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比试(下)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十六章 比试(下)

分享到:
关闭

北刀门!位于中原陌朝九州之中州之地,四大宗门之一,整个北域统治者和民众所忌惮与害怕的存在。

而台上这位则是北刀门的弟子。

“在下不才,想试试南剑门剑法。”

张意知的脸色严肃,眼神纯粹,不像是贪图秘籍之人。反倒像个只知道练武的武痴,一昧地追求功力和对手。

面对这样的对手,方子轩自然不会寻滋挑衅。毕竟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四大宗门之一的北刀门果然名不虚传。”萧寒策捋了捋短须,注视着张意知的一举一动。对此他也抱有一定的期待,期待他战胜剑车干。

方子轩拔出剑,对于可敬的对手要给他足够的敬意。

南剑门弟子想来以剑为尊,剑出鞘,则对手可一战之。

张意知见方子轩已经出剑,自己也按捺不住心情,将宽刀从后背取下。

散开裹布,握住刀柄。

裹布之下是锃亮的刀刃!

方子轩执剑踏步而出,长剑与利刃相碰撞发出阵阵余波。张意知感受到剑意的压迫,将半身内力汇聚在握刀的手臂之上,用力一挥,方子轩的剑身被拦腰斩断。

断剑折落比试台上,张意知的刀刃也落在比试台上,刀身的五分之一嵌入大理石之中。

刀力的余威也逼迫着方子轩后退几步。

方子轩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若是这刀碰在自己身上任何一处,必定是皮开肉绽。

不过他很快便释然了,他面前的可是北刀门的弟子!一年前张玄歌老前辈可是一人一刀踏破兰格军营,独自屠灭了数十近百的兰格巨人。这样门派的刀法若不是大开大合,威力无比,又怎么能让北域和西域所忌惮。

方子轩握着断剑,深呼吸。

张意知则拔出陷入大理石中的宽刀,单手抬住,横直地指向方子轩。

比试台四周嘈杂声窸窸窣窣。

“瞧南剑门那家伙的剑都断了!”

“北刀门果然强横!”

“你们瞧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循着声音再度看向比试台,方子轩握在手中的断剑切口出慢慢溢出白色的光芒。

方子轩以《天地剑诀》中断剑重铸之法所提到的自然之气补剑,断剑切口处缓缓延伸出自然之气所衍化的有形气息剑刃。

“断剑重铸?”有见识的萧寒策和风硕二人立马想到了这是当年杨不爽刺死采花大盗张东西时候所用的剑法。

“这就是南剑门的铸剑法门吗?”张意知否定一笑。“不过就算是玄铁神剑也得给我断开!”他举起宽刀朝着方子轩的断剑劈来。

方子轩侧身躲开这充满杀气的横来一刀,以断剑上的气息剑刃挑起张意知的宽刀。

张意志忽然感觉到来自方子轩剑和人的压制,他堂堂步入秋水的刀客,今日居然对一个败落的宗门飞剑弟子剑术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豆大的汗珠在张意知的额头聚拢,他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面前这个南剑门的弟子。

此刻方子轩还没有放松下来,他盯着张意知的一举一动,想着如何赢了张意知的同时还不能暴露自身的实力。

毕竟此刻他和颜如玉就是南剑门!

精彩的打斗赢来了比试台下众人的喝彩,这些人仿佛忘记了自己适才瞧不起南剑门时候的那副嘴脸。

“师兄加油啊!”颜如玉踩着椅子在人群中脱颖而出,举着剑丢向比试台。

方子轩正担心用天地剑意化剑的举动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恰好颜如玉此时丢剑正好解决了这个顾虑。他后撤一步接住剑,剑鞘安然滑落在地面,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比耀眼。

“你们可知南剑门有一招。”

“快剑剑法?”

方子轩将剑身竖起,以内力催动剑之两侧剑锋,配合轻功步法。

这便是南剑门绝学之一的“快剑剑法”。平北四年,杨不爽曾以这快剑剑法于千百之人的武林大会之中杀出,最终只是惜败于陈年霄。

快剑已出,张意知知道此刻自己已无胜的可能。

方子轩的剑尖已经抵在他的脖颈处一指节距离,张意知顿时脸色煞白,看着剑身。

“承让。”方子轩收剑抱拳。

张意知这才从恐惧中走出来,他深深感知到方子轩的实力远不只是自己看到的飞剑佳境,甚至超过了秋水巅峰,又好像有化境高手般的战斗经验。

他猛烈地在心底摇头,告诉自己不可能。因为眼前的剑门弟子"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起眼。

“我败了,你很强。”张意知突然哈哈大笑,走下比试台。

方子轩见张意知这般,突然想到张玄歌。北刀门豪迈的气势真的是自上而下的一种天然混成,一点也不作假。可惜张玄歌身死之事恐怕北刀门还不曾知晓。

此刻,时至正午。

皓月山所处偏南,即便是深秋这正午的气温依旧不低。眼瞅着太阳便灼热起来,四周气息骤然烦闷,方安同抹去头上的汗水,站起来指着比试台上的方子轩。

“本世子看你们也挺累,休息一个时辰。”

大家都受不了燥热,四散开来。休息一个时辰这么久,可都要抓好这时间好好观摩观摩天下闻名的大宗门皓月门。

“张兄留步。”方子轩在人群中叫住将要离去的张意知。

张意知回过头,疑惑地走向方子轩:“何事?”

方子轩抱拳道:“张兄来皓月山所为之事,我剑门可能有些线索。”

“这……”

张意知从未向别人暴露过这次来皓月山除了给蜀王世子大婚贺礼外的其他目的。现在眼前这位摸不清实力的剑门弟子是要和自己说的难道是关于门主的线索?

他不敢确定,也不敢轻易说给方子轩听。

“张老前辈最后一次是在……”方子轩有意压低声音,只够张意知一个人听见。

“你知道门主在哪?”张意知激动地抓住方子轩的肩膀。

方子轩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言。

他太明白了,甚至十分清楚。北刀门派一位秋水佳境的弟子来为方安同贺礼,虽然不是很过分,但与张意知同行的两位确实已有秋水巅峰的实力,这实在是小题大做。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北刀门此次从北境关派人来中原皓月山祝贺是假,其真正的目的就是前来寻找半年多未回北刀门的门主张玄歌的行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