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内伤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十七章 内伤

分享到:
关闭

等貌似所有人都撤走,方子轩舒了一口气,夹一块肉递到颜如玉的碗里。

“你不是说饿了吗,怎么不吃?”

方子轩故意挑逗颜如玉,他看着颜如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竟然觉得这家伙的毅力是如此之强。

皇上的身份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冒充的,颜如玉知道自己被方子轩拉下水了。

“怕什么,天高皇帝远,他们把我当皇上,那我就是皇上。”

颜如玉拣起筷子,狼吞虎咽。

“咳咳。”方子轩敲敲桌子。

颜如玉才发现两边还站着两位侍女,他停住筷子招呼道:“你们一起坐下吃?”

两个侍女吓得跪在地上,梨花带雨。

“皇上饶命,奴婢该死!”

颜如玉丢掉筷子,靠在椅子上,他不耐烦地问道方子轩:

“金屋侍卫,这两个该死的奴婢你说该怎么处置?”

方子轩配合颜如玉演戏,他一拍桌子,那两个侍女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怕什么,皇上的意思是让你们过来吃,不吃就……恪嚓。”

方子轩笑然,过去扶起其中一位侍女。

“你们可知自己的命是为自己所活,这里就要有一场血雨腥风,吃完,回家去吧。”

侍女抬起头看着方子轩,她们并不敢看坐在那里高高在上的“皇帝”。

“侍卫大哥,别杀我们……”

方子轩叹一口气,笑道:“不杀,皇上叫你们入席呢。”

侍女不敢动,只敢愣愣地看着方子轩。

方子轩蹲下来,取出一锭金子,递到侍女的手中。

“吃完,就和她一起回去吧,这里要打仗了。”

那侍女点点头,走过去拉起另一个侍女的手,两个人坐在了长桌的一侧。

这时的她们才敢看颜如玉,颜如玉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严肃,反而有些反差萌。

以及他吃饭的样子着实可爱,倒是让人觉得食欲大加。

再去看方子轩,那侍女眼神里多了一抹温柔。

饭后,两位侍女再三感谢离开。

方子轩抽回颜如玉身旁自己的折扇,慢慢地踱步到另一边。

他望着楼阁外的侍卫,他们的眼神中皆是疲惫,明显是每日坚守在城墙之上不得休息。

这时楼阁侧楼梯上晃动着两个人头。

方子轩定睛一看,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周概,另一个白发老者不知道是谁,不过老者面色惨白应该是身体有伤。

方子轩关上楼阁的窗户,摆出嘘的手势。

“有人来了,周概和一个白发老者。”

颜如玉摇摇头又摆摆手,一拍手表示不知道怎么办。

方子轩拍拍胸脯,微微一笑。

楼阁外,大漠风沙呼呼,听得到膝盖碰地的声音。

“臣周概,特带叔父来见皇上。”

周概跪在楼阁外,方子轩慢慢走到门口,扶起周概。

他此刻便已经知晓,周概身边之人便是西枪门门主周无言。

“周将军身旁这位便是周无言周老前辈吧,请。”

周无言本拱手以示礼貌,闻见方子轩的声音抬头疑惑。

他所疑惑的是,古来至今哪有皇上到门口迎接臣子的事情。

“叔叔,这位是皇上身边的金屋侍卫。”

周概介绍道,周无言这才明白,他点点头。

楼阁内,颜如玉酝酿了很久,他捏住嗓子。

“你们进来吧。”

方子轩侧过身,周概和周无言走进楼阁。

周无言身体明显不对劲,他提步的那一瞬间抖了一下。

方子轩注意到了细节,于是跟在周无言身后。

楼阁内,桌子上满是饭后的残骸,颜如玉端坐着,迎面走进来的是西门关守将周概和周无言。

周概只是化境大乘,颜如玉也曾经面对过数位化境高手,所有并没有任何恐惧。

可是周概身后那位,明显不是化境!

颜如玉尝试着克服恐惧,就像他面对着蜀王那样。

可是敢面对蜀王,是内心的愤慨。

面对这位白发老者,他内心没有任何支撑力量。

他双手不自觉的在身上摸索着什么,忽然碰到一样冰凉的东西。

玉佩。

方子轩塞给他,能证明皇上身份的玉佩。

他将手放在玉佩上,玉佩的色泽温润居然给他一种舒心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陪伴帝王许久才会有的王气。

“微臣周概。”周概跪下,一旁的周无言并没有跪,他只是站着抬手。

“西枪门门主周无言。”

颜如玉站起来,将玉佩握在手中,他试着控制情绪。

方子轩忽然反应过来,周无言的武学境界在此,必然会引起颜如玉的恐惧。

他刚要走上前去,那周无言吐出一口鲜血,笔直倒下来。

“叔叔!”

周概听到轰隆一声,扶住周无言大喊。

颜如玉有些错乱,他不知如何是好。

“周将军,将周前辈平坦放下。”

周概抬头,方子轩站在他的面前。

“本将军凭什么听你的。”

“就凭我师父是落云。”

方子轩蹲下拿开周概的手,将周无言平坦地放下。

呆若木鸡的周概虽然不清楚方子轩能不能帮到周无言,但是落云,周概很清楚。

江湖第一神医,如今皇室御用太医令。

当年灭掉十三门全门的西域奇毒彼岸花,在落云手中宛若将一滴清水变浑浊一样简单,直接化解彼岸花的毒效,将其变成了一种果子。

方子轩点住周无言几处穴道,从他的扇子里抽出一只长针。

长针极细,犹如银丝。

细针缓缓从周无言额头刺入,不见一丝血迹。

方子轩再次点开周无言身上穴道,等了一会,抽出细针。

周无言的额头上露出黑色的血珠,一点点大,却在煞白的脸上格外明显。

“这是什么?”周概问。

“周前辈是不是和兰格巨人发生过打斗!”方子轩挑起血珠。

“就三个时辰前,与兰格王……”周概如实答道。

“这是内伤,早闻西域有种奇怪的秘术,可以反噬对手,不管对手多么强大,一旦有缺陷,必定会受其内伤。”

方子轩的话让周概相信只有他能救周无言。

“金屋大人可知道怎么办才能救叔父!”周概急忙问道。

“兰格营地之中……”方子轩眼睛里只剩下深邃的目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