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老道士的剑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十四章 老道士的剑道

分享到:
关闭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坐前移。

李旭在这天柱峰金顶观已经住了半月时光,手上的伤已几乎痊愈。

能这么快恢复,主要归功于老道士为他精心调配的玉露生肌膏,此药对皮肉外伤有奇效。

在老道士的指点下,李旭对《太玄真经》和《易筋经》的理解也愈发深刻,修炼算是已经初窥门径。以老道士的武学造诣,任何功法在他手里都能化繁为简,融会贯通。

此时,李旭正在观看老道士为他演练剑法。

只见老道士身形飘渺,时缓时疾,缓时轻盈如燕,剑随风起;疾时骤若闪电,剑气破风。剑身如龙,寒光四起。

李旭沉浸其中,如痴如醉。

老道士收剑立定,运气调息,许久之后才朝李旭说道:“为师练剑,讲究随心所欲,并不拘泥于招法,如行云流水,徜徉恣肆。”

李旭似懂非懂,疑惑的问道:“若照师父所说,那世间剑谱岂不是都是无用之物?”

老道士摇摇头笑道:“先辈费尽心力所创剑谱,岂是无用之物,只不过剑招皆可破,无招胜有招。你现在难以领会,只需记住为师所说。以后若有机会,可进剑阁藏剑楼,阅尽天下剑谱,你自会理解。”

李旭有些丧气道:“师父就不传我剑法吗?”

“为师已将自身剑道传授于你,至于你将来成就如何,还得看你自己悟性!”

李旭只得点点头,尽力用心记住师父所说。

老道士看着这个关门弟子,眼中满是不舍,刚刚练剑之时,丹田震动,经脉扩散,似有散功之兆,自己运气强行压制之下,方才止住溃势,如今只怕难以撑过三日。

老道士神色自若,淡然说道:“徒儿,你且随我下山,今夜子时我会让长松带你来此,到时为师自有交待!”

李旭被老道士挟着,自金顶跃下。

老道士横踩绝壁,如履平地。

李旭双眼紧闭,死死抱着师父,只觉耳畔生风,面颊微疼,没想到前世不敢参与的蹦极,穿越过来后倒是体验了一把。

老道士让李旭独自上山,自己来到了玉虚宫。

顾长松见师叔祖亲至,慌忙起身行礼。

老道士平静的说道:“老道时日无多,特来见你交待后事。”

顾长松内心震动,悲伤涌来,忍不住哽咽道:“师叔祖......您?”

老道士挥手打断,叹息道:“长松不必悲伤,生老病死,无人可逃,老道能活双甲之岁,已是偷天之幸。之前便与你说过,只是老道也不知道会来的如此之快!”

顾长松如何能不悲伤,这位师叔祖乃是武当硕果仅存的太上长老,虽不为外人所知,却是自己作为武当掌门最大的底气。

如今师叔祖即将驾鹤西去,在这纷纷乱世,武当生存之路该何去何从,是继续为保中原黎民百姓为己任,还是投降东胡以求苟安。

老道士继续说道:“以后武当就要靠你一人支撑了,老道也没什么好交待的,路不好走,但也绝不可降胡。”

顾长松心头一紧,师叔祖怕是也看出了我的犹豫,武当现在人脉凋零,皆是尽心抗胡所致,一众同门死伤无数,却只能隐姓埋名,英名不显。

顾长松只得坚定点头道:“弟子必尊师叔祖之命,誓不降胡!”

老道士微微颔首,欣慰的说道:“你要相信旭儿,相信自己的眼光!今夜子时带他来金顶,老道早已决定成全这师徒之名,传功于他!”

顾长松大惊道:“师叔祖,那您岂不是......”

老道士笑道:“人之终死,归于尘埃;红尘十丈,非人能拖。长松为何还未看开?”

顾长松哀叹一声,躬身行礼。

李旭回到逍遥谷,见到挽月正在练剑。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走上前,指点道:“挽月姐姐,我观你剑法,太过拘泥于招式,一招一式,太过死板,若是各招浑成连绵,必无法被敌所破。”

李旭只不过是拿师父传给他的剑道,随口而出,其实是什么也不懂。

苏挽月闻言却如醍醐灌顶,原来如此,难怪自己剑法一直无法突破瓶颈。

苏挽月提剑起舞,将自己所学剑招一一施展,再反复试验,融会贯通,逐渐领悟了李旭所说。

李旭不再看她,向小院中走去,半月未见,也不知海棠这丫头有没有想我。

海棠却是听到了公子声音,朝屋外奔去,一见到公子便忍不住扑在了他怀里。

李旭抱紧了怀中佳人,轻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海棠,你帮我算算,在我心里有多久没见你了?”

海棠俏脸羞红,痴痴的说道:“我算不出来,只知道再也不想与公子分开了!”

李旭心头感动,低下头就要故技重施,可惜身后又传来了阵阵咳嗽声。

海棠推开李旭,笑道:“公子可不许再使坏了,姐姐会吃醋的?”

李旭莫名其妙,我们两个谈恋爱,你姐姐吃哪门子飞醋,等我武艺大成,迟早叫她好看。

海棠拉着公子进入屋内,挽月也停止练剑,跟了进来,完全不给那色胚一丝机会。

李旭与两人说了这些天的经历,自是隐去了攀登绝壁之事,免得两位佳人激动落泪。

这时二师兄登门,面带笑意对李旭说道:“小......师弟,山门外来了一位女居士,说是找你的,请她进门却是不肯,只说在外等你。”

二师兄本来犹豫该怎么称呼李旭,心说不管以后如何,现在还是可以占占便宜,多叫几声小师弟的。

李旭没有在意二师兄的称谓,只是不知来者是何人,竟然知道自己身在武当。

苏挽月神色不愉,心想这小贼果然是个色胚,又不知是哪里惹来的风流债,竟是找到了这里。

李旭思索着朝山下走去,没有任何头绪。

苏挽月自是想看看来人模样,拉着海棠一起跟了上去。

李旭来到紫霄宫外广场,便看到了正在等他的那位姑娘。

只见此女手提长剑,长发披肩,一袭紫色长裙,容颜俏丽,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