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北初行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二十四章 北初行

分享到:
关闭

方子轩翻看几页,发现这《一剑》剑法之中有不少与《惊鸿》像似。

其实并不是剑法像似,而是在《天地剑诀》的基础下,所阅剑法已然大差不离,是为剑法总诀。

孙宏旭在一旁静看方子轩许久,一边感叹少年惊世骇俗的武学造诣,一边裹着衣物,在冷雨寒风之中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咕噜咕噜。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响了,方子轩微微一笑缓解尴尬,合上剑法书籍,侧身从包袱里翻出干粮饼和酒水。

这些干粮是在淮京城中,剑老痴和笑笑为其准备的路上吃喝。

若是说剑老痴别无所求,那倒也不是,剑老痴告诉他以后南下可否带着黑鞘剑来淮京为其复刻一把保存在店中。方子轩自是应允,他知道剑老痴根本不是在乎自己的黑鞘剑,而是在乎剑老痴自己的女儿笑笑。

看着这一包袱实实在在的干粮酒水,方子轩也不去想多少,拣起两块饼递到孙宏旭面前。

“门主这干粮饼好吃啊!”

孙宏旭还没开吃,就在饼靠近嘴边,嗅到味道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所谓苦念根本不是身体受苦,而是心境受苦。

苦与乐是相对的,乐在身心,苦也在身心。

只受苦于体,定不能知苦念的含义,可是面前的这位少年明明年纪不大,是经历了什么才能瞬间悟出苦念。

方子轩咬下一块,干涩的饼并没有孙宏旭说的那么好吃,他抬起头,面前的神威门弟子皮肤黝黑,唇口干裂,就连眼睛都快眯成了点,一点都不像个正常人。

这是方子轩第一次全观孙宏旭的外貌,原来书中所说那些苦修的僧人瘦骨嶙峋,模样惨淡都是真的。

现在面前的黝黑小子,只是穿上干净衣物之后稍稍变了些模样。

这样看来,孙宏旭说的好吃,其实是因为他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食物了。

方子轩立马明白神威门修习寒体的方法本质上就是错的。

自己之所以能够练成,和适才村民们给他的感受有关。

“门主,咱们何时起身去神威门?”

方子轩还在想问题,孙宏旭吃了几块饼,擦去嘴角渣滓,灌下几口白酒,长舒一口气,急忙问道。

这件事可是孙宏旭要做的大事,现门主病危,特让他南下经历苦难,希望能悟出寒体,继承门主之位。

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突遇方子轩,成就了神威门百年来第二位寒体。

第一位,乃是开宗门主。

“雨停了之后再说吧。”方子轩言毕,雨逐渐变小,停了下来。

阳光拨开白云,照在草棚之中。

两个人对视一眼,笑笑:“门主言出必随啊。”

方子轩提起黑鞘剑,侧身示意:“走吧,神威门!”

既然目的地是北域的邺城,那么一路下来能有孙宏旭这样一个简单纯粹的好友陪伴,也能解乏消闷。

孙宏旭开心地不知所措急忙给方子轩收拾好行装,准备出草棚。

“慢,孙兄,等我像村长告个别。”

方子轩忽然想到丘庄之事还没有解决,即便现在需要赶去北域,也得和白发老者告别以示尊重。

“和这个村子的村民告别?”孙宏旭疑惑不已,他错愕地看着方子轩。“门主,这一村子可都是害了先帝的罪民啊。”

说着,孙宏旭朝着地面啐了一口:“先帝文治武功,北平狂帝,是我们北方老百姓的福泽,结果这个村子一群南方人,害死了武帝!”

孙宏旭言语激动,显然对这个村子没什么好感,甚至勒着拳头,想要打人一般。

看见孙宏旭这般模样,方子轩也大为不解,他所疑惑的是为何会出现这种说法。

“哎,门主有所不知,当初武帝北征在此歇脚,而后便水土不服,感染顽疾,不觉得蹊跷?”

方子轩还是有些不理解:“有何蹊跷?”

孙宏旭若有所思,随即解释道:“武帝七次北征,为何前六次从来没有发生过水土不服的情况?为什么恰好有是在这个不南不北,一群兵将遗孤遗老的村子里感染了顽疾?”

