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黑鞘剑再现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十八章 黑鞘剑再现

分享到:
关闭

方安同,蜀王方演长子。

十六岁和陌朝新帝同龄,有个妹妹叫方安然。在蜀王的庇护下儿时的方安同便生性自大,从小在私塾就是称霸一方的“恶霸”,经常捉弄夫子和殴打其他大臣家的低龄孩子。

平北十三年初,十二岁的方安同被方演送到皓月门习文学武。依旧不改其本性,有着向傲等一众手下的高捧,以蜀王世子身份横行皓月门数载。

“既然没有敢挑战你的人……那本世子只能勉为其难了!”

方安同目视着比试台上的南剑门弟子,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和方子轩太像了,当然不是样貌的相似,是行为举止的些许一致。

不过这足够勾起一人带着怨念击杀与他相似之人的恶趣。

面对方安同所言,方子轩早已经见怪不怪,不过为了避免暴露自己和颜如玉,他只能选择恭敬地抱拳。与此同时微微向后走三步,示意颜如玉不要多话。防止方安同起疑心。

“快开始吧!”

两个人照面却没有一个人有先手进攻的预兆,台下的众人有些不耐烦,他们朝着方子轩的方向叫嚣着,只要台上站着的不是自己,这些人永远看热闹不嫌事大。

方安同伸出手,台下的向傲抛上来一把剑。剑鞘显现黑泽,在下午的烈阳下格外显眼。是方子轩当时在宁州丢失的那把黑鞘剑。

“就让本世子用这把黑鞘剑来打败你!”方安同有些不耐烦那些看戏群众的喧嚣,他接过黑鞘剑借助脚下力量腾跃而起,对着方子轩的身上便是横来一刺。

“惊鸿?”

方子轩后撤一步,避开了这锐不可当的一剑。这一剑招他十分熟悉,他已经逝去的父皇常用的剑法之一。

惊鸿剑法。出剑迅猛,力道极大。

这种大开大合的剑法用黑鞘剑来施展再合适不过,还好是对这剑法尤为熟悉,若是其他人在这种迅猛的一剑下,恐怕早已失魂落魄忘记了躲闪。

自己的惊鸿一剑被方子轩轻松躲开,方安同大为惊讶。只是他自认为全场焦点的他不可能会在这种场合中显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惊讶,轻蔑一笑。

“不愧是第一剑宗,居然能躲过我的惊鸿。”

方子轩明白他离开皓月门的这半年,方安同在陈年霄的栽培下肯定是学会了多种多样的技艺,今天正是他盘算好的一场比试,为的就是在千百位武林新秀中凸显自己,以达到在年轻一辈中名扬武林的目的。

这,能让他得逞?

“躲过惊鸿不是我南剑门基本该会的?”方子轩也回以轻蔑的语言。

对付方安同就是要让他愤怒,愤怒中失去理性,那么半掉瓶子的方安同半年来学的杂而不精的武学招数,几乎每一招都有极大的破绽。

这一句话果然惹怒了方安同。

“那你就来试试我的快剑!”方安同咬牙切齿。他双手握住剑柄,将剑身竖直在其面前。

此招式分明就是杨不爽的快剑剑招。

方子轩必须接剑,接住快剑才能破掉快剑剑法,反之躲快剑只会使自身陷入危机,处处被动。

快剑一出,方安同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方子轩的身后。

眼看身后的剑就要刺进方子轩的后背,方子轩转手将剑挥到身后挡住那迅捷一剑,同时转身将方安同手中的黑鞘剑踢到半空。

方安同连退三步,方子轩以快剑刺向方安同的同时接住黑鞘剑,黑鞘剑再次回到手中,那种久违的熟悉感涌上心头,方子轩的剑已经抵在方安同的脖颈处。

“世子可是输了?”方子轩将黑鞘剑背后,方安同看着他,心中却不再以方子轩去看待这个南剑门弟子。因为在他心中如果面前这位自称南剑门弟子的剑车干是方子轩的话,刚刚这一剑恐怕早已刺穿自己的喉咙了吧。

方安同恨方子轩,所以他眼中方子轩也巴不得杀了自己。

这就叫仇视效应。

“没想到小小南剑门没了杨不爽之后,竟然如此大胆!”

祁中天见方安同输了比试,被方子轩用剑指着,竟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方子轩的身后。

方子轩记得祁中天的声音,熟悉的很。也知道他的事迹,在皓月门打死导师,纵容方安同为非作歹。可以说方安同的坏,有他祁中天一般的“功劳”呢。

方安同见祁中天来了,自然心里有了底气。他伸手拨开方子轩的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站了起来,一步一撤退地回到高台上。

“可以,本世子输了,那么你再赢了他,这秘籍就是你的了。”方安同指着祁中天。

这话讲出,引起了全场的躁动。

这摆明了就是一场骗局,利用大婚将年轻后辈聚集来此比武,而他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后辈怎么可能战胜得了久经沙场且有着化境大乘实力的老将。

“祁中天?”方子轩无视方安同,他收回剑,转身和祁中天面对着面。

原本方子轩怕的就是暴露实力暴露自己,可是一再的忍让换来的确实方安同得寸进尺,南剑门受辱最后吃亏的还是杨诚和朝廷,他瞥了一眼高台上的萧寒策和风硕,决心还是放手一搏。

“你认识老夫?”祁中天对于方子轩叫出他的全名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说知道他的姓不足为奇,但是能喊出他名字的后辈几乎不见几个。

“当然。”方子轩将黑鞘剑握着抱拳道。“一定要和祁将军打吗?”

而祁中天原本只是想保护方安同,可是面对南剑门的秋水佳境弟子,他来了兴趣。他想杀死这个年轻的后辈,没有原因,就是单纯看不惯能叫出他全名的年轻人。

还没等方子轩反应过来,祁中天汇聚内功的一掌拍向了方子轩的额头。

所有在场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祁中天又要杀人?

比试台上,方子轩平静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眼睛都未曾眨。他两根手指转动黑鞘剑的剑柄,剑身一百八十度旋转,锋利的剑刃斩断了祁中天的臂腕。

剑意极快,竟然没有一丝血迹溢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