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云泥之别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十八章 云泥之别

分享到:
关闭

少女厉喝一声,伴随着曼妙的身姿长剑刺出,大江跳在大流身前双手接住这横来一剑。

大流在其身后一跃而起,两只手分别拿着一把宽刀,迎着万欣怡的面就力劈下。

万欣怡迅速松开剑柄,往后连退,大流猛然一拳将万欣怡震出去,少女整个人撞在方子轩的怀里。

秋水初期对战两位一步化境的秋水巅峰高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流将另一把刀丢给大江,两个人口中还是继续重复着向任给他俩的任务:“活捉女人,杀死男的!”

方子轩抱着万欣怡,表情十分平静。

这让大江和大流有些茫然,他们每次杀死这样一对苦命鸳鸯的时候,往往男的都会抛弃女子,拼了命的跑。

而今日面前这位出奇的冷静。

“这小子,我们就让他死个痛快!”大江举起刀。

方子轩心底运转《天地剑诀》,左手上剑意随时出手。

大江使出全力,就在这宽刀落下瞬间,院墙抖动,墙外传来一声浑厚的警告。

“伤我小姐者死!”

院墙在这浑厚的声音下轰然倾倒,方子轩以剑意化作一剑,斩断大江手里的宽刀,抱着万欣怡用《越极轻步》的步法躲过倒下的院墙砖块。

院墙后面站着一位身材矮小的老妪,老妪敲了敲拄着的拐杖,适才就是这短小的拐杖摧倒了这扇坚厚的院墙。

“老太婆!”大江和大流看着矮小的老妪,又看看那把断掉的宽刀,带着愤怒。

老妪先是和万欣怡对视一眼,转而用拐杖抵了一下地面,地面微微晃动,老妪的脚下升起汹涌的气流,这是失传已久的一种气阵功法。

“死老太婆,装神弄鬼!”

大流提起那一把完整的宽刀,谩骂一声,接着用上全部力量照着老妪的脑袋劈下,秋水巅峰的力量让人不由地心悸。

“真是不知尊老的匹夫。”老妪举起拐杖,宽刀在触碰拐杖的一瞬碎裂的七零八落。

老妪提起左手,掌化拳,大流的背后一道拳印,连同他背后的老槐树一同倒在地上。

一步化境被一击击杀!

大江看着倒在地上的大流,愤怒:“老太婆,你敢杀我弟弟!”

老妪拄着拐杖往前走了一步,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大江的表情变化,或者是根本不屑于关注大江的表情变化。

“老婆子都说了,你们真不懂礼貌。”言罢,老妪的拐杖抛出,洞穿了大江的身体。

向任和几个捕快伸着脑袋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吓得胆颤心惊,连爬带滚地逃出客栈。

老妪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到拐杖前,拿起插在地面上的拐杖,左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丝绢擦拭掉拐杖上的血迹,一边擦一边走向方子轩。

方子轩盯着老妪,却没有感觉到老妪身上的杀气,反倒是老妪看向万欣怡的眼神,有种长辈疼爱孙女的感觉。

“混蛋小子,你还要抱着小姐多久?”老妪举起拐杖步子变得迅捷起来,冲着方子轩就要敲打他的头。

万欣怡赶忙从方子轩的怀里下来,拦在方子轩的身前:“古婆婆,这是我朋友。”老妪点点头,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原来是小姐的朋友啊,是老身唐突了。”

方子轩抱拳道:“古婆婆好。”

古婆婆和蔼一笑,答应一声。

“小姐的这个朋友倒是很懂礼貌,不像刚刚那两个年轻人。”

方子轩咧嘴尬笑,这能不懂礼貌嘛,刚刚那两个中年大叔,武学好歹也是一步化境的造诣,因为不懂礼貌就被夺取了生命。要是自己也不懂礼貌,就算有万欣怡保护恐怕也得少个胳膊少个腿吧。

古婆婆拉着万欣怡的手查勘一下伤势,又突然见方子轩的样貌有些熟悉,走到方子轩的面前上下打量。

“小子,蹲下来!”

方子轩看了一眼万欣怡,万欣怡那双明眸大眼眨了眨示意方子轩什么都要顺着古婆婆,方子轩心领神会,蹲了下来。

古婆婆看了看方子轩的脸,问道:“你是方演的儿子?”

方子轩矢口否认:“不是啊不是,婆婆。”

古婆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背着左手,拄着拐杖转过身,自言自语。

“老身看面相一百多年,你眉宇间有方演的神色在其中,你蒙谁?”

