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白鲸来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全职灵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八章 白鲸来了

分享到:
关闭

这边刚眯腾一会,那边木屋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知道这是不礼貌的吗?”刘昊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慢悠悠,懒洋洋的朝木门走去。

房门半开,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你的胆子够大啊!就不怕是邪灵敲门吗?”

“他们没这胆。”刘昊想都不想的回了一声。

“自古英雄出少年,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木门彻底打开,下身黑色长裤,上身白色休闲衫的来客醒目的出现在刘昊眼前。

此人相貌平庸,属于放在人群中就找不来的那一类。可他身上若隐若现展现出来的气质,却让人难以忘怀。

“你是谁?我们见过面吗?”稍等,容我先漱个口。

“还挺讲礼貌啊!”来客是个自来熟,自顾自的抽出椅子坐了下来。

来客的举动让刘昊既感到好笑又感到奇怪。自从卷入火车事件后,似乎有越来越多的怪事和怪人和自己产生了交集。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刘昊没有坐下,居高临下的问道。

“我叫白鲸,纪律巡查科一组组长,奉命前来调查宫勇假公济私一事。穿成这样是不想让你感到拘束和紧张。我们可以用聊家常的方式来谈谈这件事。”白鲸的笑容充满了感染力,让人如沐春风。

“你们的效率真高,这么快就来了。反正早晚要接受问话,你提议的方式我接受。”风昊拉过椅子,坐到了他身旁,没有选择坐到他对面。

白鲸察觉到了风昊的举动,他对风昊的态度感到满意。如果他不这样做,那接下来的谈话十有八九会掺杂水分。

“我想知道火车事件的真相和你客观的对宫勇的评价。”白鲸略微侧身,望着刘昊说道。

刘昊深吸一口气,随即缓缓吐出,“火车线出现邪灵是真的。我们一分队除了我,其余成员全部壮烈牺牲。而我因为是唯一的幸存者,也知道了火车线出现邪灵的真正原因。

对邪灵来说,火车线上对我们的攻击是他们邪灵晋升精英邪灵的考核。在火车线上,不仅有考核的邪灵,也有身为主考官的统领级邪灵。

也许我真的是受到上天眷顾,在我以为即将步入他们后尘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神秘高人救了我,而且他只用了一招就将统领级邪灵击退。

综合以上所述,在统领级邪灵被击退的那一刻,火车线就已经安全了,不存在所谓的邪灵骚扰。”

“好,我记下了,下面说说宫勇吧!你对他怎么看。”白鲸没有发表意见,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是庐阳城庭队的中队长,我是中队下属一分队的队员,两个人几乎没有交集。队长李斯跟他接触较多,这次的任务就是他派给我们队的。

平日里李斯队长在某些任务上跟他有很大分歧,进而导致我们一分队经常被安排去做一些危险性较高的任务。

在南城火车站,宫勇中队长对我进行了审讯,审讯结束后安排我继续呆在火车上,每天两个来回。在没有接到他的命令前,不得停止这个任务。”

“我记下了。那你今天在下木屋呆着,是否是因为接到了他的命令呢?”

“你自己看吧!”幸好风昊没有将宫勇派人给自己的命令函扔掉,不然现在百口难辩。

看过命令函,白鲸诚恳地问道:“你能把它交给我吗?”

“给你可以,但你可不可以先给我查验一下你的灵牌呢?”刘昊直言不讳的回道。

“没问题,这是必须的。”白鲸从腰间取出灵牌,往桌上一摆。

镇灵庭制作的灵牌有独家印记和手法,外界假做不出来。每个人的灵牌都一起本人灵魂契合,若本人死亡,灵牌自动销毁。

验过灵牌,刘昊把命令函和灵牌一起推到白鲸身前。“希望它能帮助到你我。”

“放心,我是一个正直的人,不会徇私舞弊。”白鲸将它们收好后,沉默一会,随后说道:“据我收到的线报,你和范建在火车上见过面了,你们都说了些什么?私事我不管,我只想知道有关火车线的事。”

此话一出,刘昊立刻感到后脊发凉。镇灵庭实在太厉害了,纪律巡查科的人办事能力实在太强了!幸好自己没做什么违心的事,说违心的话,不然,这个问题还真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甚至是拉入黑名单。

“范家主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与我单独在火车上见了面。他说庐阳城到南城的火车线,在动工前双方就商定好了利益分配原则,现在的做法实在让他们无法接受。南城会向纪律巡查科投诉,若你们来了,请我一定要如实汇报。”

“我相信你说的话。只是光我一个人相信还不行,你必须让更多的人相信。”

“你的意思是我必须让纪律巡查科负责此案的大部分人都相信,尤其是科长认同我说的话。”

“你很聪明。最后做决定的是科长并非是我,我只负责记录过程。”

“我从你的话中听出,科长对我似乎很不信任呐!哪怕我说的是事实,到了他那也会变成虚假。”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告诉你的。你可以用猜测,推断来诠释你的话,但绝对不能用肯定的语气来说这番话。情绪可以有,但绝不能让人感觉到你有诬陷的嫌疑。”

“白组长,你的两个转折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好人自有好报,好人自有福报。感谢你对我的提醒,更感谢你在正式询问前以私人的身份来这里见我。”

“客气,我只是不想让镇灵庭的优秀队员成为利益角逐的牺牲品。一分队会很快重组,我很希望见到重组后的一分队由你来当队长。”

“谢谢。只是任命队长的权力不在你的手中,不然,我一定要作揖感谢你的知遇之恩。”

“尽人事而知天命,是金子总会发光。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明天上午九点请你准时到庭队报道,到时我会对你们一一进行面谈。”

“好,明天见。”刘昊答得干脆。白鲸的话既是给自己敲响警钟,又何尝不是给自己送来福音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