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雪夜剑星霜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十八章 雪夜剑星霜

分享到:
关闭

“奶奶的!老子你都敢打?”男子从地上爬起来,抽出桌子旁的宝剑就向方子轩刺来。

一时间,雅间里尖叫声刺耳,妇女们四处逃窜,生怕这一剑刺死了少年,擦枪走火刺伤了自己。也有的是不敢见血,见血就晕。女人们的喊叫从雅间传出,雅间外的老太太们嘴里喊着亲娘哎,不知已经逃到了哪里。

这适才拥挤的雅间一瞬间空掉了一半。

方子轩双指夹住男子刺来的宝剑,后撤一步夺过宝剑,一脚将男子踢翻在地,梅开二度。

男子碰了一鼻子灰,趴在地上,气的牙痒痒。

“林老,还不杀了这个小子!”

男子站起来,擦干净嘴角的血迹,怒吼一声。人群里一位白发老者腾空飞出,双手化作鹰爪直奔方子轩,大喊:“小子,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物!”

“是谢家管家林东山!”人群里见白发老者飞出,随即惊呼。

“完了,难不成这是谢家少爷谢凌云?”

“那谁惹得起啊!”

方子轩听得见絮絮叨叨的讨论声,手指拨动从谢凌云手中夺来的宝剑,剑身从指尖滑落,一把握住剑柄,面对林东山的鹰爪功夫,挥剑而下。

白发老者顿时感觉扑面而来的一股肃杀之气,好似千万剑气从四周袭来,剑剑气劲十足。林东山微微蹙眉,收起鹰爪神功。

“此子不可小觑。”老者心里自言,落在谢凌云身旁,为他灌入真气。

谢凌云被方子轩两次踢翻在地,心中怒火不可言语,拳头也死死捏紧。他以为林东山之所以没有立马出手杀了这个以下犯上的混小子,是因为要给自己灌输真气,让自己亲手杀死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

方子轩抱起小道姑,嗔责道:“让你踩我,被打了吧。”

小道姑哪里受过这样的恐吓,两双大眼睛汪汪欲哭,刚刚那一巴掌要是真打在脸上,不知道还会哭成什么样子。

“才没有。”小道姑吧头埋在方子轩的怀里,微微抽泣。

“原来是一对狗男女,还是个连幼女都不放过的野男人!”谢凌云见此大放厥词。“林老,杀了他们俩!”

林东山见谢凌云怒气盛旺,心里思忖着面前的少年,心想虽然看不透他的实力,但是少年始终就是少年,怎么也不可能有比他苦修四十年才到达的化境大乘要高。

“那老夫就替少爷,铲除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男子!”林东山双臂舞动交叉在胸口,手指勾成鹰爪形,只此一招,猎杀秋水巅峰以下的习武之人,如同信手拈来。

方子轩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他左脚轻轻放在被他抱小道姑时候丢在地面上的宝剑上,就在杀气凌冽而至的一瞬,地上的宝剑自己腾飞起来挡在林东山的鹰爪功前。

“见鬼!”林东山嘀咕一声抓碎了宝剑。

谢凌云看见林东山一爪抓碎了了自己的宝剑,气不打一处奔涌而来。

“林老,你怎么回事,捏碎我武器?杀了这个野小子啊!杀了这对奸夫淫妇!”

林东山死死勒住拳头,手心的鲜血滴在雅间的地板上,脸上布满愁容。他捏碎剑身的那一瞬分明感觉到有一股强劲的力量从剑中外泄,所以才会伤了双手。

可是内含剑意的宝剑全在神剑榜上,谢凌云这把宝剑说到底也就是请的工匠贵一点,匠工好一些,宝剑打造的称手罢了。

难道,是这小子会南剑门的剑诀之法?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东山握着拳,身子不自然地后退,看方子轩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怯弱,他在少年的身上看到了入神境初期才有的气海外露。

“金屋公子!”

正当林东山一筹莫展之时,台上梦姑娘捂住胸口,轻唤着不知谁的姓名。

方子轩一愣,金屋?那不是他之前逗颜如玉用的假名字黄金屋吗?怎么会有其他人也知道。

“你是方金屋公子吗?”梦姑娘站起身,男子和大爷们瞧着那曼妙的身姿,口水流到了地上都不知晓,眼睛全都直勾勾地不眨一下。

方子轩带着疑惑看向台上,清澈的眸子里宛如淌着星河。这姑娘他是见过的,印象不深刻,但是这眼睛也曾对视过。

“你是杨城十里香的云梦姑娘?”方子轩一下子全想起来了,容貌他是忘了,但是那首《才子佳人》的曲子就是他那时在杨城十里香酒楼打断的那首曲子!

