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踪迹可循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四十四章 踪迹可循

分享到:
关闭

“留步,前面的诸位留步。”

方子轩一抬扇子,示意李弯等人不要有意去看左侧的那一行千机门弟子,目视前方继续往西行。

可六人还没走出三步,左侧的假千机门领头符序挥着手,着急叫住他们,丑陋男子脸上带着笑,把他那张脸显得更加瘆人。

听到有人叫喊,方子轩自然停步等待。

可是李弯觉得奇怪,偷偷瞥向那一堆千机门服饰的众人,上下打量这面露凶丑模样的男子以及那些表面看起来手无寸铁的随行弟子。

老太监心里思忖,若是魔童十一临时换了人来冒充千机门弟子,怕是也会留下讯息。

于是他一步行至方子轩身侧,率先抱拳道:“诸位有何事?我家公子时间宝贵,不能停留太久。”

说话间,李弯再度打量符序那张奇丑无比的脸,心里逐渐起疑。

若是魔童十一选择的人,不应该如此丑陋。

那位三十岁的年纪,六七八岁身体的老贼一向是个颜控,不管是少男还是少女,他都喜欢一眼看去就十分心旷神怡的角色,而不是半张脸都是痘印痘坑的麻皮容貌。

“在下千机门弟子,徐符,老前辈和老前辈家的公子不知道这儿是我千机门火铳门的领地吗?”

符序改了自己的名字,继续以千机门弟子自称,目光和李弯的目光交汇,却看到了李弯眼里的怀疑。一向谨慎办事的他,立马摆出强硬的态度,想要试探试探李弯以及他身后三男两女的水平。

“千机门火铳门的领地?”李弯见丑陋男子的态度如此坚决,已经确定这不是魔童十一所安排的假千机门弟子,态度也变得强硬。

老太监冷笑回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领地这么也算不上你一个盘踞一方的小门派。”

两个人言语几句,火药味十分冲。

方子轩爽朗一笑,拿着扇子就当在李弯的手臂上,意思很明确就是让老太监不要太冲动,毕竟李弯并不知道,这群人和千机门可不是一种人。

“徐符兄弟既然这么说,可否帮我们传达给以南少领,就说蜀王世子方安同前来拜访千机门火铳门。”

“蜀王世子?朝廷的人!”符序脸色立马沉下,他祖上也曾是皇族,如今的朝廷对他来讲就是抢占了他所有的财富,如同杀父仇人。

上钩了。

方子轩趁着李弯与其对话的空隙,从孙宏旭那里稍微了解了一些关于这个符序的事情,便有了对付他的方法,并且这个方法还能让他伪造的千机门弟子身份,不攻自破。

“既然是朝廷的人,那就死吧!”符序伸手就抓向方子轩的脖颈。

方子轩后撤一步,打开折扇,扇子里迸发出一排银针。

这是落云所传授的独门银针暗器,行云流水,可以医人也可以杀人。

李弯也跟着后撤,跳到郭立、万欣怡和夏婉婷身旁。老太监咂摸着嘴,暗自感叹魔童十一这招借刀杀人是真的厉害,就连自己都被骗了进去。

银针射出,符序十八连滚,避开所有银针。

伸手结果随行弟子递上来的长弓,迅而有力地搭弓瞄准后退一步来不及还手的方子轩。

羽箭穿风而行,射向方子轩的肩膀。少年瞳孔之中,羽箭越发放大,直至肩膀那一瞬,折枝术运转,箭杆咔擦折断,箭镞掉落在地。

“折枝术!”符序没有想到,朝廷圈养的王族公子居然还会江湖失传已久的折断武器的独门秘术。

“我看看你能不能接住这招。”

好在符序战斗经验充足,适才的惊讶立马转变,抽出随从腰间的长剑奔袭而来。

方子轩只瞥了一眼李弯,他若出招,只需一息便能制服符序,可一旦出招,自己入神巅峰境界的武学造诣边会被李弯所发觉。

“还敢分神!”符序大喊。“死吧,杂碎!”

铛!

长剑好似撞在了一块铁片上,发出一阵刺耳的撞击声。

沙哑的声音从少年面前的男子口中传出,嗓哑苍劲,充满浓厚的力量。

“小小千机门,怎敢冲撞朝廷?”

“你又是什么人?”符序被断剑的余力震的手抖,踉踉跄跄地退到随行弟子旁,靠着同行弟子的扶持,勉强站着。

眼前,是穿着一身素衣的鬓白少年,只是这张少年稚嫩的脸上和那双凌厉雄浑的眼睛,格格不入。

“你要杀的,朝廷人。”鬓白少年的声音愈发沧桑,手中的长剑迅捷转动,下一瞬,符序的头颅被一剑斩下。

行云流水的出剑动作,沧桑有力的声音,鬓白少年的不老容颜。

李弯惊慌失色,双膝跪在地上,低头沉默不语。

“别来无恙啊,蜀王。”方子轩隐隐一笑。

方演应道:“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方子轩摊摊手,指向身后的李弯和郭立。

方演从容点头,对着东侧的山石群喝道:“你还不滚出来?”

