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假虎威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假虎威

分享到:
关闭

街道两侧行人均自觉地散开,一队人马从北门长城关而来,策马奔腾,道路尾卷起一阵阵尘土。

“北方告急,八百里加急公文,速速让道!”

道路两侧的人群里,老太监脸上忽然一阵难堪。

李弯自京城一路追赶方子轩的脚步已有一月,显然他忽略了北方的危险。北域狂帝虽然身死,但是其子北域妄王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平北十四年蛰伏至今,北域一直处于被陌朝压制称臣的地位,显然新明三年正月,这群狼子野心的家伙们坐不住了。

“李公公,怎么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模样?”

人马疾驰而去,人群一个挨着一个回到街道上,李弯的身后响起孩童稚嫩的声音,只是这稚嫩之中带着成熟的语意。

“十一,你怎么跟来了?”李弯生怕此处有羽林卫的眼线,将魔童十一抱着扛在肩头,压低声音,语气急促。

魔童十一本就是三十岁的年纪,五六岁的身体,自然明白李弯这么做的意图,他脸上露出孩子捡到什么好玩的宝贝般天真的笑容,伸手拉了拉李弯头上的发簪,配合地天衣无缝。

“我可是很早就发现你去小皇帝的房间,等你出来之后,便跟着来了。”魔童十一歪嘴一笑,将李弯头上的发簪抽出,拿在手里把玩起来。

李弯自然也不会和他生气,肩头扛着魔童十一,一路往县衙方向走去。

两个人就像精怪地老鬼,表面看起来就像爷孙的两个人,把在暗中监视的羽林卫唬的一愣一愣。

县衙门口,衙役们懒散地躺在门口。

这是一座北方极其不起眼的小城,达官贵人们若是北上办差,必然要路过这座山城。所以春风楼和其对面的酒楼几乎能做到日日笙歌。

而整个县衙更是不会有什么人来申冤报案。

懒散习惯的衙役们互相之间甚至都不愿意看对方一眼,每个人嘴巴里叼着一根路边采摘的杂草片,嘴里嘟囔着无聊至极,眼神却迷茫地享受着轻松拿公家钱的待遇。

“咳咳!”伴随着一声沧桑地咳嗽声打破县衙门口的安静。

衙役领头的捕快闻声迅速的站起来,他好歹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正规兵,自然有很高的临场发挥能力。

不过一看在场咳嗽的是一个中年老头还背着一个看起来呆不拉叽的小屁孩,捕头紧张的心情再次变得松弛,不耐烦地摆摆手。

“今天休息,县衙不处理公事,还请您回吧。”

李弯扫视县衙大门口一堆懒散的衙役,不由地叹口气,从腰间拿出刻着大内二字篆体的腰牌,厉声喝道:“大胆,神仙山山城县衙令何在,咱家乃大内总管太监李弯,县令、师爷一等速来见咱!”

捕头原本懒散的情绪一下子被打破,仿佛电闪雷鸣正中了他的脑门,现在的他无比清醒,端详着李弯手里的令牌,浑身一激灵。

“快快快,都站起来!”捕头招呼着众多衙役站起来,自己则点头哈腰地奔跑进县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拼命地叫唤。

“老爷,不好了,宫里来人了!”

伴随着捕快的叫唤声,县令的脸都绿了,顶着乌纱帽,一路小跑和捕快撞在一起,装的鼻青脸肿。

“宫里来的什么人!”

虽然是小县城的县令,但是天子微服天下的事情他也有所听闻。对于自己这种小山城的县令而言,宫里来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怕的是昨天有人冒充皇帝,今天来的可能是真正的皇帝。

“大内总管太监,李弯李大人!”捕快喘着粗气,抱着县令,张皇失措。

县令一听身份,大内总管太监。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明了。

“速速让人请进来,快啊!”

县令招手,自己也跟着捕快的脚步奔向县衙门口。

李弯和魔童十一站在县衙外,魔童十一则骑在石狮子上,敲打着石狮子的脑袋,只见魔童手起掌落,石狮子的耳朵被震的稀碎。

李弯干咳一声,眼神示意。

魔童十一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只有五六岁孩童的样貌,一下子打出这么夸张的掌力,太过显眼。

“县衙的石狮子年久失修,可见你们县衙是真不作为!”李弯怒火显露,借着火势将衙役们惊诧于孩童震碎石狮耳朵的情绪迅速变成了惊恐于县衙长期懒散导致的弊端之上。

县令老远便听见了李弯发怒的训斥,连爬到滚地翻过县衙大门,不由分说地跪在李弯的面前,疯狂地叩首。

“下官郭立,神仙山山城令,见过李公公,李公公莅临县衙,想必皇上也已经到县城了吧。”

