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羽林卫再现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十三章 羽林卫再现

分享到:
关闭

真正的医者绝不会相信用人血救人这种事情。

可是方子轩知道自己的血液之中包含着月读花的功效,以火煮沸杀灭那些不必要的杂质后,自己的血液就是奇药。

作为神医落云的弟子他本不该相信古籍记载的最不靠谱的“以血为药引”的做法,可是他现在又必须相信,不然想救林霜几乎是不可能的。

颜如玉端来煮沸的血汤,方子轩点开林霜被封锁的穴位,在疏通脉络的情况下,药效才能到达最好。

“我来吧。”颜如玉扶过林霜。“你伤口注意些。”

方子轩的右手心被划了一个口子,虽然用压迫止血和内力强行愈合了伤口,但是从手心的鲜红色疤痕看得出来,这是新的伤口。

林霜喝下药引之后,暂时感觉没有那么疲倦了。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山洞中的凉意,竟然感觉有一点舒适。

这是身体慢慢恢复的感觉。

不一会儿,林霜的体内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在翻腾,原本就快消失的气海不但恢复了,也隐约有突破的迹象。

这就是月读花的功效。

落云曾给方子轩看过一本禁忌医书,许多千奇百怪的药草和药方都能从其中看到。而恰恰是这些药草之稀有,药方之独特,让许多医师觉得是无稽之谈。后来江湖上的医师形成了大医行,将那本医书列为禁忌医书。

从此虽然医道走上“正轨”,但是但凡遇见些重伤病症,天下已然没有了医绝顽疾的圣手神医。

机缘巧合之中,禁忌医书被落云所获,十余年中落云救治无数伤寒杂病之人,在江湖中颇具威名,被誉为天下神医。

平北七年,陌武帝召见落云入宫,赐绫罗绸缎,黄金白银,官邸田亩,封太子太傅和太医院令。

而这月读花和引血为药之法皆是这本禁忌医书之中的内容。

林霜的脸色逐渐好转,她感觉眉间也有些灼热,身体内的旧气血不断地源生新的气血,就好像脱胎换骨一般。

时至正午,林霜醒来,颜如玉守在她身旁,疲惫不堪早已经睡去,手中却还紧紧握着长剑。

而山洞内却不见方子轩。

林霜扫视周围,才发现这儿是小时候和颜如玉常来的那处山洞。

约莫五年没有来过此处了,倒是颜如玉还记得这处山洞的位置,真让她意想不到。

颜如玉好像感受到林霜醒了,他揉揉自己的鼻子,眉头一皱,睁开眼睛。

“师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林霜坐起来:“没事,感觉好的差不多了,就是有些饿。”

颜如玉赶忙从衣袖中拿出几个果子,在身上衣服上擦拭几下递到林霜面前。

“师姐先吃些果子垫一下,方师弟已经出去找吃的了。”

林霜答应一声从颜如玉手中接过果子,咬上一口。

颜如玉则呆呆地看着林霜,心中五味杂陈。

“好了,别担心我,你现去寻一下方师弟。”林霜摸摸颜如玉的头,就像姐姐疼爱弟弟一般。

……

正午的皓月门后山在秋风的吹拂下倒也清凉,十月将末的气候比较温和,没有枝繁叶茂山路即便有些崎岖不平,但是不妨碍行走和攀爬。

西边昨天夜里硬是走了一里,虽得奇遇但终是没有寻到几个能填饱肚子的果子。如今往东也走了一两里路也是没有任何收获。

“老大,你说这林小姐会不会没往后山逃?”

不远处,是向傲一行人。

方子轩收敛气息,缓缓贴近周遭一棵庞大的老梧桐。

向傲倚在一棵树边谩骂:“疯娘们不会被野兽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吧。”

“可惜了这美人。”向傲身旁的小弟舔了舔上嘴唇,面露色相。

向傲一巴掌掴在小弟脸上,一脚将他踹在地上。

“你也配林霜,老子把你弄死。那可是世子的女人!”

小弟捂着脸又捂着肚子,嘴巴被打的满口是血,眼神里满是怨气,不服气地看着向傲。

一个人的愤怒和不满是藏不住的。

“一个疯女人世子能看上?你不过是世子养的一条狗,神气什么!”

小弟的话成功激怒了向傲,他抽出腰间的剑抵在小弟的胸口,剑刺破了衣物,映出血迹:“那你不就是狗养的?狗养的给老子道歉!”

“混蛋!”小弟忍无可忍,他抓起地面上的一把泥沙撒向向傲。

向傲谩骂一声:“死吧。”一剑刺穿了小弟的身体。

亲眼目睹了狗咬狗的局面,这精彩的画面可是方子轩第一次见。不过这向傲对方安同的忠心还真是不遗余力,这样的人在这世俗的世间到底还是稀少。

向傲擦掉剑上的血迹,眼神中带着严厉,他转而看向身后的一众兵士。

“有什么好看的,这狗东西亵渎世子妃,不该死?”

