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知前顾后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章 知前顾后

分享到:
关闭

“小皇帝果真要纳若兰为妃?”

帘幕后,妖娆身姿的女子端起手边的清茶缓缓入口,脸上却是挂不住的笑意。

“弯儿,若是小皇帝真的喜欢若兰,也未曾不可将若兰接近他,给咱做个内应,哀家倒是想看看小皇帝是真的沉迷美色还是装的。”

李弯面无表情,点头领命。牺牲一个李家人,可以让李家世世代代繁荣昌盛下去,不正是李氏立足于陌朝百年的家族理念吗。

“老臣这就派人,火速赶往北桥县。”李弯恭敬抱拳,缓缓退出帘幕外。

“好,切莫辜负哀家的厚望啊。”李氏端起茶淋在自己的身上,微热的茶水湿透了衣裳,更显得女子风韵犹存。

李弯退下后,李氏死死盯着桌上的茶叶和水壶,抬手掀翻了桌子。

“方家欠我李韵儿的,我要在你们方家后代身上一件一件拿回来!方继,方泽,方演,方子轩!额哈哈哈哈!”

女人的疯笑声响彻整个清河殿,殿门死死紧闭犹如一座囚笼,怎么也比不了外面大雪纷飞后,繁华喧闹的县城。

京师外几匹飞马南下直奔襄州开南山道,同时蜀州,襄州两地也有多处快马驰骋,方向皆是北桥县府,另外在皓月山的陌雨霏终于打听到皇帝所在,急忙传令襄州羽林卫统指祁与夕赶往北桥县保护天子。

方子轩感觉天气越来越冷,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本来两个人相顾无言的场面被打破,武仙儿温了些热水,倒进杯子递到方子轩面前。

小道姑见状直呼:“仙儿姐姐偏心,我也要!”

武仙儿拗不过小女孩的淘气,赶忙也倒下一杯热茶,递给一旁舞动着太极双剑取暖身子的小道姑。

小道姑放下太极双剑,细细品了口热茶,眯着眼睛,瞧着武仙儿。

“仙儿姐姐怎么来到这呐?”

“被官兵抓来……对啊,官兵说给我送到欧阳鹤那里,为什么会是你们?”武仙儿这才想起来,付耀祖说的是将自己送给欧阳家二少爷欧阳鹤。

方子轩见此神秘一笑,敲敲扇子让小道姑说给武仙儿听为什么。

小道姑指着自己的嘴巴,有点疑惑,昂着眉头:“为什么是我啊?”

“想考考你最近聪明没有啊。”方子轩端起茶杯,脸上挂不住的笑意。

女孩烦闷着脸,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反正都是方子轩一手策划设的局,她这个当局者可是迷糊的很。

“大概是他冒充的欧阳鹤!”

小道姑对此的总结也是很到位,一句话概括了方子轩设局的最主要要素。就是他的身份是带着欧阳家藏宝机密的次子欧阳鹤。对此付耀祖现在是深信不疑,因此利用欧阳家秘宝。

一来骗取付耀祖劫持武仙儿,自己也可以先将武仙儿安全保护起来。

二来借此透露所谓秘宝所在地,付耀祖定会杀人灭口,同时借襄州州牧的精兵包抄北桥县衙,以罪名入付耀祖的狱。

最后将北桥县所剩无几的残余势力一网打尽,开南山道的匪患才能真正的彻底杜绝。

方子轩所言让武仙儿惊诧不已,看着少年俊朗不凡的那张脸,竟也想不到如此果断的设局手法是出自其手。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武仙儿有些不知所措,嫣然一笑,问道:“我们就这样坐着吗?”

方子轩点点头,指着地板,有点不知道做什么,但是如果无聊可以下楼的意思,补充说道:“按理来说,今天云梦姑娘会在一楼雅间唱曲儿,你和小仙女可以去看看。”

可巧不巧,方子轩话音刚落,门外响起微微敲门声。

“谁啊?”小道姑问道。

“是云梦姐姐,怜儿还没起床嘛?”

云梦在四楼雅间等待小道姑前来学曲,等了不知多久也未见小道姑人影。虽然云梦并不是多么想真的教小道姑学曲儿,但是念及方子轩对小道姑如同哥哥对妹妹般的疼爱,一定会如影随形,这样接触小道姑随意教她一首曲子,就可以与方子轩处在同一间雅阁之中。

想的美好,等的太急。云梦便和常香居的小二打听,才打听到小道姑的住处也在四楼客房。

借着小道姑未能守时到场的情况,自己便可名正言顺地先来寻小道姑,再拉着小道姑去找方子轩。

少女的想法十分美好,但是她并没有想到小道姑和方子轩在一间客房,她更没有想到今天客房还有另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是梦姐姐呀!”小道姑跳下凳子,大开房门。

云梦见到小道姑刚想要戳女孩的脑门嗔怪,忽而目光所及之处还有方子轩和一位女子。

女子轻纱薄衣,在这寒冷的腊冬时分难不成不知冷暖?

