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小道姑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八十一章 小道姑

分享到:
关闭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地面上,迸溅起无数的水花。大雨中,一位背着太极双剑的少女打着把带着梅花纹理的浅白色纸伞,蹲在少年的面前,俏皮地答道:“我叫襄州小道姑,江湖之中一个无名少侠而已。”

……

方子轩从昏迷中醒来,闭着眼蹙眉,此刻他的身上感觉没有一点力气。方子轩轻缓一口气,用心去感受气海,却感觉不到气海中有内力的运转。他心里大概清楚,与风间舵的那一战自己耗尽了内力,从医学上来讲这就是内力间歇性枯竭。恐怕要修养些时日才能恢复。

不过也无妨,有羽林卫的暗中保护,即便是没有武功也不怕在这江湖之中行走遇到太大的危险。想着,突然回想起自己临近昏迷前看到的那张稚嫩的女孩脸,心中疑惑是不是一场梦境?

方子轩睁开眼睛,自己躺在一处茅草屋中,身上穿着一身道袍。细听外面仍旧有大雨倾盆而下,雨水落地,冲刷泥土的声音。和雨声一起的还有嘣嘣的敲打声,像是雨水击打在刀剑这类的铁器上的声音。

“易融剑?”方子轩扫视四周,果然没见到万欣怡落下的那把宝剑。

方子轩来不及多想,起身下床推开茅草屋的大门。

雨中,一位穿着浅白色长袍的少女撑着纸伞挥舞着手中的易融剑,少女踮起脚步,在水中踏步,脚下却没有惊起一丝水花。

雨滴打在易融剑上更像是落在了泥地中,虽有击打的声响,却都顺着剑身滑落,剑身犹如水中莲叶,不吸收一滴雨水,只结出晶莹剔透的水珠。

少女停下脚步,她注意到方子轩推开屋门,轻盈的步子在泥泞坑洼的地面如履平地,不沾有一点泥水,落在茅屋的屋檐之下。

“你醒啦?”

方子轩看着面前体态轻盈,如此活泼的少女,憨憨地点头。

少女收起纸伞,又将易融剑归于剑鞘之中,递到方子轩的面前。

“你的剑不错,感觉像我师父说的天下第三剑,易融。”

方子轩知道这就是易融,但是面对从未见过的生面孔,即便是一位眼睛清澈,相当于自己救命恩人的少女也不能轻易泄露这把剑就是易融。

“朋友的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方子轩接过剑。“对了,我叫方子轩,你叫什么?”

面对方子轩的疑问,少女甩了甩纸伞上的雨水,将纸伞靠在墙角的太极双剑旁,不紧不慢地拂过自己脸颊右侧的长鬓,笑道:“之前就说过啦,我叫襄州小道姑,一个无名少侠。”

方子轩歪着头,心想这不是有名字吗,叫……襄州小道姑,五个字?不过襄州好像是地名,位于九州东南方向。那么少女的名字大概就是小道姑。可叫这么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女孩道姑真的不显得太老了嘛。

“小侠女?”方子轩试探叫少女这个名字,看看少女的反映。

小道姑第一次听见有人叫她小侠女,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不叫小仙女?比这好听的多。”

面对少女如此直白的要求,方子轩放下戒备心,憨憨一笑,抱着拳正经地喊道:“多谢小仙女救命之恩!”

“客气啦,客气啦,本仙女从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名。”说着小道姑指向屋檐的另一侧。

方子轩原本身上的大红官袍被洗好晾在一侧的衣杆上,屋檐相较来说比较宽广,雨即便很大,但是顺着风向刮不进屋檐内,晾好的衣袍大概在风吹下,晚间就能干。

看着自来熟的小道姑,方子轩拽了拽身上宽大的道袍,摊摊手:“这么大的衣服穿不惯哇。”

小道姑摆摆手:“要不你就光着呗,反正我都看过了。”一边说着,伸手推开挡在门口的方子轩。

她轻轻一用力,方子轩整个人摔在地上。

方子轩扶着地面,没有了内力的他,现在比起文弱书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道姑见方子轩摔倒,折回头蹲下拽过方子轩的手臂,不管方子轩是否反抗,细长的食指和中指已经搭在了方子轩的手腕脉搏上。

看着面前认真搭脉的小道姑,方子轩自嘲地一笑。他这个天下第一神医的弟子居然有一天会让一个小妹妹为自己搭脉诊断。这可是方子轩十七年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欸。你这个脉象哦。”

“嗯?”方子轩疑惑地看着小道姑。

“你这个脉象很好哦,就很好,它跳的很慢,很适合我们襄州真武观的《五行交征玄天化演功》。”小道姑上下打量着方子轩。“才发现你长得也挺俊俏的。”

方子轩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刚要说话。小道姑点住他身上的穴道,嘴角勾起一抹深意的笑容。

“你有没有婚配?”

