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寒月破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三十五章 寒月破晓

分享到:
关闭

“三次?”

夏晚清疑惑着脸,竖起三根手指头。

方子轩已经知晓夏晚清的女儿家身份,逗女孩子玩,他可有兴趣。

“那是自然,你算第一次就是春风楼外一群人追杀你,我救了你对不对?”方子轩思虑着。“你再看第二次,千机门的人发现了你,我中了明器。”

“停停停。”方子轩的话还没讲完,说到中弹这事,夏晚清立马叫停。

很显然,对于中弹之后的事情她很有发言权。

“你拖着我还没飞多久就摔下来了,没有我你可以就死在荒郊野外了呢。”夏晚清鼓着嘴,一副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急需要表扬的表情。

“看天色,要傍晚了。”

她还想着方子轩可能回答些话来,没想到少年只是抬头看看天,说了句天晚了。

“那怎么办?”夏晚清跟上一句。

山林之中晚风凄寒,此处距离北域边界越来越近,往南必然要和千机门的人照面,差不多再往北走不到百里就是北门长城关口,那里可能有住宿的地方。

方子轩蹲下捡起一根树棍在地上画起中州地图的草图。

淮京城过后便是这座城了,再往北也没有什么繁华的城镇,所以长城关和淮京城之间的山城……只有一座,那么现在他们所处的山林则是中州的一处山脉,名叫神仙山。

夏晚清看着方子轩那副极其认真的脸,再看看少年收下极其潦草的地图,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一张认真的神情画出来的东西。

她左看看右看看,歪着脑袋看,也看不明白方子轩画的是什么。

两条杠,一个叉加上一条浪线。

“你画的什么?”夏晚清抑制不住焦灼的心情,同时舒缓傍晚侵入体内的寒气,提着嗓子问。

方子轩站起来摇摇头:“女孩家别问那么多。”

“哦好。”夏晚清收声,忽而意识到不对劲,伸手架在背着身子的少年脖颈上,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压低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方子轩能感觉到身后的杀气,不过这点杀气对于方子轩来说就是毛毛雨,毕竟他入神巅峰的杀气,放眼整个中原武林,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怎么了?要杀救命恩人。”

少年的话说出,竟然不像是十七岁该有的口吻。

夏晚清感到架在方子轩脖颈上的手有些冰凉,颤颤巍巍地移开手掌,抱拳道:“还请穆少侠替我女儿身保密,若是千机门知道我不是男儿身,怕再也没法拿回我夏家的至宝。”

“所以你不叫夏晚清对吗?”方子轩转过身。

女孩认真的模样像极了闯荡江湖多年的侠客,只是眸子里少了侠客该有的那一份气质。

好坏并不是天生的,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善良的底子永远不会外力被改变,哪怕是那些背负着仇恨行走的人,那一份善良只是被藏在了心底的某一处。

“夏婉婷。”

少女解开盘起的发髻,长发散开,与清秀的容貌一并显露在少年的面前,此刻夕阳刚好映照在少女那张脸上,惨白的玉唇染上一抹朱红,出落的美丽动人。

与方子轩见过的所有女孩不一样的是,夏婉婷秀雅绝俗,有一股子轻灵之气。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是男装的少女一样能够让方子轩感受到与众不同,仿佛身边站着的就是一位少女一般。

“和顺美好,亭亭玉立。”方子轩一拍扇子。“夏姑娘的父母起名寓意如此深邃,可见夏姑娘确实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夏婉婷听别人夸赞可能是听多了,并没有什么反应,也不多做解释,只是依然之前的那副态度,依旧是侠客式的抱拳道:“穆少侠还请保密!”

“保密保密,不过在下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保夏姑娘暂时不被千机门追杀。”方子轩上下打量亭亭玉立的少女,心头灵机一动。

夜晚,月色刚好。

方子轩打开酒楼的窗,翻进去之后又招招手。

夏婉婷跟着翻进来,借着月光四下张望,压低声音问道:“穆少侠,这里不是春风楼对面的酒楼吗,我们来这岂不是自己把自己送到县官的手上。”

“你等我一下。”方子轩说完走到门前,示意夏婉婷不要出声,自己则开门走到楼道,数了数房间的位置,径直走到第四间房,敲了敲门。

还未休息的万欣怡还在为白天方子轩无意之中亲到她的嘴唇而心事重重,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将其拉回到现实。

“谁啊。”万欣怡没好气地问,已经起身走到门口。

“我,方子轩。”

方子轩压低声音,万欣怡听得可是一清二楚,半夜一个男子要来女子的房间,这叫做个什么事。

“睡了,什么事白天再说。”万欣怡抑制内心的狂喜,故意表现得冷漠。

“急事,万大小姐,你不开门就要出大事的……”

啪!

