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自乱阵脚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零四章 自乱阵脚

分享到:
关闭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深宫清河殿内,李弯跪在帘幕外,不敢吱声。前两日他刚和太皇太后李氏申请,说要将李若兰许配少年皇帝做妃子,还和李氏保证这少年天子只喜欢游山玩水和泡女人,做不了什么大事。

结果还没过三天这襄州大案大审之事就传到了这京城。

如此之大的事情轰动了几乎半个京城皇宫之中的王公大臣。

京城百姓也都在讨论此事,而大臣们原以为没有实权的少年皇帝,即便有皇上的身份。在外游山玩水也有近两年,这样的皇帝就可算的是上是无为之君,史官可以直接在史书上写下一笔。

可是从襄州传来的这个作为可见,武帝方泠之所以传位于他,今天总算看到了原因。

正当王公大臣们欣慰有这样的少年天子,带上陌朝继续走向繁荣昌盛,再过个三四百年都不成问题时,太皇太后懿旨已到朝堂。

“大陌皇帝,不思进取,整日游山玩水,乱审公案,特命羽林卫亲卫总司命陌雨霏前去襄州找寻天子,并将皇帝带回京师,安排书院学习政事。”

宣读太后懿旨的太监走后,大臣们纷纷讨论起来。

“我看太皇太后的意思,就是咱皇上在这外面办的这个事情太大了,不能让他继续待下去,要是出点事情啊,没人能负得起责任。”

说这话的是太子太傅,也就是方子轩在做皇帝之前的老师。

“呵,我看未必。太皇太后的这样可能是忌惮咱皇上好像有一点实权,有一点威望,怕是要夺了李氏的权力。”

与太子太傅争锋相对的是当朝宰相汤秋生。

汤先生一脸正气,眉宇间不经透露出是一位忠义明臣。雪白的胡子,佝偻着身腰,却依旧给人一副凛然正气的模样。

看着两位大佬针锋相对,底下穿紫色官服的臣子也都有他们的想法。

“下官以为太皇太后的这道懿旨,成功证明了这皇上在外已经涉及到了政事,而皇上年轻,还没未到亲政的时候,所以太皇太后不得不让他回来学习,等皇上长大了就可以顺势亲政。”

听着低品官员的说辞,太子太傅哼一声,丞相汤先生也哼一声!

两个老人谁也不服谁。

顾君辞在一旁看着好笑,凑到汤先生面前恭敬地作揖。“汤先生能否听一听下官的分析。”

汤秋生一看是新明元年,恩科殿试状元,顾君辞,也是满意一笑。

毕竟他汤秋生十分疼爱人才,像顾君辞这样二十出头,年纪轻轻便人有如此成就的年轻人的说辞,对于他老家伙来说简直就是犹如老藤树上长出嫩芽。

“你说你说。”

汤秋生咧开嘴露出笑容,已无几颗牙齿。虽然牙已掉的不剩几个,但是看着这和蔼的笑容,顾君辞其实也是放心了许多。

他知道汤秋生属于保皇一党,而不是属于太皇太后的废皇党。

“老丞相,下官以为这太皇太后的意思很明显是要软禁了皇上。”

软禁一词出现在汤秋生的耳朵里,汤秋生的目光从刚刚的迷惘变得闪烁起来,他看向顾君辞。

这少年州牧的眼睛如此清澈,想必与皇帝是同心同德。

不过老先生十分谨慎,他拉住顾君辞的手,要与他到大殿之外的僻静之处,好好洽谈此事。

两人移步大殿外,溪河旁,小亭间。

四下无人,顾君辞接着说道。

“皇上在外游览天下,知民间疾苦,才是真正的成长。如今真的要让皇上回来,在这深宫之中学习,学了书本上的死知识,如何了解天下百姓如何看待陌朝,天下官吏有哪些需要整改的地方?”

汤老先生一听十分赞同,他明示顾君辞,继续说下去。

顾君辞也不是很忌惮太皇太后势力,见了汤老先生十分赞同自己的说法,于是加上这最后,最重的一点。

他压低声音:

“还有着江湖武林一直流传的江湖秘宝,皇上若在宫中,秘宝岂不是成为了他人的囊中之物。”

提及秘宝,汤老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怯怕。

这秘宝,他也曾听说。

先帝方泠在世之时,时长会提及他在某某地方藏了一堆秘宝,这秘宝价值每一件都价值连城,足够保证陌朝江山,在任何一代皇帝手上一旦濒危,比如有农民起义之类的情况,都可以靠着秘宝稳固江山,再经历数百年。

秘宝!