万欣怡连连摆手,走过去给古婆婆轻轻敲敲背,小声嘀咕:“婆婆你真是误会了,他真不是方安同,那个方安同是个纨绔子弟,我可讨厌了。”

“小姐现在胳膊肘往外拐了,老身知道了。”古婆婆叹了口气。“恐怕这是小姐的心上人吧。”

“啊?”方子轩愣在那。

万欣怡捂着脸,娇声道:“才没有呢,婆婆你别瞎说。”

古婆婆可不管这万欣怡害羞不害羞,她又折回到方子轩面前,接连叹了三口气。

“小子,你最好离小姐远点。”叹完气的古婆婆言语中带着一丝杀气。

方子轩能感受到,面前这个古婆婆的武学造诣已是入神大乘,并且身上的嗜杀气息十分的足,恐怕这么大年纪杀了万人有余。

看着方子轩没有反应,古婆婆的拐杖又抵了一下地面,四周肃杀之气汇聚,四个穿着黑衣蒙面的侍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后院之中。

“东拳门的四大暗卫?”方子轩喃喃自语。

“算你小子还有点见识。”古婆婆没在回头,她拉着万欣怡走到院子的外面,从袖子里拿出一颗灵药递到万欣怡手中。“吃了它,内伤可痊愈。另外门主令,请小姐回宗门。”

四大暗卫齐齐跪下:“门主令,请小姐速回宗门。”

方子轩向前一步刚要说什么,万欣怡转过身摇摇头。

“小子,你和小姐一个是地上的蝼蚁,一个是天上的凤凰。蝼蚁群居过日子,凤凰只有真龙可配,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古婆婆警告道,随即抓住万欣怡的手腕,身后四大暗卫随行,不一会消失在冗长的街道。

良久,方子轩站在原地。

客栈老板见方子轩是昨日塞给他一袋碎银的少侠,略带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声泪具下:“少侠莫哭,你我一样惨。”

客栈老板指着四周破败不堪的一堆杂物,还有那死掉的两个官府衙役。

方子轩侧过身看着老板,对老板的客栈遭受这么大的损坏表示同情,只是为何老板要说自己和他一样惨。

“我很惨?”方子轩问道。

“是啊少侠,我没有钱财,你没有了女人。”

客栈老板强行带入自己的感情,又是一通嚎啕大哭。

方子轩拍拍老板的肩膀:“不是,我只是好奇为什么那老婆婆会以为我对她家小姐那叫喜欢?”

言罢,方子轩拍拍身上的灰尘,捡起万欣怡落下的宝剑。

“老板,从这到皓月山官府衙门,大概多远?”

老板看着方子轩,抓住他的手:“少侠千万不要想不开!”

方子轩摇摇头:“你告诉我就行。”

客栈老板思考许久,指着山下往南的一条长道,不到三里便是皓月县府衙门。

方子轩告别客栈老板,拿着万欣怡的那把宝剑,往南边县府衙门走去。

……

县府内。

向任和另外几位捕快跪在后堂认罚,县府县令赵晓正因为这次皇帝下令抓江湖子弟的事情犯愁,而此时县衙的鸣冤鼓忽然轰隆作响,赵晓带着一身疲惫,又穿好官服,急匆匆上堂。

“威武!”

伴随着威武声在公堂升起,赵晓走到公堂书案后,明镜高悬匾额下,一拍惊堂木,大声喊道:“堂下何人!”

“赵县,别来无恙啊。”

赵晓听见这堂下少年直呼自己的名讳,定睛看去,魂飞魄散。

方子轩摇一摇手中的扇子,赵晓扶着官帽,连爬袋滚地到方子轩面前。

那些个衙役哪里见过县令这失魂落魄的样子。

“罪臣赵晓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方子轩扶起赵晓,公堂两侧衙役纷纷跪下齐声呼喊皇上万岁。

“赵爱卿来到这皓月府衙做事感觉如何?”

赵晓瑟瑟发抖,自己曾是朝堂之上三品士大夫,先帝驾崩之前数落自身大小罪状十条,因此将自己贬到京州郊外的皓月山下做八品县令。

原本浑浑噩噩过了快三年,看着是没有了升官的可能,哪想着上面来了命令说是皇帝旨意抓皓月山管辖范围内的所有江湖子弟。

这种差事是皇上旨意,不做要掉脑袋,做了和武林作对也要掉脑袋。

进退两难的事情,细细想来恐怕是皇上有意送他上西天。

如今临死之前又见到了新帝,他也知足了。

“皇上,罪臣该死!”

方子轩有些惊愕,自己只是问他近来可好,哪里又有什么死罪。

赵晓连忙跪下:“皇上旨意要得罪武林,罪臣斗胆驳回皇上旨意!”

“……”

方子轩点点头,再次扶起赵晓。

“你这脑子,怪不得先帝要将你贬官,朕问你,这圣旨可有?”

赵晓闻言一拍脑瓜子,这是有人冒充皇上旨意,故意挑起江湖和朝廷之间的矛盾,其心可诛啊!

赵晓奋力摇头,为自己这愚笨的脑子请罪。

方子轩当然没有真的怪罪他的意思,靠在赵晓的耳边小声道:“我现在有一计,需要赵县帮忙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