云梦见方子轩认出了自己,脸庞浮现一阵红晕,咬着嘴唇带着些羞涩的点头。

“正是奴家,金屋公子还记得。”

“嗯,记得。”方子轩点点头。

云梦一下子羞的脸通红,她不知道方子轩说记得就是记得,不是什么郎有情,妾有意的记得。

谢凌云一看这还得了,这是从自己手下救了个小女孩,踢了自己两脚还顺带调戏了一下自己看上的女人,这种奇耻大辱,身为男人他不报!就枉为男人!

“林老,你捏碎本少剑就算了,还在这发愣,你不来,我来!”谢凌云等不及林东山反应,跳起来一拳就要朝着方子轩打去。

方子轩还抱着小道姑,见谢凌云蛮横一拳奔袭而来,催动周身万物剑气,一剑刺穿谢凌云的拳头,顿时谢凌云拳头上鲜血喷涌而出。

谢家少爷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自己的拳头,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刺破他的手掌,可是这疼痛感就像被利剑刺穿,伤口也是利剑刺穿的伤口。

“疼,疼啊,林老,救我!”谢凌云痛哭流涕,翻来覆去地抱着他的拳头。

林东山见此,明白如果硬刚下去,怕是他这把老骨头连命都保不住,而且他万分肯定面前的少年必然是南剑门弟子,更有可能就是江湖传言没死的杨不爽。

“走啊!”林东山拎起谢凌云,大吼一声:“都让开!”随后大步踏开,出了常香居。

众人见此也纷纷散去,唏嘘一片。

有人说:少年怕是惹上大祸了,那谢家可是皇亲国戚!更有不少秋水飞剑的家卫。

也有人说:少年本事不小,那林老头可是化境高手,能姑且退败,少年起码秋水巅峰有成,很不一般。

不过更多的是,想要自保,纷纷害怕谢家找上常香居,恐怕要翻了天。

“金屋公子,你不该惹那谢家大少爷。”云梦见众人散去,不顾身边小厮的劝阻,走下台,脸上依旧挂着红晕,眉间却已多了几分哀愁。

“为什么不能惹呢?”方子轩放下怀里的小道姑,蹲下摸摸女孩的头安慰着,倒也不是很在意为什么不能惹着谢家。

云梦思忖再三,轻语道:“金屋公子有所不知,这旧时王谢堂前燕,谢家乃是当今皇亲国戚,襄州襄王爷方海的女儿安娴郡主驸马就是谢家二少爷谢莫平。”

方子轩揉揉小道姑的肩膀,笑声问摔疼没有,小道姑摇摇头。他才放心地接过云梦的话,愤然道:“这算哪门子皇亲国戚,方海不过是先帝的堂兄弟,还是因道正年间有功所封,一不世袭二无实权三无至亲,何来皇亲国戚?”

云梦看着带有丝丝愤怒的方子轩,眼睛里竟是不可思议,她没想到这金屋公子长的俊朗不凡以外,还知晓这百年间许多事情。

“公子好学问!”云梦刚要赞叹,方子轩已经拉着小道姑的手就要离开。

云梦自那日见到方子轩之后就再也没法忘记这个少年,她想尽办法离开杨城,一路东行才到襄州北桥县,缘分于此再度相见,怎么可能就这样萍水相逢,做他乡之客。

“哎,公子,这女孩刚刚要和我学曲来着,你看我和她也算缘分!”云梦伸手拉住方子轩的衣袖,忽然又觉得逾矩,松开手来,脸上更是红晕泛泛。

小道姑一听云梦要教她学曲儿,心里刚刚那些委屈劲头也全然消失,松开方子轩的手就自来熟地握着云梦的手,大声问道:“梦姐姐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云梦见小道姑跳下来回头,方子轩自然也停住了脚步。她知道这女孩可以让方子轩留在雅间多陪她一会儿,急忙拉住小道姑的手,笑着答应下来。

“那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呀?”云梦看着灵动的小女孩,想着女孩的名字也一定十分灵动。

“别问她!”小道姑刚要说,方子轩伸手就要阻止。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叫襄州小道姑,一个无名少侠而已。”

这熟悉的开场白,方子轩一排脑袋,自己就该给小道姑换个名字,这迷糊的小道姑三个字怎么听都觉得有点老尼姑的味道。

“小道姑嘛?”云梦看着方子轩一副无法接受小道姑这三个字名字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了能让方子轩对自己产生好感的方法。

“小道姑。”云梦叫一声,小道姑眯着眼睛答应道。

“那既然要学曲儿,就得有个艺名。”

小道姑点点头:“嗯,叫什么好呢?”

云梦想了想:“那小道姑比较喜欢什么字?”

“仙!”小道姑想都没想,仙字脱口而出。

云梦摇摇头:“小道姑不知道女儿起名不带仙,男儿起名不带天的么?”