李弯满足地点点头,同时也为这小小山城的县令灵活的脑回路竖起拇指。

“郭县令还真是个聪明人,皇上要见你,不要声张。”李弯招手。

这郭县令也是个聪明人,自觉地附耳恭听。

几声言语过后,郭县令点头哈腰,从腰间掏出一袋鼓鼓囊囊的东西,塞进李弯的袖子里。

李弯眯着眼,再次满意地点点头。

“速去,不要害怕,有太皇太后,可保你。”

郭立闻言也就放心了许多,叫上捕快和师爷,换上一身平民百姓的衣着,喊上轿夫抬轿前往长街尽头的酒楼。

此时酒楼内,孙宏旭与万欣怡几人都在方子轩的房间之中。

万欣怡坐在角落低着头,脸上挂着不快,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少女子进门看见自己的衣裳穿在夏婉婷的身上之后,便明白了方子轩昨夜闯入自己的房间,用答应自己一件事作为筹码是为了另一个女孩子,心里自然顿生不悦。

又想到方子轩在自己房间里说的唯青青不娶的话,再结合站在少年身边的美若天仙般的夏婉婷,心里不禁谩骂诅咒其这个话不随心,人面兽心,两面三心的方子轩。

方子轩瞥向角落里沉着脸的万欣怡,私底偷笑,收敛情绪之后,敲了敲桌面,故意放开声音。

“麻烦孙兄、夏姑娘扮演一下我的贴身侍卫侍女了。”

夏婉婷点点头,她和方子轩有着君子协定,自然不会反对。

孙宏旭站在夏婉婷的身旁,双手无处安放,尴尬地挠挠后脑勺,答应道:“门主说什么我都可以。”

两个人都同意了方子轩的安排,少年再次将目光投向角落里的万欣怡,小声问道:“万小姐要不扮演我的红颜知己?”

角落里,少女的脸就像拨开乌云见到阳光一般,抬头微笑,摇摇头。

“不要,我哪里配得上皇上。”

方子轩听着语气,看得出来万欣怡是在生闷气,提起扇子,笑而不语。

“笑什么!”万欣怡起身。“红颜知己就红颜知己,反正都是假的。”

见万欣怡也同意了,方子轩招招手,让大家聚到一起。

四个人交流片刻,方子轩一开扇子。

“人来了。”

酒楼外,县令的轿子落下。

百姓们的目光都投向县令的轿子,郭立一身素衣,急匆匆地下轿子,直奔酒楼内。

酒楼老板闻声,激动地迎了上来,客气地拉高声音:“父母大老爷今日怎么得空来咱们家酒楼啊!”

郭立却像似没有听见一样,只顾着走向楼梯。

酒楼掌柜老板还想着继续上前问着什么情况,跟着郭县令的捕头拔出手里的佩刀,将酒楼老板和一众看客拦在了楼梯口。

“全部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误了自身性命。”

郭县令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一眼掌柜老板和看戏的百姓,挥手道:“师爷,火速回县衙调兵,把这酒楼围起来,不要让这些人惊动了楼上的那位大人。”

看客们听得一清二楚,县令口中的那位大人想必是地位尊贵,才会引得县令如此紧张。不过经历了昨日的假皇上事件,这些看客百姓的心眼里又多了一份有人揭穿这个大人真假的猜想来。

郭县令放过话后,提着衣角便奔向楼上,照着李弯和他说的房间,一个挨着一个数到第九间,房间里正坐着一位少年。

郭立正眼一瞧,正是昨日白天他看上的给假皇上做侍卫的俊美少年。

与其一起的还有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以及两位面容姣好,让人看了便不能挪开眼睛的美人。

郭立一抹额头的虚汗,扑通跪在门口。

“罪臣郭立昨日得罪皇上,还请吾皇恕罪!”

孙宏旭见这个高高在上的县官居然连门都不敢进就跪在了他们面前,绷不住掩面而笑。

郭立听见了笑声,却不敢抬头,只能颤抖着趴伏在门槛前。

这是李弯教他的,不进门前就跪,跪了只管喊恕罪。

方子轩用扇子拍拍孙宏旭,压低声音:“你再笑就露馅了,露馅了我们就死定了。”

孙宏旭陡然木住,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游戏,而是真正地触犯了大陌律法在这座小山城中伪造皇帝的身份。

“起身,进来吧,朕有事要问郭县。”

郭立打起十二分精神,又叩了三个响头,跪在翻过门槛,依旧低着头,不过已经停止了不断述说的恕罪二字。

这也是李弯教他的,进房间要依旧跪着挪膝盖,不过恕罪什么的就别说了,此时少言慎言才是正道。

方子轩无奈地看了看其他三人,起身走到跪伏在地上的郭立面前,蹲下身瞅着做这些熟悉动作的郭县令,冷冷地言道:“朕最讨厌的就是贪污受贿了,特别是那种主动去贿赂别的的小人。”

郭立颤抖着摇头,这情况,李弯可没有教他什么应对的方法。

此时只剩下满心胆怯的县令,独自面对年轻却又独特的少年天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