随即,方演挥动手掌,几道气劲奔涌而出,全都击在孙宏旭、万欣怡和夏婉婷的脖颈上。

三位不知情的外人顿时昏倒在地。

魔童十一颤颤巍巍地从山石群里走出来,走到李弯的身旁,扑通一声也了下来。

“小的见过蜀王千岁,见过皇上万岁。”

郭立闻言,吓得跪下,跟着呼喊蜀王千岁。

方演不语,从怀里拿出一张牛皮地图递到方子轩的手上,用叔叔般和蔼的微笑,加以关心的嘱托。

“臣领太皇太后懿旨,奉命将李弯、十一带回京师。皇上北上历练,过北城关后便不要再表露身份了,万事小心,也莫忘初心。”

方演拎起李弯和魔童十一的衣领,这两个人就好比待宰的羔羊,一丝不敢动弹,下一刻便消失在方子轩的眼前。

半响……

万欣怡睁开眼睛,感觉脖子上被人打了一拳,十分酸疼。来不及多想刚刚蜀王来做了什么,她一骨碌站起来,刚要大声呼喊方子轩的名字,突然发现方子轩就依靠在一旁的松树下。

方子轩拿着一张牛皮纸做的地图,反复观摩,像似在寻找着什么。

万欣怡走到少年身旁,背靠着方子轩所靠着的松树坐下。她目光停留在方子轩手里的九州地图上,带着好奇和不知从何开始交谈的局促,轻声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方子轩早已发现万欣怡醒了,笑着指向地图上中州最北的圆点:“我们在这,神仙山与长城关之间。”

万欣怡也跟着指向京州最东边临海的位置:“那这里就是我北上的起点,东拳门。”

听到东拳门,方子轩不语,任由图纸的边角在微风中摆动,自己则把目光投向南边的林子。

“去过宁州没?”方子轩把图纸放在万欣怡腿上,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孙宏旭和夏婉婷,再看看跪在一旁不敢说话的郭立,冷着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万欣怡不知道方演和方子轩说了啥,呆呆地看着地图西边的宁州,同样不明白方子轩为啥要问她去没去过宁州。

宁州她没有去过,从小到大,作为东拳门的大小姐,又因为唯一的亲妹妹出了意外身死,为了以防意外的再次发生,家里便无时无刻不派人暗中保护着自己。

十四岁之前出过最远的远门就是东拳门旁的肖家,那是她母亲的娘家。

后来便是京州的皓月门,再然后,往北一直走。

自己都没有想过,从未出过远门的她,能一个人来到中州北部。

“没有去过,哪里有什么吗?”万欣怡实话实说,她更想听方子轩和她讲讲关于宁州的事。

方子轩点头:“宁州,云州,蜀州,南州,襄州,京州,中州。”

万欣怡一位方子轩要把整个九州说一遍,可他只说了七个州,便停止了。

“我去过这七个州,你去过几个?”

“俩,京州是家,中州是你。”万欣怡本以为方子轩会讲关于宁州的故事,哪怕是和她讲关于青青的也可以。可是没有,方子轩只是问万欣怡她去过哪些地方。

九州很大,少女并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如果没遇到方子轩,可能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京州。

“来中州是因为我吗?”方子轩问又不问的语气,侧过脸看向东边的空地。“要知道还易融剑会影响到你,就等从北域回来再还了,你说这事,你怪我吗?”

方子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感慨起这些,明明方演给他牛皮纸画的地图时候什么也没说,可这张可圈可点的地图又仿佛把什么都说了。

他的踪迹一直都在蜀王和羽林卫的掌控之中,这张地图每一个圈点的地方都是他去过的的。

自己本以为早已逃脱了某些高高在上之人的束缚,却没想到即便入神巅峰,依旧天外有天。

等不到万欣怡的回答,方子轩侧身想要聊些别的,却发现少女已经睡着了,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姑娘。”

方子轩暗自叹气,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走到跪在一旁的郭立面前,蹲下来和郭县令平齐。

郭立这一次终于明白了,真正的入神巅峰境界的高手并不是那个躺在地上的黝黑小子,而是面前这位看起来少不更事的少年皇帝。

“郭县,朕问你一件事呗。”方子轩冷冷说道。

“知无不言。”郭立低着头,牙缝里挤出四个字。

“我想知道玄机变是个什么东西。”方子轩压低声音,可玄机变三个字格外清晰。

郭立原本跪着的姿态一下子变成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踝上,眼巴巴地看着少年天子。

“我的圣上啊,这玄机……玄机变,它,不能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