消去一劫。

拳头砸在刃尖之上,林元只觉得一阵刺痛。拳头之上被刺出了一个血口。

不过这一道攻击也被彻底化解,黑龙刃哀鸣着回到林元身边。

林元轻轻抚摸着刃柄,安慰黑色小龙。

游动于刃柄之上的黑色小龙这才缓缓平静下来,接着盯着周折,一双龙眼之中,有着深深的厌恶。

黑色小龙,似乎越来越有灵性。

“这黑色的利刃倒是不错,可惜跟错了人,今日,我便将你们一起毁掉!”

上空的周折双手不断结印,一直漂浮在林元上空的半月梭动了。

随着天空中的周折打出一道道印决,那如同弯月一般的利刃之中出现了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机。

一股杀机将林元死死锁定。

那半月梭之中,似乎沉睡着一头洪荒巨兽,此刻缓缓苏醒了过来。

锋利无比的劲气冲向四面八方,只是一瞬间,这把兵器给林元带来的威胁感一下飙升了数十倍。

整条梧桐路上,锋利的气机如同龙卷风一般席卷,一棵棵参天大树在这气机中被切割成粉末。

首当其冲的林元不得不撑起金色领域进行防御。

仅仅是气机,便让林元有抵抗不住的危险。

要是周折用半月梭攻击他,几乎十死无生。

掌控住半月梭的周折,气息一下飙升到了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

林元仿佛看到了在长青寺中的顶层,在那个壁画幻境之中的那些顶级但大能。

一动手便天崩地裂,大界破碎。

虽然林元知道周折哪怕掌控半月梭也无法与那些人相比,但此刻,却是真正给了他一种无力感。

强,太强了!

只要一下,整条梧桐路都会被打穿。

天空中的周折身上散发金光,看着下方如同汪洋大海之中飘摇不定的孤舟林元,声如雷霆:

“小子,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说出孟长京的埋骨之地,宣誓效忠我周家,我就可以饶你一命!”

金色领域之中的林元面色惨白,半月梭和周折的气机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口中血水不断。

但仍是抬起头颅,朝着天空中的周折吐出一口血水:“老儿,若今日我不死,必上长京将你周家连根拔除!”

“就你?你也配?”

手持半月梭的周折暴跳如雷。

因为这句话,孟长京也说过!

这一幕,与当年何其相似!

孟长京说就算了,他林元,一个先天初期的蝼蚁,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一念至此,周折不再废话,一道印决砸下,半月梭有感,斩出一道惊天动地的锋芒。

锋芒尚在百米之上,林元便觉得浑身都有了一股撕裂感。

锋芒斩到五十米,林元的金色领域扛不住恐怖的压力,轰然爆碎。

九道秘兽虚影化为虚无。

领域爆碎,脸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林元心中凄然。

此时此刻,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手段能够抵御对方的攻击。

缓缓举起黑龙刃,林元轻声开口。

“黑龙,今日我便先你一步而去了!”

林元脸上出现一抹笑容,异常灿烂。

接着整个丹田中的灵力全部涌了出来,迅速汇聚到黑龙刃之中。

半月梭的惊天锋芒斩至,脚下的大地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林元双手掌控黑龙刃,斩出此生最强的一道金色气刃。

“这小子死定了!大哥本就是先天后期,再有半月梭的加持,斩杀他就是探囊取物。”

地上的周成和周中退后上百米,静静的观看这场结局早已注定的战斗。

惊天的锋芒斩过,林元的金色气刃不过支撑了一瞬间便咔擦一声破碎。

绝世锋芒透体而过,皮肤之上传来一阵刺痛,接着整个人淹没在一片光海之中。

林元,失去了意识。

半月梭斩出的惊天锋芒消失,笔直平整的梧桐路被斩出了一道几丈宽几丈深的沟壑,延绵上百米。

原本落英缤纷的梧桐路,只有远处几棵梧桐树幸免于难,静静的矗立在寒秋之中,时不时的飘落一两片梧桐叶,似乎在为这为顶顶大名的神医送行。

“死了?”

等到周成和周中反应过来,顿时上前查看。

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林元的尸体。

天空中的周折收敛气机,缓缓漂浮到沟壑上空,感知全开,可是没有找到关于林元的任何蛛丝马迹。

“难道被斩成了灰飞?”

周折纳闷。

下方的周中和周成再度找了一拳,仍是一无所获,不由得看向飘在半空中的周折:

“大哥,那小子死了吗?”

“在斩到他的一瞬间,他就消失在了我的感知之中。应该……是死了吧。”

周折心中的疑惑更深。

他也是第一次使用半月梭,这件家族的至宝,威力奇大,从这蔓延百米的沟壑就足以看出来这一点。

但正是因为半月梭太过恐怖,所以斩杀到林元的一瞬间,爆发出了一股炽烈的光华,哪怕强如先天后期的他仍旧失去了感应,只觉得斩碎了什么东西。

可是如此惊才绝艳之人,真的就这么容易死吗?

周折周中周成,三人面面相觑。

但想了片刻,三人皆是摇摇头,周折吐出一口浊气,自信道:

“他一个先天初期,不可能在我这一击之下活下来,而且周围数百米空间都在我的感知之中,并未察觉到那小子逃跑的痕迹,看来是死了。”

说到这里,周折不由得摇摇头。

说来说去,林元终究只是一个刚入先天境界的小修士,仅仅是因为他是孟长京的弟子,还有先前以一敌二打败周中和周成太过惊艳,这才会让他觉得林元不可能这么容易死。

不过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不管林元是谁的弟子,又如何惊艳,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绝无生还的可能。

念头通达,周折豁然开朗。

十分确定的对着周成和周中道:“行了,那小子死了,不用找了。”

周成和周中这才停止寻找。

周成从沟壑之中上来,“大哥,既然林元已死,那我们要不要去析林矿山先了解一下情况。”

“孟长京师徒的事算是解决了一半,可生机石矿脉才是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周折从天空中缓缓降落下来,与周中和周成汇合。

可就在三人准白前往析林矿山时,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能量。

“嗯?”

三人停住家脚步,同时抬头看向天空。

那里,站着一个周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中年男人。

红色火焰诡异无比,三人心中同时一突,接着他们惊讶的发现,周围的空间,凝固了!

就像是水在寒冬时节,结了冰一般。

而他们三人,就是这冰层之中的鱼。

仍你如何挣扎,也难逃死亡宿命。

“好啊,不愧是天明的人,一直这般下作!两个先天中期,一个先天后期,恬不知耻的围杀一个先天初期的人,甚至还要动用禁器。啧啧,不觉得丢脸吗?”

“你是何人?”

周折抵御着无处不在的压迫感,艰难出声。

天空中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我是何人?你等我想想,他们叫我特使,又叫我秦门主。”

天空中的这道身影,正是从析林矿脉之中进入临海的百兽门特使秦至。

周家三人于林元的战斗,自然逃不过他这个道境强者的感知。双方一打起来的时候,他就赶了过来,站在云端目睹了整个过程。

以在场之人的修为,还没有资格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

望着天空中气息强大到令人绝望的身影,周折三人心中绝望,难以置信道:

“你是百兽门的人!”

秦至面色冷漠,轻轻一步向下,身影便到了三人面前。

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周折的脸,“老东西,眼力见不错,我该怎么奖赏你呢?”

“你!”

周折目眦欲裂。

这样的羞辱,差点把他气晕过去,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