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玄机变图纸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玄机变图纸

分享到:
关闭

看着满墙雕刻的图案,方子轩展开思索,在墙壁上凸出的地方滴上两滴蜡油,将蜡烛固定在石壁最上面。光亮自然落在整块墙壁之上,图案也清晰明了可见。

少女再一次感受到身旁这位少年惊世骇俗的才智,随着光的明暗看向墙壁上的图案。

复杂的图案是用千机门特有的机关文字所撰写的,读了些许书的夏婉婷压根看不懂,就连最基础的几个介绍说明的篆体在女孩的眼里都只是刀具刻画出来的陌生图案而已。

方子轩仔细观摩,对着墙壁上的篆体一字一句念叨:“玄机惊天变,飒沓如流星。”

“这是玄机变的图纸?”

方子轩惊诧不已,他没有想到千机门最强机关武器玄机变的图纸居然在中州之北的火铳门暗室之中。

怪不得以南派人守在这间库房之中,还运用了人心千机的机关术来防止外人潜入,不仅如此,就连刻在墙壁上的图案和文字都是用千年前古老的文字所制作,以用来作加密之用,看样子这确实是玄机变的图纸。

只是方子轩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好奇的机关暗器玄机变的图纸,居然就这样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夏婉婷看着满眼满足的少年,感觉自己和他仿佛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只知道少年的目光全在墙壁之上,认真不已,而自己却连一个字都看不懂。

无奈,少女只好蹲在一旁,借着烛光看着墙壁右下角的图案。

图案上刻着千机门的门派四只飞鸟图案,图案上还附着一个竖着的刻痕。

“穆少侠,这个图案是什么?”

竖着的一条横线在楷书之中明显没有专门的文字,干巴巴地刻在飞鸟图案上面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夏婉婷对此起疑,十分正常。

此时的方子轩正沉浸在刻在墙壁的图纸之中,虽然图案雕刻的艺术比较复杂,但是每一个图案的下面都配着一段篆体诗句,仿佛诗句之中涵盖着图案的内容解释。

听见夏婉婷的疑问,方子轩也跟着蹲下,伸手擦了擦四只飞鸟图案上面的竖线刻痕,见刻痕四周是真的没有一点其他东西,也疑惑起来。

刻在飞鸟图案上的这一竖确实十分突兀,并且四周也没有其他刻痕和图案。

忽然方子轩的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方泠从西域征战归来时候给自己带的一本小册子,在小册子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符号。同时和小册子一起被带回来的还有一个裹着头巾的老头。

方泠告诉方子轩,这位裹着头巾的老头是他亲自从天竺过雇来给太子教习西域文化的太傅,太傅告诉他,这个小册子上记录的是阿拉伯数字。

“阿拉伯数字一?”方子轩看着飞鸟图案上刻板的一道竖线,忽然反应过来这道竖线极有可能就是数字一。

“什么数字一?”夏婉婷没有听懂方子轩说的话,好奇的她追问道。

方子轩见少女并不知道阿拉伯数字,站起身,模仿着天竺太傅的语气解释道:“阿拉伯数字最初源于万年以前,由西域笈多帝国一位名叫巴格达智学之士发明出来,后由阿拉伯人传向西域各国,之后再经西域人将其改编,人们就以为是阿拉伯人所发明,所以人们称其为阿拉伯数字。”

夏婉婷一脸懵,摇摇头:“万年以前,这么遥远!穆少侠为什么懂这么多偏僻的知识。”

方子轩顺手用银针在地上的灰尘上写下零到九的阿拉伯数字,并答道:“可能是因为我有一个好父亲,他总把这个世上最好的老师带给我。”少年提到父亲时,目光坚定,尤其骄傲。

话语说完,数字也刚好写完。

方子轩指着零到九的数字,顺带这在这十个阿拉伯数字底下标好楷体文字。

夏婉婷借着烛光,认真地看着方子轩所写下的数字,并指着简洁的十个数字,兴奋地问道:“这就是阿拉伯数字?”

方子轩点头起身,指着墙壁上的突兀竖着的刻痕,确信道:“看样子这就是数字一,这么说这堵墙壁之上的玄机变刻图只是其中一块。”

“只是其中一块么?”夏婉婷看着方子轩的神情,很难想象如此复杂的图纸还只是玄机变的制造图纸的其中一块。

方子轩往后退一步,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一块图纸想要记下来很难,因为没有文字基础,就算我用天地剑意的心法进行强记也不能保证完完全全都能记住。”

夏婉婷问道:“那怎么办?”