“这是?”云梦指着小道姑身后,心里已是乱成一片,原本对自己容貌万分自信的少女忽然感觉自己与方子轩身旁坐着的女子比起来逊色太多。

“这是仙儿姐姐!”小道姑并没有察觉到云梦的异样,面带微笑地给云梦介绍武仙儿。

女孩的天真烂漫,让武仙儿感到庆幸,庆幸小道姑还不懂这人心的多变。

自房门打开的那一瞬,云梦和武仙儿目光交接的时候,武仙儿便从云梦的眼神中看到了嫉妒和算计。

这可能就是女人的直觉,她能看出云梦对方子轩有意思,但是却嫉妒着方子轩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小道姑在内。

“你好。”武仙儿见小道姑介绍自己,起身向云梦行礼。

“嗯,姐姐好。”云梦思忖小道姑口中的仙儿姐姐年纪在自己之上,也叫姐姐。

“屋外寒冷,梦姐姐先进来。”小道姑哪里听得懂什么姐姐长姐姐断的,对她来讲都是姐姐,她开着门都能感到门外的寒冷,急忙招呼云梦进来坐。

云梦此时哪还有心情坐,她俯下身子摇摇头,理了理小道姑的须发,脸上挂着笑容。没有看向方子轩和武仙儿。

“云梦打扰了,明日怜儿想学曲再来四楼拐角的雅间找姐姐吧。”

“啊?”

小道姑还在疑惑,云梦已转身告辞。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小道姑盘算着时间,这也才未时不久为何今天就不能去学曲儿呢。

正当她疑惑不解,要关门的时候,岑江陵从楼道急匆匆跑上来。

小道姑一见是岑捕头,来不及关门,已经一溜烟躲到方子轩身后。

方子轩站起身,看着大汗淋漓的岑江陵,手中折扇轻合,走上前先是扶住岑江陵,再不急不慢道:“岑捕头莫急,事态发展如何?”

岑江陵走进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口闷掉,活动活动自己的舌头,长舒一口气。

“公子,半路杀出个襄王海!凤兮未到他先到!”

方子轩转身将手里的扇子递到岑江陵手中:“你拿着这把扇子速去县衙,让方海安稳些,别惹事。否则皇上都保不住他。”

岑江陵接过扇子,方子轩补充道:“普通扇子,但是你告诉他这是御扇,再悄悄告诉他,皇上就在北桥县,他自然怂。”

岑江陵闻言,抱拳告辞。

……

北桥县衙,方海下轿子,还没等付耀祖相迎,他便擂鼓引来衙役。

衙役领头一见穿着华贵的老爷前来击鼓,带着好奇心就要上前质问,方海迎面一脚踢得衙役领头倒地叫疼。

“滚远点,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站在你们面前的乃是大陌皇上……”方海身旁的管家有些结巴,前面一顺溜说下来,卡在了皇上这儿,衙役门一听是皇上吓得跪下来直呼万岁。

这一下给方海吓得不轻,连连后退摆手否认,一巴掌扇在管家嘴上。

“你奶奶的要害死本王?”

管家捂着嘴巴:“您不就是……就是大陌皇上他……”

方海吓得那是手直发抖,又狠狠地抽了管家几个巴掌。

“本王乃襄州王!不是皇上,是皇上的叔父。”方海赶忙亲自给衙役们解释。

衙役们一听,搞了半天原来是个乌龙,不是皇上,提在嗓子眼的心慢慢放下。

突然一个衙役反应过来,心瞬间提起来,跪下大呼:“襄王千岁千千岁!”

所有衙役这才反应过来,面前华贵的老爷可是当今皇上的叔父,襄州王方海。

“起来吧,让付耀祖出来见本王。”

衙役领头站起身,捂着自己的肚子,连连答应。刚转身,付耀祖穿着一身朱紫官袍,笑容灿灿。

“下官付耀祖,见过襄王爷!”

方海见到付耀祖也微微一笑,两个人仿佛早就熟的透透,此次见面就像事先安排好了一般。

“襄王爷里面请!”付耀祖抬手。

“请!”方海陪笑。

两人一谦一让,岑江陵快马已至。

付耀祖见此喝道:“岑捕头,襄王亲临,还不赶快下马!”

岑江陵抬起马腿,直视方海。

“大胆!这就是你们北桥县的捕头?”

方海见一个捕头对他如此傲慢无礼,大发雷霆。

付耀祖唯唯诺诺。

岑江陵却不急不慢,从怀里拿出方子轩递给他的扇子,缓缓打开。

“襄州王方海听旨,御扇在此,见此御扇,如皇上亲临!”

此言一出,方海吓得跪伏在地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