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杀人客栈(下)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杀人客栈(下)

分享到:
关闭

客栈内,筷子掉在地上,发出嘎嘣脆的声响。大平原上的一间房屋,寂静的让人害怕。

方子轩装作一位老者,正坐在桌前,手里抛出筷子之后,重新选了一双筷子在手上旋转,直到白袍男子的目光向着他和孙宏旭投来。

“怎么有点不对劲。”白衣剑心里纳闷,他背过身的那一瞬总感觉身后有一股浓厚的杀意,可当他转过身时,只有一位化境出气样子的老者而已。

方子轩和白衣剑对视,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到一处,有剑拔弩张之势。

“老前辈可有什么吩咐。”白衣剑抱拳,忽而又觉得不太适合,松开手尴尬地搓搓手。

方子轩微微点头,请示孙宏旭:“公子有什么需要的吗?”

孙宏旭摇摇头:“没有了,穆老,你坐到我身边来即可。”

老者坐到玉面公子的身旁,白袍男子稍稍有些不适的样子,侧身站在柜台旁,手放在那把长剑剑鞘上。

他在犹豫要不要拔刀秒掉老者,再将小皇帝的项上人头取下来,单独领赏。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客栈后厨方向传来阵阵嘈杂声。

后厨内,媚娘子手持菜刀,横直劈下来。

李若妍裹着的脸看不出表情,不过从她随意一躲的动作看来,对媚娘子的这刀法表现得十分不屑。

一刀落空,李若妍自然不服,她转而拔出厨房内的另一把刀,转过身竖着劈出一道带有内劲的刀影。

李若妍脚下生风,后撤几步,手指间射出三把飞刀,射向媚娘子。

媚娘子摆着妖娆的步法,轻松躲过飞刀。

飞刀落在酒缸上,灶台上,菜篮子上。

酒缸炸裂开来,灶台刚刚生起的大火瞬间被扑灭,而菜篮子里的菜尽数被拦腰截断。

“李若妍,老娘真的不想杀你,你别坏了老娘的好事!”

媚娘子即便是躲过了李若妍的飞刀,可这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的媚娘子精疲力尽,希望刚刚飞刀砸破罐子的声响能够引来白衣剑的注意,尽快赶来帮她。

李若妍本来还想逞几句口舌之利,忽而发觉媚娘子的额头汗珠,嘴角勾起不屑之笑。虽是由布包裹着脸,可这奸诈的笑容,穿透了裹布,直击灵魂。

“纳命来!”李若妍伸出双掌,丹田气海汇聚于掌心,这秋水巅峰势力的一掌击中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将其秒杀。

“住手!”

苍老的声音带着极强的穿透力,老者一跃站在后厨房外的门槛处,随手挥洒,一道无形剑锋之气肃杀而来。

李若妍翻滚躲开,剑气斩在墙砖上,深深嵌下一道裂痕。

“什么人?”李若妍转身抓住媚娘子的脖子,与老者模样的方子轩对视一眼,目光下一刻便锁在了方子轩身后,易容成方子轩模样的孙宏旭身上。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李若妍恶狠狠地看着孙宏旭,手上用力,媚娘子很快变失去了知觉,喘不过气来。

白衣剑大喊:“放开她,不然我要你死!”话音刚落,李若妍笑出声来。

“这是郎有意,妾有情啊,什么救赎,骗自己呢?”

白衣剑的拳头勒死,眼带血丝。他后悔自己没有将长剑带到后厨,不然只需一剑便能将李若妍击退。

“聒噪!”方子轩张开手掌,手上迅速凝结出一道剑气,剑气化作无形之剑。

白衣剑一惊,他这才发现老者所用的是《天地剑诀》的剑法。

“南剑门?难道他是杨不爽?”白衣剑瞥向老者模样的方子轩,不敢再往深处想。

江湖之中近来传出的杨不爽并未身死,只是武学造诣降低的情况若属实,那保护小皇帝的老者极有可能就是杨不爽。

“南剑门的人?”李若妍不屑吐词,从腰间拿出一枚令牌,指着方子轩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你南剑门能动的人?”

方子轩定睛一看,李若妍拿着的是一枚宫中女官的令牌。

南剑门收归朝廷之后,便要遵守朝廷的制度规则,宫里的女官确实比南剑门的弟子要高出好几等,而且南剑门弟子一律不得伤害宫里的官爵,这是收归朝廷之后基本需要遵守的礼仪。

李若妍见方子轩愣住了神在仔细观看她手里的令牌,便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松开掐着媚娘子脖子的手,将失去知觉的媚娘子丢在一旁,不屑地张狂大笑:“不过如此!”

