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独怆然而涕下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八章 独怆然而涕下

分享到:
关闭

苏海棠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寿,她才不相信五皇子殿下贪财呢,肯定是故意借机整治这三位纨绔子弟。

秦寿见几位兄弟以及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都看着自己,下意识的朝怀中抹去,惨也!此时已是身无分文,如何拿得出银票来!

秦寿尴尬的笑了笑道:“刚刚在家沐浴更衣,忘了带银子了,你们在此稍候,我去去便来!”

说完便要回家取钱,李旭赶忙拉住他笑道:“秦兄不必如此,哥哥跟你们开玩笑呢!白天才得了你们倾囊相助,如何还有脸面再次索取!”

范健与赵威心中一颗石头落地,摸着自己的小心脏,后怕不已。都在暗骂秦寿这个混小子,真是没心没肺。

几人在画舫之上嬉戏打闹,可把等在岸边的范统领坑苦了。他哪里知道自己儿子刚上船就把自己给卖了,还把自己交待给他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范统领等的心急,派了一拨人去叫,得到回报却是几人喝多了,嚷着便是皇帝亲自去叫,他们也不可能下船。

范崇荣闻言大怒,便亲自率人来到了画舫之上。

范统领黑着脸,望着几人一言不发。

范健见父亲亲至,酒意立刻散去一半,疯狂示意几个好哥们儿。

李旭知道范崇荣来意,故作不知道:“范统领也来这秦淮河赏月吗?不如过来一同饮酒,你们父子二人共赏秦淮风月,传出去也算是一段佳话!”

秦寿已经完全喝高了,打着酒嗝囫囵道:“对,也把我爹还有赵威他老子一起叫来,咱们一起痛饮狎妓,岂不快哉!”

苏海棠捂着双眼退回了屋内,没法看,这帮混账喝点酒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皇城司统领亲至,还敢大言不惭,简直就是厕所里打灯笼。

范健眼见不好,已是起身退到了父亲身边,赵威也是见机行事跟了过去。

只有秦寿不明所以,李旭一脸玩味。

范统领沉声道:“殿下年纪还小,不可夜宿花柳之地,这便随臣下船吧。”

李旭笑道:“范统领言重了,我如今不过一介草民,大宁律法可有规定百姓不得夜宿画舫?”

范统领冷笑一声道:“殿下切不可自误,殿下出宫之后一切作为皆在陛下眼中,还望殿下掂量清楚!”

李旭不以为意道:“范统领带着这三位回去吧,我明日便乘此船离京了,今夜宿在此处,无伤大雅,你让暗中护卫之人都上来吧!”

范崇荣见李旭油盐不进,也不便用强。只得准备回宫,如实向陛下禀告。

秦寿居然趁两人对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范崇荣暗叹一声,叫人背上秦寿,便下船离去。

李旭此刻也有些醉意,宴罢离席,好友散去,竟是感觉到有些孤独寂寥。

李旭将右手伸向空中,似乎是想触摸这个世界,又或是想抓住什么。

那只手僵持片刻,终于无力的垂了下来。

李旭颤抖着将双手举至眼前,轻叹一声,忍不住落下泪来。

前世的亲人啊,我还活在他乡,你们也要好好活着,不要因为我的离去太过悲伤,太过难过。

李旭拿来一坛未饮完的酒,豪饮一口,肆意唱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哈哈哈哈!”

月光洒下,只余一人一影而已。

范崇荣望着那略显萧条的身影,心下暗叹,殿下毕竟还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苏海棠听到李旭诗意凄凉,笑声悲怆,五殿下身上的孤独竟是让她感同身受,心生怜悯。

海棠姑娘犹豫片刻,鼓起勇气走到李旭身边,拉住了他的手说道:“公子无须忧虑,海棠……海棠愿此生随侍公子身侧,为公子红袖添香!”

苏海棠面红耳热的说完,瞬间就后悔了起来,只听了这五殿下一首诗而已,怎么就像失了魂一样,毫无女孩子的矜持修养,说出了这番话。

李旭诧异的望着相识不过几个时辰的女孩,听着她温馨的表白,悲凉的心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十分感动。

李旭握住海棠双手,动情道:“我李旭何德何能,能得佳人如此青睐。也罢,天地虽大,知音难觅,愿你我琴瑟相谐,白首不离!”

苏海棠心下甜蜜,却想着若是婆婆和姐姐,知道自己如此轻易便托付终生,怕是不会轻饶了自己吧。

正是秦淮河上初相遇,一见李旭付终生!

李旭拥着海棠,静立船头。两人郎才女貌,天空明月高悬,好一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诗画美景。

皇帝得知李旭不愿下船的消息后,大发雷霆,叫嚷着要亲自去教训这个忤逆不孝之子,被范统领劝下后,半晌才恢复过来。

皇帝现在的表现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原本以为李旭只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此刻发现他竟然一块未经开发的璞玉,所以有些患得患失。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