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凡世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楔子

分享到:
关闭

楔子.

方栦山,剑神殿,寂静空旷的长殿内,两位白眉长须的老人相对而坐。神殿毅力在海拔万米的雪山之巅,俯瞰下去,眼前是缤纷的霓虹和缭绕如龙的云海。山上雪松傲立,松木粗壮,高有百丈,树龄千载。周围空气稀薄,鲜少有人能够爬到顶峰。

传,此处是神仙静养、修习之地。

殿外风雪交加,天气恶劣,殿内却仿若隔世,一丝风都刮不进来,几点烛火稳定向上,毫无混乱的迹象。

两位老人坐在棋盘两端,昏暗的烛光映照出他们比山脊更加崎岖的面庞,眉发尽白。二人穿着不俗,背对殿门那人,一袭红色长衣,衣角饰有龙纹,霸气张扬,行棋如千军万马冲锋陷阵,攻势强猛。

面朝殿门之人则全身笼罩在雪白的袍子中,白鞋干净,一尘不染,在对方猛烈的攻势下,他被迫只能防守,但是行棋之间,进退有度,极有章法。

这二人想必就是世人眼中的神仙了。

“老项,下了三十年的棋,我还从未赢过。”红衣老者伸手入池,撵了枚黑子出来,毫不犹豫地落在战局最焦灼的地方。

“三十年,一共三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局棋,你虽不曾赢过一场,却也是越战越强,时至今日,我要赢你已经很难了,胜负最多也就在半目之间。”白袍老者搓捻着手中的石子,细细琢磨着下一步的落法。

“你这人啊,心思太细,做每件事情,都要千算万算,算起来没完没了,一点大将风范都没有。”红衣老者轻叩地面,不耐烦地抱怨着。他的指节内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敲击的地方,从内而外的迸发出异响,“快一点,快一点。婆婆妈妈的烦死人了。”

别看他像个老小孩似得,大大咧咧,瞳孔却是深褐色的,无比深邃,一点光芒都反射不出来。

白袍老者早已习惯了他如此,对于那些催促的声音毫不理会,静静地落子,道:“小倪,三十年来,这是你最有希望获胜的一局棋了。”

“不是有希望获胜,是一定会获胜,我早已厌倦这里苦闷的生活了。”红袍老者兴奋地抓起了棋子。那些花岗岩铸成的坚硬棋子,在他手中轻飘飘的毫无分量,似乎只要稍稍用力,就会粉碎掉,“赢了你,我就回到外面的世界,大干一场。”

“一晃三十年,那片充满**的土地早已不属于你我,干嘛非要回去。”白袍老抬起头,深深地望向对方。

“废话,我就是从那里来的,当然还要回去。尘归尘,土归土,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红衣老者暴怒,黑色的棋子在他手中化作粉末。

“哎,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来,这三十年的时间,你对我的恨越来越炙热了。”白袍老者苦叹。

“你说笑了。”红衣老者愣了愣,低下头来。

“这局棋大概是你最后的耐性了,若仍是不胜,你会怎样,小倪。”

“轰隆隆。”一道惊雷劈下,风雨不入的大殿内忽然变得冷飕飕的,烛光激烈的跳动了几下。就在这一瞬间,整个空间的气氛都被这极度敏感的问题改变了,而白袍老者说话的方式却仍是那样随意,和家常的唠嗑没有任何区别。

红衣老者低头沉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在殿内更幽深的地方,一点红色的光炎不可思议的跳动了出来,光炎如有实质,隐隐现出龙形,而且不止一条。

两人沉默,红炎转化成的龙头越来越多,眼看达到失控的边缘,左近处,一道白光腾起,笼罩其身,张牙舞爪的龙头似受到束缚,气息转弱。

“看吧,只有那柄王剑,才能映照出你真正的心意。如若此局不胜,你会杀了我吗,小倪。”狂风起,烛光尽灭,红衣老者不发一言,轻轻落子,“棋还没下完,何苦争出胜负。”

“你心里是最清楚的,即便自己赢了,我也不会让你走的。”平静如水波的声音,道出的却是惊人的事实,在红袍老者的心里掀起一**的惊涛骇浪,“小倪,做个了断吧,走或者留,由剑说话。”白袍老者信手一招,白光如长虹般飞来,落在他枯瘦的掌中,仔细看,竟然是一柄美到不可思议的神剑,“出手吧,我知道你已经布置了很久,只待这一刻发动了。”

“原来早已被你发现了。”红衣老者蓄势起身,周身红光涌动,龙气纵横,与他一同站起的,还有自地面下扑来的神剑,一共一十二柄,成井字型排列。这是他为了诛杀对方,而苦苦隐藏的剑阵,没想到尚未发动就已被识破。不过,其实在心底里,他早已知道这种把戏骗不过对方了吧,明明知道还要这样做,可见他的恨意已经累积到了何等地步。“三十年,三十载的光阴,你******把老子最好的年岁都耗光了。”

红衣老者蓦然抬头,团团红光笼罩了他棱角分明的脸,在这些红光的映衬下,他苍老的面孔竟然年轻了许多,依稀可以辨认出俊秀的轮廓。

——年轻的时候,想必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

红光泛滥,九龙嘶嚎冲出地面,殿体崩碎,黑暗如潮向四面退开,从远处看,整个剑神殿化作鬼域。那点清澈透明的白光,就如扎入鬼域里的一根针,刺在喉咙里的一根刺,始终屹立,风吹不散,火烧不化。

白袍老者手抚爱剑,低吟道:“星魂,辛苦你了。”

寿剑星魂“铮”然出鞘,鬼域之中,亮起了一道白色的甬道,一道通往和平与希望的甬道:“怨我恨我都不怪你,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小倪。”

“去死吧。”

十二柄神剑化作十二道光弧,自脚下噬来,红衣老者隐身黑暗之中,“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剑身殿内,红白光芒相交,澎湃的气浪将长根已入山体的雪松连根拔起,雪山崩塌,脚下地面嗡嗡颤动,整座方栦山似乎都臣服在两位老人的脚下。

“轰隆隆。”

同年十月,正邪纷争再起,天下大乱。

……

……

……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