汤秋生再看向少年,便知面前这位少年与皇帝的可谓是关系匪浅。

“小子,你知道的有点多了,这个不是我们能够涉及的东西。”

老先生拍了拍顾君辞的后背,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就要离开。

走到半路忽然停下脚步,叹了口气。

“小子有没有听过和老夫同名之人汤先生,他是老夫的同乡也是老夫的堂兄弟,只是名字一样道路不同,他学了道,老夫学了文,他去皓月山做先生,老夫在朝中做丞相。”

顾君辞不解,为什么汤秋生要和他说这个。

“老夫知道你不知道老夫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汤秋生依旧站在原地,手里拄着拐杖,眼角却挂上了泪珠。

“我的老兄弟呀,已经死在他人手里啦,这江湖是非纷乱,不是我朝中大臣学文习武能够对付得了的。包括皇上自己!这将是一条不知道能不能胜利的道路,你若真的要陪天子走下去,还是希望勿忘初心,坚守自我,最终我陌朝盛世,能不能继续延续下去,也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汤秋生拄着拐杖重新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咳嗽,咳嗽声中还带着叹息:“老了老了。”

年老垂暮说的一些话带着不一样的道理,很多年轻人没法理解。

老年人所说的很多话,其实仔细想来,那些听起来又臭又长的嘱咐,从中一个字一个字拆开来看,一个词一个词拆开来读,才会发现其中所蕴含的道理是自古几千年来都不变的亘古。

顾君辞望着汤秋生佝偻寂寞的身影,心口竟涌起一股悲凉之意。他望着硕大的皇宫,寂寞梧桐锁深秋这句诗句忽然脱口而出。

宫殿很大,道路很长,两侧很宽,四周很广,即便是如此金碧辉煌的皇城皇宫,,在顾君辞的眼中犹如囚笼一般困住了这些王公大臣的眼睛,也困住了不少势利小人的脚步。

……

“李弯你做何说辞?”

李氏依旧悠然地品着茶水,但是面容上已然是恶狠发狂。

传旨的太监也已经回来,就站在李弯的身边。

李弯无话可说,但是又有些不服,因为他明明看到少年皇帝那么的贪恋美色又那么的不思进取,居然能够审理这么大的官匪勾结案。

这就好比鱼从水里面跳出来,在陆地上行走,人跳进水里啊,像鱼一样不需要换气就能一直生活,这可以讲是离天下之大谱,滑天下之大稽。

李弯不信,他使劲的摇头拍打着自己的双腿表示冤枉。

可是襄州案件的详细已经传到了京城,押解方海的羽林卫人马也路过了几家驿站,将事件和路程也都呈报上了京师,这是铁打的事实。

“那太皇太后,若兰许配为妃,还要做吗?”李弯忽然想到自己的底牌还没有用,说少年天子真的知是非,明善恶,懂许多道理,能判别案件都未曾查实。

“要为什么不要?”

李氏将茶杯摔在地上,心中无处可泄,她拍案而起,转身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收起尴尬的双手,拉住身边的丫鬟一巴掌扇上去,有些泄愤。

丫鬟委屈地摔倒在地上,瞥着眼看太皇太后,心中有怨言也不敢说出来,只敢默默的哭泣,擦着眼泪连声音都不敢发出。

“哀家已命京城羽林卫亲卫总司命陌雨霏去襄州迎接小皇帝回来,看着他!让若兰看着她,哀家倒看看小皇帝到底有什么本事!”

李氏有些气急败坏,她又拽过身旁的另一个丫鬟,拎着丫鬟的衣领质问道:“你觉得小皇帝有什么作为?你认为一个小屁孩他有什么本事和哀家斗?哀家可是太皇太后他小屁孩是什么一个小皇帝,哀家想废了他就废了他!”

李氏的言论异常可笑,可是身边的人却没有人敢去反驳。

要说这太皇太后尊位,其实如果没有皇帝,太皇太后又算什么东西呢?

不过是因为有了皇帝才有了太皇太后的称谓。

她不明白,妇道人家的眼光如此短浅,而且如此愤怒其实已经自乱了阵脚。

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愚蠢的老女人还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只需要她放手一搏,便能从重掌大权,让李氏成为这世家大族中最大的家族。

有人笑了,不过她听不见笑。

笑的人在暗中,被笑的人在明里。

以为自己在暗中的人,其实在明理,以为自己在明里的人其实在暗中。

这天下要变天了,已然没有人记得道佛生那夜观天象之后所说的话。

这陌朝盛世到底能否延续下去,还得看站得住脚,耐得住性子的年轻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