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羽林卫司命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五十三章 羽林卫司命

分享到:
关闭

方子轩适才为颜如玉疗伤,输入了不少内力,这一下他强行催动天地剑意,气海之中明显不是那么充足。

虽然面对一位化境高手他依旧能够得心应手,但是猎龙帮主大开大合的刀法对他内功的消耗很大。

即便赢了猎龙帮主,门外站在那里一直在看戏的赵易,也可以在他赢的那一瞬间出手,一击毙命。

就在方子轩思索如何花费最少的内力来对付猎龙帮主的时候,几次大开大合刀法过后的猎龙帮主仿佛间意识到方子轩的出神,好像抓住了破绽,突然后撤一下。

这一下确实让方子轩一愣,白白后撤几步接了空招。

猎龙帮主噗呲一笑,他从未见过这般。

一个人连连翻滚好几下,确是没有人管他那种,对着空气,动作即便流畅看起来也给人一种变戏法,看似稳如磐石,其实也就是花里胡哨。

“杂碎!”猎龙帮主对着他的宝刀啐了一口,不知道是在说他的刀是杂碎还是谩骂方子轩是杂碎。

骂完之后,整个人腾跳起来,举起砍刀向着方子轩迎面就是一刀,贴面一刀,此时此刻确实是无法抵挡。

颜如玉大喊:“金屋兄!”

刹那间,时间犹如停止一般,几把疾如风的快刀从方子轩身后的窗户外射进房间,其力道居然将猎龙帮主和他的刀都震开。

“啊!”猎龙帮主痛苦的挣扎着,方子轩就差一点就变成他刀下的亡魂了,他不甘心,可是快刀的气场狠狠地压制着他。

方子轩借势手中化出一道剑意,无形的剑横直刺入猎龙帮主的身体,伴随着天地剑意在他体内炸裂开来。

赵易闻声突然从门口转身,手里拿着一把圆筒状的物体,对准方子轩。

“公子小心!”

窗外一声清脆的女声入耳,身形一转,陌雨霏落在方子轩身前,手掌一挥抖落出无数把快刀,快刀借住刚刚天地剑意的锋芒,顺势一股劲飞向赵易。

赵易哪里见过这仗势,欲关上房门却早已被快刀锥成了筛子。赵易横着倒下来,和刚刚死在方子轩剑气下的几位一同倒在血泊之中。

陌雨霏不顾面前其他的乌合之众,转身对着方子轩抱拳道:“公子受惊了,末将救驾来迟。”

方子轩做出收声的动作,瞥了一眼颜如玉,对陌雨霏笑道:“霏霏姐!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

陌雨霏大概知道方子轩的意思,有点别扭地回笑道:“自然是,呵呵。”

尴尬别扭那是当然了,方子轩可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面叫她姐这种类似于亲戚这样的称谓。虽说,本来这也没啥,可是方子轩那可是这天下至尊,陌朝的皇帝啊!

方子轩眨了一下眼,陌雨霏懂了。

“这位是我好友,名叫颜如玉。”

颜如玉满天大汗,他这才从刚刚那危机万分的时刻缓过神来,盯着陌雨霏看。

女子,他十几年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面容美丽却不像那种高贵,赤红的嘴唇却像似一把锋利的刀刃,是啊,刀刃!她刚刚杀死赵易和那个用砍刀的大汉都没有一点心慈手软。

“小的,是颜如玉!”颜如玉没有结巴,他哪知道为什么。

不过没有晕倒,说明这陌雨霏并不是很危险,也有可能是因为陌雨霏和方子轩认识的缘故。

毕竟他和方子轩那可是黄金屋和颜如玉的关系,那得算的上命运相扣的交情了。

“陌……”颜如玉看着这样一位侠女,紧张万分。

“陌雨霏。”陌雨霏大大咧咧一笑,抱拳道。

颜如玉也学着抱拳道:“颜如玉。”

三个人都相应大笑,留下乌合之众们在那里害怕。

酒店老板见阁楼上面滴下的血,早已经去报了官,刚刚也过去了半晌,这时杨城的县令带着衙门的衙役们围住了十里香。

十里香酒楼外,杨城县令润了润嗓子。

“里面的土匪听着,本县乃是当今皇上亲封的杨城县令。”

方子轩等人听见酒楼外的声音,他们三个并没有觉得什么,其他人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个个不管不顾地往楼下奔跑,狼狈地互相踩踏。“卢县令!救我们!”楼上奔下来的都是这城里城外富裕人家的公子,卢县令多多少少还是认识的。

他们身上有的沾着血迹,有的泪水纵横仿佛受到了什么恐吓,看见了卢县令,仿佛看见了再生父母。

“鬼!那三个人是鬼!”有人摔在地上狂喊。

卢县令看向酒店老板:“你不是说就一个会武的和一个受伤的?”

酒店老板连忙跪下,慌慌张张解释道:“是两个啊,还有两个一个是赵家公子和一个彪形大汉!”

“那就是四个。”卢县令对自己聪明才智表示满意,他呵斥道:“这都数不过来,读的什么书!”

那些人都愣在那里,一时没有了主见。

“可笑。”卢县令本来是有点害怕的,现在看见这些蠢的可笑的公子哥们之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踏着步伐进入了酒楼。

酒楼乱七八糟,阁楼上的夹板上面滴着血。

“这……”卢县令心头紧张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

衙役们听见卢县令的声音纷纷跟上,站在卢县令的身前身后,保护住他。

卢县令这才放下心来,他继续润了润嗓子喊道:“阁楼上的贼人,本县乃是……”

话还未说完,陌雨霏走了出来,她手里持着羽箭令。

卢县令身为朝廷命官怎么会不知道那个东西,他颤颤巍巍地望着箭羽令,看着那张脸。

“卢犇昧?”陌雨霏眼神里藏有微怒。

“属下在!”卢县令啪的一下跪在地上。

周围的衙役都傻了眼,他们的头子都跪了下来,各个也都随之跪下。酒店老板和那些乌合之众也都不知所以,只能跟着跪了下来。

“下臣不知司命大人驾临,有罪,还请司命大人……”卢县令的声音发抖。

“你无罪?”陌雨霏正声道。

卢县令吓得连连磕头,大喊:“下臣死罪,下臣死罪。”

他可是知道羽林卫要杀他,他就算是冤枉的也是有罪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