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做梦当然是用来放飞自我的!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我的硬核音乐生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做梦当然是用来放飞自我的!

分享到:
关闭

刺眼的灯光,喧闹嘈杂的环境。

李文音的脑中一片空白。

我是谁?

我在哪?

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

前方五六米的地方,五颜六色的灯光在疯狂的闪烁着。

脚下升起了一团团的烟雾,却没有任何刺鼻的气味。

干冰?

灯光?!

李文音脑中的空白没有了......

就是嗡嗡的。

自己的手里......居然正拿着一个麦克风。

下意识的摸了摸耳边戴着的设备。

这是耳返?

依稀可见台下黑压压的似乎有人头耸攒动,时不时还有疑似荧光棒的物体在挥动。

很显然,这里是舞台。

再仔细的看两眼,还是个很豪华的舞台。

李文音的心里顿时一突突。

见了鬼了!

我......我不是因为加班太累,想在办公室里趴一会儿再继续工作,所以就睡觉了吗?

哦!我明白了!

这一定是在做梦!

......

这绝对是在做梦!

嗨!

我以为是什么呢?!

李文音放下了心来。

“不就是做梦吗?!哈哈哈哈!好不容易做了个这么清晰的梦,让我们放飞自我,嗨起来!”

白皙的面庞涌上一抹潮红。

作为一个自闭的社畜,像这样放飞自我的机会可不多。

自从十三岁那年起,自己就再也没有开开心心的放飞过自我了。

父母车祸双双遇难,幸存的自己,只能靠着父母留下来的丁点存留,被送到了孤儿院里。

十八岁离开孤儿院后,半工半读的从大学毕了业,一路上在社会里摸爬滚打,独自一人艰苦的活着。

而李文音的工作,正是最容易成为社畜的一种职业。

会计......

一本帐算来算去,然后剪帐,粘账......

国税,地税,单位......

有时候一开心,一天跑个十几公里不是梦。

索性,自己有很多的爱好,不至于在压力下崩溃。

平时用音乐与舞蹈来麻醉自己,刷视频,玩游戏,学点“无用”的课外爱好,一个人沉默的自闭,醉生梦死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思绪越飞越远的时候,耳返里传来了音乐的声音。

这是哪个前奏?

根本没听过啊!

作为一个喜欢音乐,经常K歌的人,李文音认为,自己配得上中华小曲库的这个名头。

但是这个前奏是个什么鬼?

很悠扬,很优美,但问题的关键,是根本不会唱啊!

李文音哼哼了两声,根本没有管正在播放的伴奏。

反正这样不是我想要的。

随意的一瞥,李文音看到,在这个宽阔的舞台上,赫然摆着一架三角钢琴。

做梦嘛!

随便嗨就得了!

李文音深吸一口气,拿起了手中的话筒。

“求豆麻袋!师傅!停!”

...

伴奏很突兀的停了下来。

台下顿时传来了一片窃窃私语的声音。

但李文音压根就没鸟这群观众。

反正又看不见!

当真到舞台上的时候,灯光一打,几乎可以说是两眼一摸瞎。

观众席那么暗,台上还打着各种灯光,这种情况下,你根本看不清下面到底坐着些什么东西,所谓的紧张,也就无从谈起。

再说了。

做梦嘛!

谁会管你们这群存在感为1的NPC?

李文音几步来到钢琴的面前,坐在琴凳上,打开钢琴琴盖。

台下的私语声顿时弱了很多。

清脆的钢琴声柔和的响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文音只感觉,在手指触碰到琴键的时候,似乎有一种肌肉记忆正在指引着自己。

虽然自己确实会弹钢琴,但因为工作的繁忙而疏于练琴的他,每每抚摸琴键开始练习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生涩感与迟滞感。

但此时却如臂指使,信手拈来。

李文音暗自感叹着。

“不愧是梦啊,这弹琴的感觉也太TM真实了,这种熟练至极的功底也太TM爽了。”

舒缓又甜美的曲调令人慢慢的静下心来欣赏。

改编版,轻柔舒缓的《恋爱循环》响了起来。

很好。

没什么毛病。

是时候开始让自己在梦里嗨起来了。

突然,钢琴声音突兀的停止。

沉浸在音乐之中的观众们顿时一愣,就这么呆呆的看到,李文音仿佛神秘的笑了一下。

“sei!nuo!”

李文音掐着嗓子,尽量用着最软萌的声音,开始了试着唱起了《恋爱循环》的女声版。

“demosonnanjada-me~

mousonnanjaho-ra~

kokorowashinkasuruyomo-ttomo-tto~”

嗯?

后台控场的王老师已经快要疯掉了。

搞什么啊?

舞台事故?

说好的歌不唱了,反而跑去自弹自唱一首没听过的歌?

虽然听起来,这个歌曲真的很好听。

软萌,可爱的旋律与唱腔让王老师内心的大叔之魂正在觉醒。

但是!

你TM是个男的呀!

怎么办?

这样失控的情况下,自己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有找人强行给他拖到后台来。

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这就真的TM成了舞台事故!

虽然失控了,但是......

反正观众没发现,先试着......看一看?

王老师就这样做出了后悔了许久的决定。

李文音掐着嗓子唱了一段后,钢琴声音突然又戛然而止。

后台控场的王老师本来稍微放下一点的心脏,又突然揪了起来。

“我滴个小祖宗,你在搞啥幺蛾子?!”

看着监控器里,李文音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态,王老师感觉心跳的速度愈发加快了。

李文音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

掐着嗓子夹着腿,装女孩子唱《恋爱循环》算个什么?!

真正要放飞自我,还是得选择腾格尔老师版本的《死亡循环!》

李文音顿时瞪圆了双眼,嘴角就快咧到耳边了,笑容渐渐的崩坏。

“sei!nuo!”

突然转变了唱腔,压低了嗓子,粗犷钟且带有一股奔放男子气息的嘶哑。

“呆某搜能家~大妹!

摸~怂哪家~吼啦!

摸~扣扣咯吸引嘎嘶里又某都~某都!!”

声音传入到王老师的耳里后,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

钢琴声也在一瞬间变得强硬又奔放了起来。

当然,傻掉的可不止这一个人。

整片场地中,鸦雀无声,只有台上李文音的忘情怒吼声在会场里回荡。

“呼哇呼哇1!呼哇呼哇1!”

在这一刻。

所有的观众,都被这突兀的反差,雷了一个措手不及。

夕阳下,两名水手服黑马尾的背影正在牵着手轻快的漫步。

当转过头后,众人看清楚这两张脸,才发现,原来是TM张飞和李逵。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