方子轩摊开手:“凉拌!”说着便取下蜡烛,拉上夏婉婷的手原路返回。

被拉着走的少女不解,为什么记不住就不记了,那可是制造玄机变的图纸。这玄机变在千机门的人嘴里都说成了天下第一暗器,这样的暗器图纸可见珍贵的和夏家的至宝大差不离。

方子轩也看出了少女的迟疑,一边拉着夏婉婷的手一边走着解释:“你要知道这个玄机变是机关暗器,每一步制造细节都至关重要,只凭借我的记忆怕是记不住这些细节,若是细节错误,这图纸就如同一张白纸,所制造出来的玄机变也好比一只废品。”

听着方子轩的解释,夏婉婷仿佛明白了一二,跟着少年极快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前探走,虽然是回去的原路,可漆黑的暗道,走得依旧有些忐忑。

可方子轩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在走到暗道入口的柜子前时,方子轩停下脚步,转身拿着蜡烛照亮少女的脸庞。

“千机门八个分舵,一个总舵,恐怕多的能有九个这样的墙壁,所以千机门丢失的玄机变是全宗门唯一的玄机变,并且这个玄机变和你夏家的至宝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甚至说二者缺一不可。”

方子轩认真地看着夏婉婷的眼睛,郑重地问道:“夏姑娘,夏家的至宝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婉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方子轩歪着脑袋,打量着瞪着茫然大眼睛的少女,继续问道:“那是谁告诉你夏家至宝在千机门手中?”

夏婉婷摇摇头:“他不让我说出他的身份,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方子轩冷笑道:“怕是这个救命恩人才是真正偷走玄机变和夏家至宝的人。”

言罢,夏婉婷一把抓住方子轩的手腕,惊愕失色:“你说什么,不可能的,他不可能骗我的,你凭什么说是他偷走了我夏家的至宝。”

看着一脸不愿相信自己的少女,方子轩甩开她握着自己的手腕,大声喝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要救你,图你什么,美貌还是财富?”

方子轩的问话让夏婉婷陷入沉思,良久,少女抬头。

“穆少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方子轩揽住夏婉婷的腰:“我可能是为了美貌,毕竟我知道你是个女儿家。”

“你!”夏婉婷顿时语塞。

其实此时的夏婉婷已经确认了那位救了她并且告诉她千机门抢走了夏家至宝的男子是真的别有所图。

因为男子走的时候告诉过她,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神威门,拜访神威门的门主,并以夏家遗孤的身份请求神威门灭掉中州北部的千机门八分舵之一的火铳门。

“我什么?你考虑好要把这位救命恩人是谁告诉我了吗?”方子轩一把将夏婉婷揽进怀里,贴着少女的耳边轻喃道:“现在只有我能帮你,帮你澄清一切,帮你找回至宝,因为我有理由。”

夏婉婷脸颊一红,低头道:“他的名字我也不知,他说江湖上都叫他咸味满满,因为他喜欢吃咸味花生米。”

“咸味满满这个称号我没听过,但是喜欢吃咸味花生米,这哥们怕不是江湖无人不晓的盗皇,至于名字还真的没有人知晓。”

“盗皇?”夏婉婷听到这个称号,立马从方子轩的怀里挣脱出来,抓着他的手激动地颤抖起来:“盗皇?他是盗皇?怪不得他轻功那么好,能在数百人之中把我救下来!”

“如果是盗皇的话,他的目的显而易见,怕是夏家至宝和这玄机变还不足够,他还有更远的计划和需要。”

方子轩目光深邃,看着蜡烛纹丝不动的火光,语重心长道:“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下面要去哪里?”

夏婉婷低语道:“神威门。”

神威门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方子轩忽然松出一口气,他原本还想着自己处理完千机门火铳门的琐碎之后,还要和孙宏旭去神威门,怕是暂时没法跟着夏婉婷去澄清她的清白,直到听到夏婉婷说出神威门三个字,一下子思路清晰了许多。

“走吧,去神威门之前还不得先离开火铳门。”方子轩再次拉上少女的手,按下柜子上的木制按钮,按钮凹下,柜子缓缓右移。

时间已经是丑时,方子轩张嘴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气,道声困了,不顾身后暗道还未关闭,和少女一起离开这间不起眼的西角落库房。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