小道姑也摇了摇头,她哪里知道这些,明明最近的武功镇的武家姐姐就叫武仙儿呢。

云梦捏了捏小道姑的脸,又看看方子轩,问道:“楚怜儿?怎么样?”

“楚怜儿?”小道姑瞪着大大的眼睛。

“对呀,就叫楚怜儿,刚刚云梦姐姐看小道姑楚楚可怜的样子,就想到楚怜儿这个名字。”

“那听起来挺不错的。”小道姑转过身看着方子轩。“你上次不是要给我起个名字嘛,楚怜儿好不好听?”

方子轩想了想:“艺名的话,还是很不错啦。”

“那我就叫楚怜儿!”小道姑开心地跳在方子轩身上,勾着方子轩的脖子,微笑着念叨自己的新名字。

云梦看着小道姑和方子轩如此亲近,一股酸酸的滋味涌上心头,不过她很快平复了心情,也跟着附和笑道:“今天太晚了,明日怜儿妹妹就可以来四楼雅间找姐姐学曲。”

小道姑答应一声,一个翻身,直接趴在方子轩背上,答应道:“好的,梦姐姐。”

“怜儿明天开始学曲儿就是大孩子了,可不能像今天这样抱着男孩子。”云梦走近方子轩,缓缓踮起脚,摸摸小道姑的头。

等到云梦离开,方子轩摊摊手,他能感觉到脖子旁边有小道姑睡着淌的口水。

“一累就睡着,真是。”方子轩叹口气,背着小道姑从一楼到四楼。

客房,里外归于平静。没有了曲儿小,乐儿大的喧闹,也没有了来来往往达官、贵人、百姓的言谈。常香居虽然不打烊,但是到了戌时之后,这北桥长街也少了很多行人,外加上这雪后街道堆砌厚厚一沓积雪,也少了许多本来还会出来逛夜市的人。

方子轩一身素黑夜行服,握着易融剑,半掩着窗户,望着熟睡的小道姑。他一个翻身,从四楼的阁窗落下。在月光和白雪的映射下,黑影迅捷参差,躲过了所有行人的眼睛,留下连微风都无法捕捉的残影,一路直奔北桥县谢府。

方子轩倒是十分想了解一下这个和当朝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皇亲国戚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在北桥县为非作歹。

刚好距离腊八节还有几日,再借着这美好的月色,前往谢府,一探究竟。

……

谢府大门紧闭,府门两侧的高檐梁下挂着红色大灯笼,灯笼的光照下,两名提携着木棍的家卫撑着上下耷拉了几百遍的眼皮子,时不时挠一挠脸和腿,穿的十分厚实,倒也不知道什么是寒冷。

远远地,方子轩就看见那两个最红的红灯笼和那光照下的大红漆门。

都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谢府不就正如那朱门,鲜红无比,人前显贵。而大红漆门前不远处就有一道凹槽,是用来倒每日谢府多出来的饭菜的。方子轩还没走近就闻见一股臭味。

从前几日书生叽里咕噜说的那么一堆,虽然很多地方驴唇不对马嘴,但单单这一个谢家就可见北桥县的百姓并没有生活的多么顺心如意。即便吃喝不成问题,但是这欺压之势,恐怕不见得少。

身影落下,方子轩疾步飞走,谢府内处处明灯,想要深夜潜行只能靠越极轻步来避开视线。

“好像有什么动静!”谢府巡逻家卫迅速做出反应,齐齐去往东边查看。

西边,方子轩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刚刚捡了几颗沙地上的石子,用剑气将其运走再摔在东边的墙上,发出不小的动静吸引走大部分家卫。

按照陌朝府苑构造结构,已婚的二少爷谢莫平自然和安娴郡主住在东苑,而西苑则是天天为非作歹、不干好事,还极其嚣张恶劣的谢家单身大少爷该住的地方。

方子轩引走家卫,几步身影变换,已至西苑。

苑内,只听见谢凌云的哀嚎声,一边哀嚎的同时还不忘了谩骂今日让他丢掉面子、受了重伤的方子轩,以及见人不做人事的林东山。

“林老,今日为何不杀了那小混蛋!还让那混蛋伤了本少!”

谢凌云的手被一圈绷带绑好,另一只完好无损,他一掌拍在桌面上,不服气地看着裂开的桌面。

“本少要练左手剑,明天一早,你给我带人把那个少年给咔擦了!”

谢凌云说了半天,一旁的林东山却只是不言不语。老家伙对于常香居内少年的实力起了疑心,这几乎不可能的入神境界绝非是看样子只有十六七岁少年该有的。

“林老,你今天怎么回事?先是在酒楼就心神不宁,回到府上还是这般?年纪大了?”谢凌云站起来,看着自己莫名被贯穿的手掌,先前的疼痛涌上心头。“难不成那混小子身边也有高手相助?”

