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人生就是这样的充满未知【新人新书,求收藏】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美利坚巅峰人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人生就是这样的充满未知【新人新书,求收藏】

分享到:
关闭

陆宁,男,出身于1982年,无父无母,10岁之前一直呆在华国的一所公立孤儿院,也没有遇到过好心人的收养,长的不好也不坏,属于,丢在人群里就是一个小透明一般的存在。

浑浑噩噩的渡过了童年,少年时期缺少关爱和管教,不好好上学,当意识到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时候也已经为时已晚,好在不算笨,经过2年的苦读,顺利考上了二本的魔都大学。

毕业后在一家国企上班,拿着微不足道的薪水,30好几也没有结婚,连女朋友也才谈过一个,还是差点喜当爹的那种。

一生中唯一的高光时刻,也就是在上班的路上救下了一个差点死于车轮下的小女孩,把女孩推开的那一瞬间,陆宁发现,这辆货车大概、也许、已经发现了小女孩,猛打方向,紧急避让。

也就是说,就算没有陆宁的见义勇为,那个小女孩也不会被货车撞上,而如今,小女孩被陆宁推开,摔倒在了地上,擦伤肯定是逃不掉了。陆宁更倒霉,货车是打了方向,完美避开了小女孩,可是陆宁发现自己却避不开。

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陆宁感到时间变得很缓慢,缓慢到自己可以回忆自己的这一生。算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回忆的,只是可惜了银行卡里的3万存款。

自己的这一生真的没什么好回忆的,陆宁还是觉得有一丝不甘。

“你想要的人生应该是什么样的?”恍惚间,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幻觉?

“我想要站在人生的巅峰,想要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哔......检测到宿主的极度不甘,系统自动激活中......”

什么鬼,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得到了传说中的系统,陆宁有些错愕,可是下一秒,货车已经和他亲密接触。

“卧槽,也许我是所有拥有系统中最悲哀的一个吧。”这是陆宁的最后一个想法,然后就是眼前一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宁觉得自己能感受到身边有人在哭,是一个女人的哭声,还有一个男人在不停的安慰着。

自己没死?可是为什么睁不开眼睛?想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脑子里好像突然多了很多片段,另一个陆宁的人生,出生在美利坚,祖上陆大为在民国时期被骗到了美利坚做苦力、修铁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救下了一名农场主的女儿。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狗血剧情,浪漫的美利坚女孩爱上了救她的陆大为,经过父母的棒打鸳鸯,经过他们为爱情的极力抗争(省略一长篇爱情故事),最终两人终成眷属。

接着曾祖父陆大为的人生像开了挂一般,做啥啥成功,投资啥啥赚钱,直接把中产阶级的家庭变成了千万富豪,哪个年代的千万富豪,好吧,没什么好描述的,反正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那票人。

这样的一个豪门,却没有豪门的混乱,曾祖父深爱着曾祖母,爷爷深爱着奶奶,父亲深爱着母亲,而且每一代都是一代单传,怎么看陆宁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经过三代的努力,家族的生意遍布各行各业,当然,有着白人至上的美利坚并不是特别欢迎其他肤色的富豪,也有过强烈的阻击。奈何这一家都是开挂般的存在,富不过三代的理论在他们身上也没有成立。

陆宁,这个家族的第四代,又是唯一的单传,含着金钥匙长大一点也不过分,出生于1982年的一个冬天,父亲陆景然,母亲林婉凝,对陆宁这个陆家唯一的孩子也是宠上天,而陆宁打一出生起就拥有了世上最好的一切,不好意思,奋斗是什么?请恕我不能理解。

活到16岁,大祸小祸不计其数,虽不伤天害理,但称一声纨绔也绝对不过分,继承着父母的优良基因,从小就是众人的焦点,厮混在美利坚的名利场,却也独善其身,美其名曰:出淤泥而不染。

然而这一次住院却是有些奇葩,参加高中的欢迎日舞会,因为太受欢迎,导致有人极度嫉妒,大打出手,打斗中(挨打中),踩到了一个可乐瓶而导致后脑着地,当场昏迷。

被直升机紧急送进了麻省总医院,经过抢救,被宣布脑死亡(也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

啧、啧,真是一个悲剧。陆宁一边欣赏着这些片段,一边评论着。

“哔......检测到宿主苏醒,系统绑定中......5%......20%......55%......89%......100%”脑海中再次传来神秘的声音。

“系统,真的是系统?不是幻觉!”

“系统绑定完毕,宿主:陆宁(一个身世可怜的小白)

选择模板:陆宁(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已脑死亡)

系统载入中,两者即将融合......

准备唤醒身体,会有一点点不舒服哟。

感谢使用本系统,本系统全称:人生巅峰系统。

宿主记得5星好评哟。”

什么鬼?陆宁还没有完全理解过来,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MMP,狗哔的系统,这就是你所谓的一点点的不舒服,强烈的疼痛让陆宁想要大声痛呼。

“呜呜呜,我可怜的儿子,没有你我怎么办。”病床边的林婉凝悲切的呜咽着,陆景然陪在爱妻的身边,剑眉紧凑,目光中流露着极度悲伤,自己的儿子被宣布脑死亡的那一霎那,陆景然感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这时,病床上的陆宁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呻吟,陆景然瞬间瞪大了眼睛,仿佛刚刚的一声呻吟就是天籁。

“医生......医生,快来......。”陆景然大声呼喊起来,接着就是一堆混乱的场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