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战将至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江湖天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战将至

分享到:
关闭

方子轩走到以南面前,不管他怎么给千机门的弟子洗脑,现在少年所想的就是以南到底要怎样进攻尧化门,大张旗鼓还是不露声色。

若是大张旗鼓,方子轩可以悄无声息地带着孙宏旭、万欣怡和夏婉婷离开神仙山,径直北上神威门;若是不露声色,怕是得让孙宏旭等人先走,自己才能方便逃脱。

只见方子轩一脸沉重地质问道:“以南少领这是准备带多少火铳门弟子和火铳去攻打尧化门呢?”

以南面对一脸沉重模样易容成风台的方子轩,指着自己身后的一众千机门弟子,这些弟子每个人都端着长火铳,面部严肃,仿佛知晓即将到来的是一场恶战。

“风师兄看看这些兄弟们的样子,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不含糊。”以南拍拍手,从腰间拿出弑杀铳。

“老子给足了尧化门面子,他如今胆敢暗闯我火铳门,还杀死我六位亲信,老子手里的火铳门第一暗器也不是吃素的。”

以南的确愤怒了。

至于为什么如此愤怒,不只是亲信被杀,还有就是以南命人前去南晋的属下传来消息,中州北部的淮京城长河道也被尧化门所控制,长河道一直都是火铳门所控制的中州北部南下要道,如今尧化门公然抢夺长河道,又暗杀六位库房守卫弟子,这是对千机门中州分舵火铳门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需要我做什么?”方子轩被以南的态度所震惊,看着如此气愤的以南,想着还是帮一帮这位多多少少算做老实人的家伙。

以南摆摆手:“你是千机门总舵少门主,这件事是分舵火铳门和尧化门十几年的恩怨,与你关系不大,就请风师兄为我守着火铳门。”

言罢,以南举起手转过身喊道:“兄弟们!出发!”

远在客房的几位都聚在方子轩的房间内,孙宏旭来回踱步,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万欣怡都看着烦了,瞥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县令郭立,再看向敞着的房门外眺望院门的夏婉婷,不耐烦地谩骂道:“你能不能别乱晃悠了,方子轩他死不掉。”

孙宏旭是没有听清万欣怡嘴里说的名字是方子轩,再加上穆子天和方子轩的音听起来差别也不大,所以也没有听出来是另一个名字。

他站住脚步,转身朝着万欣怡,手背打着手心,焦急地说道:“门主说去去就来,可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是真的担心。”

万欣怡无言,转而又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字眼,站起身端详着黝黑的孙宏旭,问道:“你刚刚喊他门主?是哪个门主?”

提到门主二字,身为神威门弟子的孙宏旭自然一下子来了傲气,这股傲气是神威门弟子都该会有的存在。

他昂头挺胸,大拇指指了指身后,拉高嗓音:“咱们穆门主可是中州北域第一剑宗神威门的门主!”

“神威门!”万欣怡一惊。

与之一起惊讶的是站在门口准备进来喝杯水的夏婉婷,她双目忽然流下一行热泪,急匆匆走到孙宏旭的面前,激动地颤抖着手,再一遍询问道:“是神威门吗?中州最北边的神威门么?”

孙宏旭并没有察觉到夏婉婷如此激动的情绪变化,他还沉浸在自己神威门弟子该有的傲气氛围之中,点着头回答道:“是神威门。”

万欣怡一把拉住孙宏旭的手:“于修道先生还在神威门吗?”

于修道这个名字,孙宏旭只听过一次。并不是说他不熟悉不认识这个于修道,而是这是前门主的名字,他上一次听到的时候还是于门主羽化登仙之时,长老们呼喊着他的名字为其送行。

现在于修道三个字从这位姑娘的嘴巴里传出来,孙宏旭一脸不解,疑惑地问道:“姑娘知道于门主?”

夏婉婷点点头,她千辛万苦从晋州来到中州,这是她距离神威门最近的一次。

“认识,于修道先生是家父家母的挚交好友,我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少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抓住孙宏旭的手激动地问:“于门主现在在神威门吗?”

孙宏旭还是第一次被女孩握住手,一瞬间肾上激素上升,羞红的脸在黝黑的皮肤上尤其明显,不过说到于修道门主,他只能叹了口气,不由地悲伤道:“于修道羽化已有一年之久了,姑娘找他是找不到了。”

听到这样的噩耗,夏婉婷眼前一黑,险些摔倒在地,恰好此时方子轩回来看见晃晃悠悠要倒地的夏婉婷,越极轻步移步至其身后,从腰间揽住少女,这才稳住她的身子。

“婉儿姑娘这是怎么了?”方子轩扶着夏婉婷,看着孙宏旭,还以为孙宏旭说了什么不好的话让夏婉婷接受不了,所以差点晕倒。

孙宏旭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干巴巴地站在原地,跪下抱拳道:“门主,属下没有做什么对不住婉儿姑娘的事!”

一旁的万欣怡看方子轩对夏婉婷如此焦急,带着点点愠怒,指着跪在地上的孙宏旭脑袋,笑着说道:“说话说不明白就算啦,怎么堂堂神威门门主就这么大脾气,因为个女人,对着个弟子就能发这么大火?”