林东山闻言忽然明白,拉住谢凌云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恍然大悟道:“公子所言甚是,雅间人多复杂,怕是有人在暗中相助那个少年!”

是啊,哪有妖孽到如此年轻的入神境,只有入神境的高手暗中相助的可能。

方子轩在窗外听里面动静,不由冷冷一笑,这林东山年过古稀居然还如此井底之蛙,若真是入神高手相助,怎么可能让另一个人一下子给别人的感受同为入神境界。

“什么人!”

窗外,方子轩放轻脚步,却踩在了一块凝结成冰的雪块上,发出咔擦的声响。林东山虽老但是干练警觉,立马发现动静,直接用鹰爪内力破开窗户。

一阵寒风立马从损坏的窗口涌进房屋,谢凌云冻的瑟瑟发抖,牙齿相互碰撞,打了一个冷颤。

“是你!”林东山一眼看清窗外的身影。

方子轩淡然一笑,拔出易融剑,身形在月光照射下与其剑一同熠熠发光。少年脸色无比平静,仿佛即便被林东山这样的化境高手所发现也无所谓惧。

“林东山!你真的要助纣为虐?”方子轩剑指林东山,剑意由剑身直走剑锋,剑芒熠熠,光泽耀眼。

“易融剑?你是东拳门的人!”林东山一眼就认出来少年手中所持之剑乃是剑榜第三,可化万物之易融。

“不愧是老前辈,居然能认识易融剑。”方子轩叹口气。“可惜这谢家。”

言罢,方子轩凝聚寒风,将其化作一道剑气,直逼林东山,剑气入髓,白发老者浑身骨头犹如炸开一般剧烈疼痛。

林东山疼的在这腊月寒冬天满头大汗,咬碎牙齿,口中更是鲜血淋漓。

“你东拳门人为何会剑门剑诀!”林东山强忍着寒风刺骨的疼痛,跪在地上死死支撑着自己这把老骨头。“少爷快走!”

那谢凌云瘫在地上,眼神深邃无光,无限的恐惧涌上心头,哪里还管自己重伤的手,不停挥舞喊着:不要杀我!

方子轩从窗户跳进房屋,月光打进窗户,照在少年后背,显得身前无比黝黑。

“本少不好梦姑娘了,让给你,让给你!”谢凌云不停挥手求饶,嘴里含糊不清地挣扎。

“呵,梦姑娘?”方子轩不屑道。“我对你感兴趣的女子可不感兴趣,你今日不该动手伤小仙女。”

少年一剑斩断谢凌云左手左脚经脉,蹲下来看着一脸惊恐的谢家大少爷。

林东山强忍剧痛,破声大吼:“你惹不起我们谢家的,勿杀我少主人!”

西苑的动静很快吸引来大批家卫,他们中许多人都在飞剑巅峰到秋水初期之间,这些家卫将西苑团团围住。

方子轩转身面对着数十位家卫,偏过身子问道:“这就是我惹不起的样子吗?”

林东山大吼:“你惹不起的是襄王殿下!”

怒吼过后,家卫中走出一位男子,男子戴着桃木花冠,身着浅粉长袍,腰间别剑,气宇伟岸,眉间也一股正气。

众家卫半跪下齐声呼道:“参加驸马!”

“驸马谢莫平?”方子轩知道是他,毕竟陌朝习俗之中,凡公主郡主之驸马平日里皆需穿着粉色衣物来彰显驸马身份。

“本宫正是襄州府北桥谢家谢莫平,你是何人?胆敢擅闯谢府!”谢莫平注意到房屋林东山痛苦地死撑着,他的哥哥谢凌云更是瘫在墙边,眼无光泽。

“在下不才,京州府京师皇城方子轩。”方子轩学着谢莫平的语气回到。

谢莫平不屑一笑,拔出腰间佩剑,正要出言不逊,身后却是一声。

“你说你叫什么?”

一位面容姣好,身姿曼妙的女子从家卫之中走出,径直走到谢莫平身前,眼神里皆是惊诧。

那些家卫们继而齐呼:“参加郡主!”

方安娴带着惊异的目光透过门窗看着西苑屋内的持剑少年脱口而出:“你是子轩弟弟?”

方子轩笑然:“多年不见,娴儿姐姐过得还好?”

此话一出,方安娴不知是喜是悲,突然想到身份悬殊,不能逾矩,急忙跪下。

谢莫平见自己的女人跪在地上,还没来得及追问,只见方安娴呼声道:“臣妾参见皇上,吾皇万寿无疆!”

“皇……皇……皇上?”

谢凌云,谢莫平,林东山都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在月光下显得丑态无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