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野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五十九章 野心

分享到:
关闭

“逗逗他?”方子轩宣布完退堂,拉着顾君辞朝颜如玉走去。

众人见方子轩向着衙门外走来,也不敢起身。颜如玉刚刚没有眼力见被人拉下来跪着还被压着不让起身,刚刚听见退堂的声音挣扎着要起来。

一起来就和方子轩以及顾君辞碰面。

“皇帝在上面,你两不要命了?”颜如玉小声嘀咕。

“皇上早走了!”方子轩拉起颜如玉。“走了,赶时间。”

颜如玉拍拍膝盖的尘土,疑惑:“赶什么时间?”

“赶林霜师姐大婚啊!”

颜如玉恍然大悟,义无反顾地奔赴远方。

此时距离林霜大婚还剩四天,皓月门门主林如剑重伤昏迷,至今未醒。陈年霄让方安同主持皓月门事务。

方安同坐在皓月楼中林如剑常坐的位置,自南剑门收归朝廷到今天,武林再无风波。另外皓月门大大小小事务不多,方安同处理的也是得心应手。

同时他以他父王方演留给他的武学书籍吸纳了不少皓月山的天地自然源气,如今武学已经是踏入秋水初期。

就在他收纳完今日的自然源气时,皓月楼外传来一阵匆忙杂乱的声响。

“发生了什么事?”他起身走到门口。

“林门主好像醒了。”门口的守门弟子从杂役那里听来的消息。

方安同听到这消息,脊背一阵发凉。

他连忙令人快马加鞭赶往巴蜀通知他外公陈年霄,自己则回屋拿出茶柜隔层的一小纸包的物品,赶往林如剑的房间。

走过林间小道,小道两侧的花草早已枯萎殆尽,修剪草木的女杂役们跪在道路两侧恭敬地等方安同走过去。

世子殿下早已将皓月门当做蜀王府邸,当成自己的家。

杂役、弟子此刻在他眼中早已经不是同门,如同丫鬟和奴仆,生命如蝼蚁,随手了捏碎。

他一脚踢翻一桶污水,女杂役跪下来拼命擦拭着地上的污水。

方安同疯狂大笑,这就是权力的感觉。

“向傲!”他招呼一声。

向傲不知从何处窜出,将刀架在女杂役的脖子上。

“殿下吩咐。”

“带她回去,好好伺候着,洗浴干净,送进本世子房间。”方安同双手背后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径直走过林间道。

林如剑的房间外布满了蛛丝尘土,没有一个守门弟子,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年迈的老人守在院外。

老人是个哑巴,看见方安同来,佝偻地杵在院门前。

“老家伙。”方安同一脚将老人踢倒,踏入院内。

咳嗽声从屋内传来,方安同知道林如剑确实是醒了,他加快步伐推开屋门,折进林如剑的房间。

“门主,门主你身体如何了!”方安同踱到林如剑床前。

林如剑听见了方安同的声音,他又微微咳了一声,想要睁开眼睛。

可下一刻却感觉到呼吸异常困难,脑子内疼痛难忍,犹如翻江倒海。

方安同已经将一纸包的的东西打开,里面是一沓毛巾。毛巾潮湿,担在林如剑的口鼻上。湿毛巾上途上了经过条件处理的彼岸花之毒。

不一会,林如剑再度昏厥过去。

方安同走出屋子来到院外老人的旁边,啐了一口吐沫:“门主何时醒来了?造谣可是会死人的。”

老人瞪着方安同,方安同捂着脸做出略显悲伤的样子,一掌将老人打死。

死无对证,哑巴,谁知道真的假的。

方安同的心狠手辣,由此可见。

……

距离林霜和方安同大婚还剩不到四天。

皓月门开始张灯结彩。

皓月山下也开始热闹起来玩,江湖大小宗门代表弟子前后来到皓月山下。

各大客栈与皓月门同喜,早早地将红双喜贴在客栈大门上。

红囍字在夜晚的灯笼火光映照下显得格外鲜艳。两旁中门敞开,店小二呼喊着来往的旅客询问着打尖还是住店。

两位少年牵着一匹白马,戴着斗笠穿着青白色的衣袍,儒雅随和。

只是每路过一个贴着囍字的客栈酒楼,其中一位少年的拳头勒的就越紧。

颜如玉停住了脚步,他松开勒的已经不能再紧的拳头。

“我不相信林师姐会同意和方安同这种人……”

方子轩当然也不相信,因为他知道林如剑自那天武林大会之后便昏迷不醒,林霜如今可能已经疯了。

可是现在说给颜如玉,且不说颜如玉信不信这消息的准确性。就他信了,虽然颜如玉平时很怂,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作敢为的性格,一定会冲上皓月门,与方安同决一死战。

“嗯,我也相信。”方子轩把缰绳递给前来迎他们的客栈伙计。“走吧,进去先吃饭。”

伙计接过缰绳,看着两个穿着斗笠的少年,熟悉地联想到了皓月山世子大婚。

“两位少侠想必也是江湖门派的弟子,世子殿下说了,各位的饮食全免。”

听到方安同让饮食全免,颜如玉气的摘下斗笠。

“我不是什么江湖弟子,路过。”

方子轩无奈只能摊摊手:“没事,麻烦小二哥了,我们自己付钱就行。”

客栈伙计尬笑着点点头,他可能做这么多年的客栈伙计,第一次见到和钱过不去的人吧。

伙计牵着马往客栈后院去,方子轩和颜如玉就一处收拾干净的方桌前坐下。

两个人点了几样小菜,靠着窗,看着对门的酒楼。

酒楼上,一位清倌人唱着曲儿。

客栈大堂内极其安静,筷子掉落在地的声音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听着清倌的小曲,四个聚在一桌的江湖子弟聊起了天。

“听说这蜀王世子娶了个疯女人。”

“可不是,据说是武林大会时候被吓疯的。”

“那世子为什么要娶疯子做妃?”

“还不是因为漂亮呗,是疯子也是个美人。”

四个人你一句他一句,全都传进了方子轩和颜如玉的耳中。

酒楼上的曲子忽然变得刺耳起来,不是曲子变味了,而是颜如玉的怒火难以遏制,忍不住想要杀了方安同。

方子轩握住颜如玉的手,两个人四目相对。

“颜如玉,你相信我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