向傲用方安同做借口,那些兵士本就是蜀王方演的部下,方安同作为方演长子当然颇具一定的威望。

“我等明白。”兵士们齐声答复。

答复声过后,东边忽隐忽现的人影向着向傲和兵士们走来。

向傲定神一看,那人背负这像棺材板一样的东西,该不会是琴王萧寒策?

人影渐进,佝偻着脊背,背着一把长琴,容貌丑陋却又别具一翻独特气质的怪老头,正是萧寒策本人。

“萧前辈!”向傲抱拳。

萧寒策面露笑意:“向侍卫这么大脾气,都没发现有人在偷看吗?”

向傲也回笑道:“前辈武学之高,我这种小辈怎么可能发觉。”

“察觉不了,身后有人?”

萧寒策手掌一挥,一道内力所化的暗劲朝着方子轩所藏的梧桐树打去。

暗劲之力无形,其速极快,迅雷不及掩耳。

方子轩后撤一步,左手手指波动一把无形剑气出现在掌中化作一把长剑。

梧桐树被击穿,透过树身的大窟窿,方子轩和萧寒策四目相对。

方子轩额头一滴汗水滑落,面对半步臻极且身负长琴的萧寒策,多少有一些不安。

而萧寒策对方子轩的那一双眼睛起了疑心,就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方子轩你小子胆敢在此造次!”向傲也拔出剑来。

萧寒策走到向傲身前拦住向傲,向傲不解。

“别再往前,你不是他对手。”言罢,萧寒策已经将身后长琴取出,盘腿坐下。

方子轩一剑斩断梧桐,梧桐侧倒下来,整个人面对着萧寒策和向傲一行人。

此战,已不可避免。

“南剑门?”

方子轩手中的剑气化剑让萧寒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面前这陌生的面孔又是一位入神境的年轻高手,看年纪比昨日练武场上的剑车干还小。南剑门可真的是卧虎藏龙,迄今已有两位入神初期的年轻高手,且都身怀《天地剑诀》。

“此子不可留。”萧寒策闭起双眼,手指尖轻弹琴弦,一道刀光从弦上射出。

刀光闪过,四周之树的枯枝断裂横飞。

方子轩挥剑斩断刀光利气,萧寒策盘坐不动,手指下那一根琴弦崩断。

“不愧是世间第一剑法。”

萧寒策暗自赞叹,就杨不爽入神巅峰都未将这《天地剑诀》融会贯通,只是利用这《天地剑诀》之中的天地剑意开创了自身得心应手的《不爽快剑》。而面前的这个少年和昨日的武林新秀,看起来都是十六岁前后的年纪,竟然都是入神初期,也都将《天地剑意》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

南剑门门主死后,早已被武林默认移除四大宗门。现在看来就萧寒策本人短短一日之内就接触到两位入神境年轻高手,这宗门到底隐藏了多少,真让人不敢小觑。

萧寒策拨动其余四根琴弦,琴弦弦音化作长刀,每一道刀光都有入神初期的威力。

不管是谁恐怕都挡不住这四把刀光!

方子轩也感受到刀光逼近,即便是天地剑意强行压制这刀光剑影,也不可能抵挡住四把一样威力的气劲。

萧寒策睁开双眼,眼神中透着同情。

“多么年轻有为的高手,可惜今日也要陨落于此了。”

方子轩连退几步,刀光迅捷,难以躲避。

咻……

三把直刀从方子轩后方径直穿来,带着凌厉的风气硬生生地将萧寒策的琴音刀光破解。

五弦琴琴弦尽数崩断,三把直刀分别笔直地插陷在树上。

每一把直刀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其上都附有四爪莽纹,莽玟吞吐的丹珠四周赫然镌刻着三个字“羽林卫”。陌朝最神秘的组织,负责保护天子,传达密令,监察百官,隐匿江湖之中的羽林卫。

这是羽林卫的佩刀——羽林刀。

方子轩的身后,三名身穿莽纹飞鸟青云服的男子奔赴跃起,落在方子轩的前方。

萧寒策推翻残琴,面对着三名羽林卫,立即起身质问:“羽林卫也要管这事?”

可是为首的江书易并没有理萧寒策的意思,他侧身抱拳。

方子轩眨一眨眼,江书易心领神会。

“我等奉皇上之意保护公子。”

萧寒策一听这羽林卫此行是奉皇命,他这才想起来,前不久南剑门已经被朝廷收纳,现在算得上是皇家武林宗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