孙宏旭的两句反问一出,方子轩陡然惊醒。

刚刚白发老者和他说是朝廷来的圣旨让他们接待自己,随后又说村民厌恶天子,以天子为仇人。

前后态度恍如天差地别。

“可恶,没想到这群人敢弑君!”方子轩一拳打在草棚的柱子上,柱子乃是木棍所支,瞬间崩碎。

还好其他三个柱子撑着,并无大碍。

方子轩心态有些失衡,他适才还在为那些百姓而感到惋惜,现在却觉得这些人是咎由自取。

俗话说的真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孙宏旭见方子轩思路清晰,继续补充道:“门主,据我所知,这些村民可是有后台的。”

“后台?”方子轩死死盯着孙宏旭,想知道孙宏旭所说的后台是不是自己心里的角色。

“唉,可惜我们神威门势单力薄,不清楚他们身后的人。”孙宏旭摆摆手。“只知道,这些人里面可能还有朝廷的暗卫。”

方子轩脱口而出:“你说的暗卫是羽林卫?”

孙宏旭联盟摆手:“门主,常识啊,羽林卫乃是皇帝亲卫,这暗卫必然是其他宫里的势力所有的,比如阉党啊,太后啊这类人。”

黝黑小伙子打量这面前干干净净的小白脸,有些不敢相信,继续说道:“门主可有看过宫斗话本小说?”

方子轩摇摇头。

孙宏旭来了兴趣:“就是太后搞死皇帝那种故事,或者是太皇太后把我朝政这种。”

方子轩一愣:“太皇太后把持朝政?”

“对!”孙宏旭说着走出草棚,指向北边的常道。“门主,你还要去告别吗?”

少年眼神突然变狠:“不去了,我们先去神威门,这儿我会回来的。”

孙宏旭大呼:“好嘞。”像个店小二一样,从草棚后牵出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

方子轩看着这匹干瘪的不像马样的老马,诧异发问:“你这是?”

“千里马,日行千里,到北边的镇子卖了,咱们换点盘缠北上。”

方子轩歪着脑袋,有所怀疑的目光看着老马和孙宏旭,微微摇头不语。

他跟在老马和黝黑小伙身后,感觉深深地格格不入。

往北行走三里,市集立马呈现在他们面前。

雨后天晴,市集两边的商贩还没来,略显孤寂。

老马低着脑袋,眼含泪水,貌似自己要被卖掉换钱。

方子轩跟在孙宏旭身后,行走的行人都以为这是押解乞丐北上流放的便衣羽林卫。

沿着市集走了不知多久,孙宏旭突然停下脚步。

方子轩也在身后跟着停下,捏住鼻子,声音就像嘴巴蒙在被子里说话。

“这是什么地方?”

孙宏旭咧嘴一笑:“我的秘密卖家!”

话音刚落,两声咳嗽打破了了市集尽头的安静。

“小旭子,你又来了?”

市集尽头的店铺帘子后面走出来一个老婆婆,只是老婆和蔼的样子让人感觉仿佛是老神仙下凡度化世人。

孙宏旭拽过老马的缰绳,递到老婆婆手上。

“道婆,你说这匹马能卖多少?”

老婆婆摇头:“道婆我看马一向准,这匹马,估计不到一两。”

孙宏旭一听,急忙拽回缰绳:“歪日,道婆你坑我呢,一千个铜板就想买我的千里马?”

老马低着脑袋,甩动马尾,很是颓唐。

道婆又打量了几下老马,心平气和道:“要是别家谁要这匹老马呢,而且我说的可是不到一两,最多给八百铜板。”

“你抢劫啊,门主我们走!”孙宏旭牵走老马就要走。

道婆听到孙宏旭喊门主二字,睁开她一直虚眯着的老花眼,才发现孙宏旭身后确实站着一位少年。

只是少年的面容,她极其熟悉。

“你是天?”

方子轩眼神示意,食指停在嘴唇前。

道婆收声。

孙宏旭却听得一清二楚:“怎么,道婆你认识我门主?”孙宏旭听到了道婆说的天字,而他的门主穆子天,名字里面确实有一个天字。

“哦,门主来我这里做过买卖。”道婆赶紧打圆场。

孙宏旭不相信,使劲摇头:“不可能,您老来这才一个月,咱们门主还是刚到不到……”

可是当他说道不到什么的时候,自己却尬住了,因为他好像真的不是很了解面前这位少年门主。

“孙兄不必惊讶,我和婆婆在京州时候曾见过,那是婆婆还有个儿子。”

说到儿子二字,道婆掩面而泣:“吾儿死在北上逃荒的路上了。”

孙宏旭吓得赶紧安慰道婆:“婆婆,这马,你八百,我卖!”

道婆点点头,不减脸上的悲伤,不忍心地伸出手牵过孙宏旭手中的缰绳,不情不愿地拿出八串铜钱。

一串一百文,这是陌朝货币规定,少一文则会被官府追查,重则半死流放。

孙宏旭接过八串大钱,陪着道婆悲伤。

“走啦!”方子轩拉扯孙宏旭,孙宏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投入的太深刻。

走出城镇,方子轩叹气一笑:“孙兄,这是第几次被人骗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