方子轩哪里能忍这么张狂的人,挥出一剑。

入神巅峰实力的一剑捏死秋水佳境的喽啰轻而易举。

李若妍脸上的绷带被一剑斩开,露出一张丑陋无比的面容。女人的脸上无数的疤痕和腐烂的坏皮,红色和紫色的像似一朵朵花粉洒在上面,是世人从未见过的千奇百怪模样。

孙宏旭看着有点微微作呕,而方子轩则透过这张已经坏死的脸,想到了当初和李弯一起出现在客栈的少女,名字叫李若兰。

“李氏?”方子轩轻语,目光深邃,思索着若不是样貌尽毁,这女子和李若兰真的是如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啊!”

女人的尖叫声打破了方子轩的思路,李若妍从地面的水渍里看到了自己的样貌,她捂住自己的脸,尖叫大喊,喊声凌厉,仿佛能使天地万物崩坏。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李若妍,女人踉踉跄跄走出后厨房,嘴里呢喃不清,不知晓是在说什么。

方子轩抓起孙宏旭,一齐落在李若妍面前,只见他喝道:“李氏一门到底想要什么?”

“关我屁事!”李若妍闻言谩骂一声,嘴角便流出鲜红的血液,转而倒在地上,嘴巴里鲜血淋漓。

方子轩和孙宏旭都大为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这种女人居然会因为自己的毁容后的样貌被别人看到而失心疯自杀。

白衣剑则跑进后厨,伸出手指点住媚娘子的穴位,盘腿坐下就要为其疗伤。

方子轩见状故意问道:“你会武功?”

白衣剑也不再隐瞒,点头之后继续为媚娘子输送内力,一边输送内力一边呢喃自语。

“媚娘,你说过不准我死,我现在也不准你死!”说着,白衣剑眼泪滴在手背上。

方子轩看着如此痴情的白衣剑不禁想起病死的芊茉,以及在远方等他的青青。他示意孙宏旭小心谨慎不要乱走,只身走进后厨房,点住媚娘子面前的大穴。

“停止输送内力,否则她一定会死。”

白衣剑闻言,迅速收手,只看着老者模样的方子轩。

方子轩迅速搭脉,微微皱眉,随后舒展开来,像极了一位经验老道的名医。

“老前辈,她怎么样了?”约莫过了十息,方子轩依旧没有做出答应,白衣剑有些焦急,于是急忙追问。

方子轩起身不语,走出后厨房。

白衣剑看着老者的背影有些凄凉,扑通跪在地上:“老前辈救救她吧,我白衣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白衣剑?”孙宏旭听过这个名字,他打量着白袍男子,一拍手。“穆老,他就是江湖传说一剑封喉白衣剑。”

方子轩停住脚步,转过身:“你说你想用你的命来救她的命?”

少年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故作老练,又有一丝不太容易的难为情。

“这可是你娘子?”方子轩指着昏厥不醒的媚娘子。

“她……她不是,不过我不能让他死!”白衣剑站起身,从怀里拿出一张图纸,他将图纸揣在手里伸到面前大吼道:“老前辈身后的不就是皇上吗?我这里有这几年收集的九州秘宝图纸碎片,如果老前辈能够救她,我愿意奉上此图!”

“九州秘宝?”方子轩一惊,忽然想到九州秘宝之事自武林大会之后沉寂许久,没想到江湖中人却还是每日偷偷摸摸地想要找寻这秘宝藏匿之处。

孙宏旭也是一惊,自己易容的样子是当今皇帝?那么站在他面前的老者模样的方子轩不就是货真价实的少年天子嘛!

“你说九州秘宝?”方子轩越极轻步移步至白衣剑面前。

步法无形无影,白衣剑惊于其步法轻功,急忙将图纸背到身后,郑重点头:“我白衣剑闯荡江湖讲究诚信,这天下人尽皆知,只要老前辈愿意救人,图纸必然奉上。”

看着白衣剑诚恳的眼神,方子轩后退一步,蹲下身子骂道:“那你还不赶紧配合老夫,将她扶起来!”

白衣剑连连点头,蹲下身子扶起侧躺在地面上的媚娘子。

女人纤细的身材和酥白的玉手配合倒在地上昏厥不醒,妥妥的睡美人模样。

方子轩干咳一声,心想这女子莫不是江湖人称勾魂魅货的媚娘子燕娇儿吧。

白衣剑见老者模样的方子轩看媚娘子的眼神不对也干咳一声,对着老者毕恭毕敬地提醒道:“老前辈救人可不能分神,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方子轩点点头,他怎么也不可能迷上这样的女子,他的心里只有青青!

少年闭上眼睛,运转周身气海,入神巅峰的外露压迫感很快扑面而来。

白衣剑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白发老者,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着急对小皇帝下手,不然入神巅峰的高手杀死化境初期的他,犹如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