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把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四十七章 一把刃

分享到:
关闭

方子轩也不是没见过大场面,但是第一次见到宗门血战留下来的这种场景,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悲伤。

此间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一路奔赴南剑门的宗门大殿。

从城关往山腰数十里,终于不再有之前那般惨象,然而一路上倒也没有剑门弟子的痕迹,估计按照南剑门的布防,他们是以剑门关卡为主要守卫点,聚集全宗门力量,以死捍卫宗门。

“南剑门不愧为中原武林四大宗门之一。”方子轩心里暗暗赞许。

他的父亲陌武帝方泠在他儿时就一直与他讲关于江湖武林之事,也嘱咐过自己直到皓月山习武,不可亲身踏足武林。

中午的烈阳印在脸庞,方子轩微微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刺眼的日光。

由于他习得《天地剑诀》的原因,刺眼的日光竟然显得那么柔软。

“原来这才是天地剑意的意思。”方子轩恍然大悟。他抬起手,将意识移到手心,不知不觉手上好像凝固了一丝真气,转而手心像是握着一把无形的剑。

“这是阳光所形成的非有形之剑。”

一瞬间的领悟,他立刻在路边盘腿而坐,耳边响起杨不爽在他神识里一字一句,周身的气海盘旋而开。

化境破,踏入神。

方子轩收敛四周自然气息,微微睁开双眼。

此时的他武学造诣已达入神初期。

“没想到天地剑诀竟然还能收敛天地间的真气。”方子轩咂咂嘴,站起身。

蹭……

“谁?”

前面丛林中细微的声响入耳,方子轩手腕挥动,一抹剑气由手掌发出,林间发出一声惨叫。

“啊!”

随后伴随着求饶声:“大侠饶命!啊大侠!”

方子轩闻声奔去,一位身着剑门衣袍的男子瘫倒在地,腿的部位像似被剑刺了一剑。

男子惊恐地看着方子轩,因为面前这个少年的白衣上有干涸的血迹,而且适才大长老让他下山探寻的就是山腰路上是否有一位白衣少年。

“你是南剑门弟子?”方子轩打量这位面部惨白的男子。  “你……你饶了我吧,我只是一个地位低下的下人。”男子惊慌失措,生怕说了自己是南剑门弟子,就回丢失性命。

“我不会杀你,你叫什么名字?”方子轩慢蹲下,点住他腿部穴位,止住流血。

男子见面前这位少年并没有杀他的意思,慢慢缓和过来。

“小的杨诚,确是南剑门弟子。”

方子轩一直收敛自身入神境界的武学,在杨诚这样的飞剑佳境面前,最多表露的像一位飞剑大乘的练武之人。

“杨兄弟,你别怕,我叫方子轩。”方子轩微微起身抱拳。

这般礼貌待人,杨诚自然放宽心。他忍着腿的伤痛,挣扎着坐直。

“方少侠的暗器造诣真高,我离少侠百步之远。”杨诚看看自己的伤腿,摇了摇头。

方子轩知道,现在自己在杨诚面前大概是怎么样的一个层次,他淡然一笑,慢慢扶起杨诚。

“我受杨门主临终托付,前来助长老以及众弟子守卫南剑门,杨兄弟是否能为我引见?”

杨诚一听是受杨门主的遗托,顿时眼泪横流。

“叔父他……他有说过什么吗?”

“杨兄弟莫悲伤,杨门主临终时让我火速赶往南剑门,唯恐剑门成为众矢之的。”方子轩叹了口气。

原来杨不爽是杨诚的叔父。

失亲之痛,失师之悲,失宗之伤。

此情此景,若非无情,岂不悲从中来。

杨诚点点头,收敛情绪,努力往前挪步。只是腿部伤痛恐怕早已不敌内心的背痛了吧。

“方少侠与我快去山腰,二长老已经在此等候少侠许久了。”

方子轩答应一声,连忙跟上。

……

“一把剑死了?”

剑门关外十八里一家客栈之中,一名断腿男子撑着拐杖,一步一拐挪到那群从剑门关逃回来的弟子面前。

逃回来的弟子们颤颤巍巍,连连回诺。

“呵呵,我那弟弟,终于死了。”断腿男子突然狂笑不止。“我一把刃若不是身负残疾,这剑阁阁主又怎么会落在他身上。”

一把刃掀开腿部挂着的衣布,空空如也的下半身,明显是被人以快刀截肢。

“大长老!”身后护法弟子扶住一把刃。

“滚开!”一把刃挣脱开。“你看看你看看,你们的阁主,身体完整,结果死在一个和他差不多实力的小孩手里,可笑不?可笑不?”

所有西域剑阁弟子闻声低头沉默。

“不可笑!因为我那弟弟他原本就不如我!”一把刃又突然悲伤起来。“阿剑,哥哥给你报仇,雪恨啊!”

他眼睛里布满血丝,恰好这时,小二敲门问道:“客官,您的菜好了。”

一把刃放出真气,桌上溢出来的茶水残渣犹如锋利的暗器穿过门上的木板刺入店小二的喉咙。

店小二瞬间咽气从二楼的楼过道摔下楼去,突然客栈里惊声四起,只听见女子的尖叫。

“杀人了!杀人了!”

一把刃身轻如燕,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客栈门口,他杖拐一挥,将所有人挡在客栈之内。

真气化刃,满屋惨叫声络绎不绝。

一时间,血染纱窗。

“尔等,皆为我血祭剑阁,而他,也将为之付出代价。”

一把刃拄着拐杖,不知何时已经到达了剑门关。

剑门关此刻还没有弟子替补,一把长剑插在剑门关门关正中间,一把刃挪步到那长剑旁边,瞪了那长剑一眼,长剑断开。

可是长剑上刻着字的位置却巍然不动。

“这剑上居然有剑意。”一把刃闭上眼睛,感受片刻。“不过是化境。”

一把刃突然讥笑道:“弟弟啊弟弟,你居然死在一个化境巅峰以下的蝼蚁手中,真是冤枉啊。”

言罢,他举起一只拐杖抵在那残剑之上,残剑碎裂开来。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淫技奇巧不过是一根脆弱的芦竿。”

一把刃拄着拐杖前往半山腰。

长剑碎裂的残渣散落一地,南剑门忠义故城这六个字也散落一地,只不过各个字完完整整地在阳光的映照下,尤为显眼。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