方子轩见状不妙,使劲点头。

“没有!那太好了!”小道姑朝着屋檐外双手合十连连祈祷。“多谢师父在天之灵保佑,小道姑终于找到师姐苦苦找寻的世间第二个适合化演功的人了。”

祈祷完,小道姑踢了踢愣神的方子轩。

“小子,你姓方对吧。”

暂时没有内力的方子轩知道自己可能陷入了什么宗门百年大计中了,面对高出如今自己无数个境界的少女,连连点头。

“又是一个姓方的,你们姓方的真是有福。有做皇帝的,有当亲王的,上一个好像叫什么方演,哦对,就是现在的蜀州王爷。”小道姑抬起方子轩的脸,凑近细细打量。

“可惜你什么武功都没有,还一点不经推,不知道三十岁前能不能到化境巅峰。”小道姑略显为难,从怀里掏出一块方盒。

方盒是由檀木所制作,上面刻着八卦印记,精巧的方盒在少女的怀里捂出了温度。

小道姑打开方盒,方盒内是一枚丹药。

“知道这是什么吗?”小道姑细长的手指捏着圆滑的丹药,在方子轩眼前摆了摆。

方子轩不知道是什么,他使劲摇头,这个时候一定要装的越傻越好。他现在万分理解颜如玉为什么总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能够顺利脱险,这种厚黑学可能是闯荡江湖最好用的方法没有之一。

但是在丹药的气味流转进方子轩的鼻腔之中时,那些药草的名字一个一个在自己的脑海里闪过。

这是一枚能够打通任督二脉的灵药。

这种灵药,自小自己跟着落云学医时候曾听落云提过。这是禁忌医术之中的制药方法,就好比历朝历代皇帝所追求的长生不老药。

然而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只知道这是所有练武之人打破脑袋都想得到的灵药!

“想想你也不知道,一个读了几年死书的书生,是考上了离京赴职的吧。”小道姑拿起方子轩身旁的易融剑。“丹药给你吃了,这把剑要压在我这。”

说完,小道姑解开方子轩的一处穴道,方子轩能说话了。

“不吃,这剑是我朋友的,不能抵押!”方子轩抬起头,却又不能表现得太过傲气。

毕竟有些人你要是太过激,他就会逆而行之。特别像这种小女孩,年纪不大,做起事来比较随性。

“行!还算重情义!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小道姑收起丹药,把易融剑再次递到方子轩的面前,解开他身上所有的穴道。“别跑哦,天晴了,带你去襄州!”

方子轩点点头,他现在根本跑不掉。

从小道姑的行为表现来看,倒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从她的言语表现来看,方子轩确定自己是被卷进了这个真武观的宗门大计之中了。

如果方子轩猜得没有错的话,小道姑要找自己这样的人,献给她的师姐。至于献过去为了什么,大概是修炼一种武功,很显然这种学习这种武功还要入赘或者婚娶她的师姐。

可是眼瞅着冬天就要来了,来年春天自己还要奔赴宁都,现在若是随小道姑去往襄州,真不知道还会不会遇见什么事儿。

来不及想那么多,现在只能等自己的内力恢复,再想着如何脱离这小道姑的“魔爪”。

“饿了吧,来给你!”

一块饼抛到方子轩的手上,方子轩确实有些饿,他看着小道姑,想到刚刚小道姑对着屋檐外天空祈祷的样子,那般真诚不假。

“谢谢小仙女。”方子轩举起饼道谢,一口咬下。

小道姑莞尔一笑:“你还真没脾气,我刚刚那样捉弄你,你居然还叫我小仙女。”

方子轩心想:这谁敢有脾气?怕不是想不开,还想被这十一二岁的女孩定住穴道,用那倚在角落的太极双剑捅上几个透明窟窿吧。

“因为我觉得小仙女的眼睛不会骗人啊。”方子轩嘴里塞着饼,含糊不清地答道。

少女听清了方子轩的话,眼里忽然蒙上一层泪水。

这是她师父在世时候说过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师父?为何徒儿那么调皮,你却不打徒儿?”小女孩睁着不灵不灵闪烁的大眼睛俏皮地问老道。

“因为,娃娃的眼睛不会骗人啊。”

看着门口坐着的少年,还穿着师父穿过的道袍,小道姑擦了擦眼泪,难过地又吃了两块饼。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