方子轩被这突如其来的阴阳怪气怼的哑口无言,他不知道孙宏旭说了多少话,居然把孙宏旭强加在他身上的神威门门主身份都给说了出来。

这里怎么说都是千机门的地方,神威门门主就好比老虎闯入了狮子的领域,在别人的领域万不可以肆意张扬自己,以防引来杀身之祸。

“穆少侠,你真的是神威门的门主吗?”

就在方子轩不知道如何回答万欣怡的话时,在他怀里的少女歪着脑袋,低沉着声音,缓缓睁眼,眸子里满是期望。

她没有想到自己苦苦找寻的神威门,现在门主就在自己的身旁,想到这儿,夏婉婷觉得自己之前受的那些辛苦都值得了,她第一次感觉到满足感。

少女蹙着眉,生怕这是一场梦。

方子轩扶着清醒的夏婉婷坐在桌子前,示意孙宏旭起来给夏姑娘倒水,自己则不顾万欣怡的存在坐在了夏婉婷的身旁,握着少女的玉手,郑重地点头答道:“我是神威门主,你的事我知道,我和你说过,我一定相信你,帮你澄清一切。”

看着少年真切的眼神,夏婉婷满足地点头。

方子轩为其搭脉,发现脉象并无异常,刚刚晕倒可能就是夏婉婷知道自己是神威门门主太过激动从而导致的过于紧张,才引起的晕倒。

孙宏旭倒好水后,方子轩端来亲自喂夏婉婷喝下之后,不一会儿,夏婉婷的两颊逐渐恢复红晕。

一旁的万欣怡实在看不下去方子轩对夏婉婷的好,站起身走到房门口,不顾这里是不是千机门,到底有没有千机门的眼线在盯着自己,骂骂咧咧道:“这个鬼地方我是不想待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

话刚说完,以南踏入院门,呼喊道:“怎么了贵客?怎么住不下我们火铳门?”

以南背着手,踏入院门的那一刻,眼神犀利,径直朝着方子轩的房门方向走去。

就在要和万欣怡插肩而过的瞬间,以南突然跪下喊道:“风师兄,此去火铳门就交给少门主您了,还望您能保住火铳门数十年基业!”言罢,以南转身停下步子,瞥了一眼穿着男装的万欣怡,头也不回地往回走,腰间还别着弑杀铳。

方子轩忽然反应过来,以南这是要去拼命。

“孙兄,尧化门可有什么高手?”方子轩站起身,拿起房间架子上的易融剑。

孙宏旭闻言挠挠头说:“尧化门门主是个化境中期往上的高手,还有一位闻名不见其人的大弟子,叫什么忘了,也是化境高手。”

“两个化境高手的宗门吗,怪不得能在中州北部称霸。”说着,方子轩已经拿上易融剑,走出房门。

他站在万欣怡的旁边,低语道:“照顾好他们!”

说着便一步踏出院门。

……

浩浩荡荡的千机门弟子背着长火铳整齐划一地奔跑着出了火铳门的寨子,后面跟着的是一架机关战车。出了寨子之后,坐在战车上的以南伸手喊道:“启用滑轮!”

众多千机门弟子按下靴子上的机关按钮,脚下的靴子下弹出一排木制轮子,滑动轮子,千机门弟子的步伐变得迅捷起来。

方子轩一步一步跟着千机门的队伍。越极轻步隐匿了全部气息。

坐在战车上面,在全部千机门弟子后的以南也没有发现方子轩一直跟在队伍后面。

队伍后面的方子轩借着一丝空隙,卸下了脸上的易容,换了一身黑袍,顺带将易融剑的剑鞘用绷布裹好,完全和之前的风台不是一个形象。

以南坐在战车上,目视前方,眼神坚定。他早已想带人平了尧化门,如今尧化门如此进犯火铳门,对于以南来讲这次就是他灭掉尧化门的机会。

毕竟席尧舜他派人打听过,这个老家伙已经是个行将就木的七十岁残疾了,就连尧化门大弟子的去向都不曾知晓,这不正好是颠覆尧化门,光大火铳门的最佳时期!

浩浩荡荡的滑轮队伍,动静极大。

远在五里外,尧化门的守卫就听到了动静,急忙挥舞旗子。

红色的旗子随风飘动,尧化门迅速全员警戒。

就在昨日,席尧舜下令所有尧化门弟子提高警觉,不日就有强敌将至,看样子这强敌就快来了。

全员警戒中尧化门,席尧舜的轮椅被推上了高台,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满脸褶皱,眯着眼睛感受扑面而来的自然气息。

忽然他睁开眼睛,又皱起眉头,摇摇头,眉间舒展开来,自言自语说道:“是老夫感觉错了,怎么这自然气息之中有着一股南剑门的味道。”

想着南剑门远在千里外的南州,席尧舜哈哈大笑,心想着要真是杨不爽那个没死的家伙,自己还真想在老死之前和天地剑诀衍生出的不爽快剑比拼一番,来完成毕生的心愿之一。

想到这,席尧舜满足地歪着脑袋瞅了一眼帮他轮椅的尧化门女弟子,笑言:“老大有消息没?”

女弟子摇摇头,想说不清楚,可下一秒忽然瞳孔放大,倒在了轮椅后。

老东西无奈地撅撅嘴,布满褶皱的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