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聘礼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极品捡漏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69章 聘礼

分享到:
关闭

“这种谎话也就骗骗三岁小孩,骗得了在场的我们?你苏林算什么人物,竟然能指使金老爷子做事?就算合作的事是真的,金家没有其他人了吗,竟然让一个十八岁的丫头片子代表家族过来谈合作?忽悠鬼呢?”

周伟讯面目狰狞,步步紧逼道:“金云歆怕不是打着谈合作的幌子,实际上趁她和爷爷独处的时候下了黑手,害死了爷爷!”

“周伟讯,需要我提醒你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抹黑污蔑他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苏林神色清冷,淡漠道:“你有时间把黑锅甩到我的头上,为什么没有时间打给安保抓金云歆?既然你一口咬定爷爷的死和她有关,不应该下定决心要让她认罪入狱吗?”

周伟讯顿时一噎。

借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打给安保啊,有关部门一介入,他的丑事不就全暴露了?

就在这时,周梦雨帮腔道:“苏林,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凭金家在幕城的权势,就算打给安保了也会被他们轻松摆平,真闹大了,反而会把整个周家拖累进去!周伟讯也是为了我们家所有人着想,才选择隐忍下来的!”

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显得周伟讯好像有多顾全大局,为了周家忍辱负重。

苏林感到过于滑稽可笑,嘲弄地望向屋内其他人:“你们信吗?”

周家的亲戚们未必都相信这个说法,但现在周老爷子已经死了,他生前最宠爱的就是周伟讯,他们都认为周伟讯一家会是日后接手周家的掌舵人,无论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

所以,他们现在便开始急着站队表忠心了。

“伟讯说的对,苏林你一个外人,又没和梦颜结婚,没名没分凭什么站在这里?趁早滚出去!”

“老爷子的死肯定跟你有关系,错不了,我早看你不像好人!”

“还要伟讯打给安保,要是得罪了金家,我看你是巴不得整个周家都陪葬!”

甚至还有人瞅了眼周梦颜,阴阳怪气道:“苏林,不管你目的是什么,以后都决不许再靠近周家一步!凡是和你关系近的,都没有资格再当周家的人!”

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周廷玉面色一白,懦弱地看了眼苏林:“这……”

徐莲霞倒是反应极快,扯着周梦颜的胳膊一拽,把她拉离了苏林身侧,不用多说什么,已经是要划清界限的意思。

周梦颜却挣脱出来,斩钉截铁道:“我根本不信你们说的话!又不是封建社会,就算他金家再有权势,也不可能不顾法律一手遮天!你们嘴上说不敢得罪金家,明明就是浑水摸鱼,只为了把罪名推给苏林!”

徐莲霞一看周梦颜选择和苏林站在一边,怕受到牵连,赶紧又抓住女儿的胳膊,又被周梦颜用力甩开。

周廷为突然开了口:“周梦颜,你如果还当自己是周家人,在现在这种特殊关头,就不应该胳膊肘往外拐!我们才是一家人,总不会害你!”

一家人就不会害人了?

这世上有多少“一家人”打着爱的名义,实际上却是在盘剥和暗害?

周伟讯内心十分不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我当你们是家人,但也不会和你们一起血口喷人!死的是我的爷爷,我当然也很心痛很难过,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查清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只有这样,才能既不放过可能存在的凶手,也不会污蔑任何一个好人!”

周梦颜字字掷地有声,望向众人的目光毫无胆怯。

自从认识苏林以来,她每天都在无形中受到对方的影响,冥冥之中,变得比以前勇敢泼辣了很多,再也不会是那个任人搓圆捏扁的小姑娘了。

因为周梦颜的话句句在理,现场的一些理智的人跟着频频点头。

“对啊,既然怀疑老爷子是被人害死的,为什么不打给安保?”

“就算拼上一切,也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眼看形势即将不利于自己,周伟讯急了,赶忙道:“你们误会了,我当然不会放过害死爷爷的人,可是也不能急于一时啊。现在去打给安保,以周家的力量根本无法和金家抗衡,就算让金云歆入狱了,我们也会在金家的报复下被摧毁的!无异于螳臂当车,自毁前程!

“所以,不仅不能打给安保,对外还要说爷爷是寿终正寝。不然,要是外界知道了爷爷死于非命,肯定会引起骚动,金家怕暴露,肯定会对我们赶尽杀绝!

“不过此仇不报非君子,各位放心,等我领导周家发展壮大以后,我会回头找金家好好算账,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一番长篇大论下来,周伟讯先稳住局面让所有人不要打给安保,再空口画一个饼,最后顺手将周氏企业的管理权揽到自己身上,可谓是一石三鸟。

说完后,屋内有不少人都赞同他的决定。

周家大部分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辈子的图谋算计说破了天,无非就是变着花样从周家企业捞点灰色油水,来填满自己的口袋。

如果真查出来是金云歆干的,要他们豁出身家性命和金家对抗,简直是天方夜谭!

周伟讯和他们无疑是一类人,只有拥护他揽了大权,他们才能继续当寄生虫,恬不知耻地搜刮钱财!

“等等,我的聘礼之前都是交给爷爷代为保管的,现在爷爷死了,那些东西是不是该换给我了?”正在这时,周梦雨突然提高音量问道。

周梦颜觉得可笑又心寒:“周梦雨,爷爷尸骨未寒,你就想着分家产了?”

“什么叫分家产,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就是怕之后分东西的时候乱了,所以才要提前拿回来!”

周梦雨说得理直气壮,扭头望向人群中的同龄女人:“谁不服,认为聘礼是给自己的,现在就站出来!我们当场讲清楚!”

在场的周家表亲堂亲女孩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毕竟周家的控制权日后要是落到周伟讯手上,谁现在出来跟周梦雨争聘礼,不就等于得罪了未来的老板,能有好果子吃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