门被打开,方子轩和万欣怡四目相对,衣着完整的少女没好气地走进房间,方子轩小心翼翼地跟进去,关好门。

听着吱呀呀并不是很明显的关门声,万欣怡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好像害怕着又期待着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她径直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一脸神秘的方子轩,很不放心地盯着少年。

“万大小姐可有暂时不穿的干净衣裳?”

“嗯?”

方子轩的话问出口,不得不让万欣怡多想。

“你一个大老爷们为什么要女儿家穿的衣裳,还要干净的?”

方子轩压低声音:“急用,你有没有?”

“有,但是不想给你。”万欣怡伸出白晳且细长的手指。“除非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那行,你说什么事情。”方子轩心想一件事而已,只要不过分一百件事情也都是小事,当下可是要把夏婉婷安顿好,不然后面他怎么能全心对李弯和那个奇怪的小孩出手呢。

“我要你娶我。”万欣怡从床上站起来,眼神坚定。

“啥?”方子轩吓得本来还想端杯子的手直接原地僵硬,连连摇头。“那不行,那不行,我答应了青青,四月二十一要去宁州娶她,现在你让我娶你,那青青怎么办?”

“青青!是谁?”万欣怡听到方子轩说要四月二十一日娶这位叫青青的女孩,急的就快流泪,她走到方子轩的面前,不敢想象自己心仪的少年居然早已经和其他人私定了终身。

“我的救命恩人,而且我方子轩非她不娶。”方子轩说完自己对青青的承诺之后,转而想到自己房间里的夏婉婷还在等她,急忙提醒万欣怡。“这不重要哇,你借我一套干净的衣裳,我答应你其他事儿。”

“行。”万欣怡眼含泪水,从床边拿出一套干净的衣裳,再次走到少年的面前。

可少年就好像没有看清她的泪光,接过衣裳,道声感谢,便摔门而去。

看着关上的房门,万欣怡的脑海里闪过两年前的皓月门第一次见到方子轩那会。

穿着白袍的少年被几名看起来就像极了混混的同门师兄弟拦着,眼看着这几个人就要动手欺负少年,万欣怡顺手抓起几颗石子丢向同门,紧接着一记东拳门打狗拳打在为首的方安同眼角上。

后来又在皓月山下的客栈,自己净身出浴盆,方子轩不知道为什么行色匆匆地闯进来,把自己的全身都看了个遍。

再后来,方子轩勇闯东拳门还易融剑。

万欣怡看着床头挂着的易融,在寒月的光照下,熠熠生辉。

“易融剑啊易融剑,我感觉我的世界都是他,可是为什么他对我总是视若无睹?”

易融剑依旧反照着寒月的光泽,没有一丝反应。

万物有灵,可能此刻的易融也不知道为什么吧。

……

方子轩拿着万欣怡递过来的衣裳穿过楼道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心底空荡荡的。

其实他看到了少女眼角的泪珠,其实他能感觉到万欣怡对他的感情,只是青青一直成为他内心的羁绊。

在他看来,对青青的不只是君子承诺,更是作为路捡来讲,必须报答的恩情。

他打开房门,走到撑在桌边熟睡的夏婉婷面前。

看着已然熟睡的女孩,方子轩微微一笑,看向窗外。

一片乌漆墨黑的房子,在寒月照耀下,依旧没有生机。只有几家没有熄灯的光亮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冷清。

“也不知道青青怎么样了,一晃一年过去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还真是令人头大。”

方子轩正自言自语着,身后撑在桌子上睡着的夏婉婷说起了梦话。

“爹爹,娘亲,女儿总有一天会从千机门那里拿回我们的东西,你们放心吧。”

方子轩转过身,看着那张睡着了,还无比认真的脸,有些于心不忍。

“父皇,你放心吧,儿臣一定会找到九州秘宝,平北定南,振兴我陌朝四百年基业。”

寒月逐渐西斜,真正的黑夜还没有来临。

正如这个世间,漆黑的夜晚过后,迎来的终将是黎明。

活着两个字一向苍白无力,但是加上希望,就变得不遗余力。

试问谁不害怕?无尽的黑夜!

谁又不期待?即将到来的黎明。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