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明月星辰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十章 明月星辰

分享到:
关闭

“路捡,你知道嘛,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青青与方子轩坐在同一个台阶上,她托着腮帮看着方子轩挥动河边的桃花瓣,一点也不好奇。

“不知道……”方子轩心里想回答,但是却发不出声来,他摇摇头,指着夕阳下满天的花瓣,发出啊的声音。

桃花瓣显透,在夕阳的光照下,将淡粉硬生生地变成了橙黄,耀眼动人。

青青缓缓站起来,她挽起衣角,奔向花瓣飘落的地方。

“可惜我不太会跳舞。”她捧着落下的花瓣,靠近自己的鼻子闻了闻,眼角有两滴泪珠。“不然我真的好想跳给你看。”

方子轩听着青青凄凉悲伤的声音,心底猛然一揪,他想起在满天蝴蝶飞舞下跳舞给他看的芊儿。

也可惜,物是人非。

一片桃树叶夹杂在花瓣里,方子轩拨动手指将那片绿叶折进自己的手里。

他将绿叶递到嘴边,用芊儿教他的方法,轻轻地吹出一首悠长清爽的曲调。

青青抬起头,看着方子轩。

一曲终了,青青像似迷妹一样,两只眼睛盯着方子轩,一动也不动。

“咳咳。”方子轩咳嗽一声。

“路捡,你吹的这叫什么呀,我好喜欢。”

方子轩不知道这姑娘是故意的还是傻愣愣的,明明知道自己并不能说话,却总是要问他一声。

“啊……啊……嗯哼?”

“我忘了……你不会讲话。”青青对自己的貌似表示自责,她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

正当方子轩不知如何解决这尴尬局面时,躁动的声音从后面不远不近的地方响起。

听脚步声匆匆忙忙,大约能有三十人以上。

方子轩侧过身,这几处房屋后的长道上正涌来几十个人。

青青也听到了声音,她下意识地拉住方子轩的袖子。

“青青,哦哟,姑娘哎。”

长道上,胖大妈挥着手里的手帕就朝着方子轩和青青的方向招呼。

“滕家公子派我来提亲哦。”

这胖大妈叫杨代亲当地有名的媒婆,她身后跟着的是几十个人抬着聘礼。

杨代亲眼神不好,大概到了人面前才发现有一位少年男子站在青青身旁。

“不得了啊青青,你怎么和个小白脸在一块,滕公子知道了,不得了啊。”

杨代亲一惊一乍的同时绕着方子轩走了一圈。

“瘦瘦的,没有福气哦。”

方子轩不语,当然他此刻也说不出来话。

“杨妈妈,我自幼父母便不在了,唯一的念想就是守着这家,没想过婚嫁。”

青青咬牙的动作,方子轩看在眼里。他能明白,这句话里还有话。

“哎哟,你别不是被这个小白脸给勾去魂哦。”

杨代亲有些生气,她扭过去,一副心高气昂的样子。

“咱这习俗讲究太阳下山前下聘,你看着太阳就快下山了,不同意也不行啊。”

说完,杨代亲一挥手,那几个抬聘礼的壮丁都放下聘礼走到方子轩和青青面前。

“小白脸,这是咱们这地的事儿,你最好别掺和。”杨代亲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

“路捡,你打不过他们的。”青青拉住方子轩的衣角。

面前这三十个抬聘礼的人里面最好的飞剑,最低的还在炼体。

青青所说的打不过,的确,人数上一点不占优势。

三十个壮丁围着方子轩和青青,杨代亲又不急不慢地走到两个人的面前。刚刚还是一副不屑脸的胖女人下一秒带上笑脸。

“青青姑娘哟,你和滕公子的生辰八字我可是找老神仙算过的,般配。”

她说着就从兜里匆匆忙忙拿出两张红纸来,两张红纸上写着两个人的生辰八字。

“可别耽误了自己,连累了别人。”

杨代亲不知道哪里带的椅子,她慢慢躺下来,等着青青回话。

西下的阳光逐渐暗淡,太阳落山之前,青青必须给个说法。

方子轩没搞懂,这个鬼地方是什么习俗,为什么傍晚提亲还带逼亲?至少在陌京,是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跟你们去就是了。”青青喊出声,声音有点难过。

方子轩拦住青青,摇摇头。

“路捡,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我不能连累你。”

方子轩一愣。

是啊,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即便是已经步入秋水的他面对数十名飞剑能力的壮丁,还是没法保证些什么。

“哦哟,姑娘哎,差点太阳就下山咯。”杨代亲挥挥手,青青跟着她上了轿子。

方子轩站在原地,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就在刚刚,青青和他说,他是她第一个朋友。

方子轩在陌京生活十七年,和茉芊是兄妹关系。

其它,他也没交过什么朋友。

“哦哟忘了,小白脸,看你和青青姑娘关系匪浅,这张喜帖给你,你就算青青姑娘的娘家人吧。”

杨代亲将请帖丢在地上,叫了声:“起轿。”

等人都散了,天逐渐黑了,方子轩还在原地。

他蹲下来捡起请帖,看着上面写着的成亲日子。

方子轩算算还有七天,他席地而坐感受自己身体各处的伤势。

过了一会,他慢慢站起来看着河水。

第二天,方子轩在这附近的市集上问到西门关离这只需要坐半日船再骑半日马就可以到。

他仔细盘算了一番,带着月读草直奔西门关。

……

“黄金屋啊黄金屋,关键时候你把我颜如玉丢在这,关键时候,你一个人不知道溜哪去了!”

颜如玉刚刚饱餐一顿,虽然方子轩失踪已经两天多了,他心慌如狗,却依旧利用皇上身份每日美食佳肴。

“皇上,在想什么?”周概的声音有些冷漠。

大概是注意到颜如玉美滋滋地对着另一边傻笑,心里本来担忧周无言伤势的他,还是不由地生闷气。

哪有这样只知道吃喝,却什么都不做的皇帝!

“我在想我的金屋侍卫……”

颜如玉揉揉太阳穴,他叹了口气。

“金屋大人一定能带回月读草。”周概坚信。

两人大眼瞪小眼之际,内城关一快骑飞至。

“火速通告周将军,蜀王已经率领精兵五十万抵达西门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