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功问世!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人世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功问世!

分享到:
关闭

虽然就带了个路啥也没做,但还是辛苦自己了,云景决定犒劳一下自己。

优哉游哉的来到城中一家不错的酒楼,点了几道招牌菜,再上一壶酒,慢慢吃着,听说书人谈些天南海北的趣事,轻松惬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恐怕就没机会这么悠闲了”

想到决战将起,自己将要在师父的安排下入军参战,云景的心情有些沉重,战争是会死人的,千军万马冲杀起来,多少人将永远埋骨他乡……

摇摇头,他不再去想这些烦心的,战争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左右的。

总归还是这世间的一浮萍罢了,或许‘逍遥’恐怕也做不到真正的逍遥吧。

不管怎样,就如这酒楼中的满堂宾客一样,至少他们这一刻是开心的。

喝酒,吃菜,听书。

不得不说,这家酒楼的说书人口才还是很不错的,无数人都被他的言语勾动心绪起伏。

人家是凭嘴巴吃饭的,没两把刷子怎么行,不像云景前世的那些舞台演员,生搬硬套一些段子,看着尬得慌。

“如果王柏林那家伙在的话,这个天气,估摸着会拽着我跑勾栏听曲儿……,不知不觉都长大了,天南海北,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一个人的时候就很无聊,无聊就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云景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儿做。

正好幻境那边事情忙完了,他有足够的时间把整个幻境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自己也人为弄出那样的幻境来。

有了决定他就付出行动,起身结账,离开酒楼,在人少的地方,念力控制雪花飞舞在周围朦胧他人视线,自己则冲天而起往幻境方向飞去。

某个民宅中,邓长春微微有些纠结,看着云景飞走的方向,心说老夫昨晚暗示得还不够明显吗?都说了让你没事儿多来坐坐,你咋空闲下来反而往别处跑呢,莫不是糟老头子没有吸引力?要不弄几个漂亮女孩过来?

“呸,老夫又不是拉皮条的,一身学问的吸引力胜过无数美人,那小子,给了他机会不懂得珍惜啊”

邓长春收回目光,也不去纠结这些小事儿,而是在琢磨如何把杀神书中的军阵之法落实下去,人选嘛就杨开山好了,不过这事儿还得和皇帝沟通一下。

以后待到一支或几支军队掌握军阵之法,他们这样的老头就能真正的安心下来颐养天年了……

不久后云景再度回到了幻境,这里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有已经完成了任务的蚁楼成员重新回到这里想方设法的摸索幻境的奥秘。

也没管他们,云景直接飞入了幻境内。

此番再来,他不在漫无目的的瞎溜达,而是要将整个幻境的地形地貌都印入脑海,因为幻境本身的原因,他在其中的念力观察范围被压缩到了十分之一,所以这个工作量还是不小的,但问题不大,他会飞,不受地形限制,方便得很。

他先是沿着幻境外围绕圈飞,一圈圈下来朝着内部而去,一点点将整个幻境印入脑海。

夜幕降临,云景足足花了大半个白天才把前期信息收集完成,没办法,幻境范围太大了,而且念力观察范围受限,花的时间自然也多。

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地方,云景微微闭目回忆之前收集的地形信息。

在他的脑海里,凭借过目不忘的本事,将之前收集到的地形信息建模还原出来。

“幻境的面积比虫兽山内天然灵气汇聚之处大得多,环境也更加复杂,不知道到底能不能以此总结出人为制造幻境的方式”

心头自语,老实说,云景并没有把握,毕竟幻境和灵气汇聚到底是不一样的。

暂时不管行不行,他总得试试才知道。

睁眼,他念力控制身前的白雪,用白雪等比例缩小还原出幻境内的地容地貌,这是一个很复杂精细的工程,一丝差错都不容许出。

整整耗费了半个时辰,云景才用白雪大致还原出了幻境内的真实地容地貌,结果显而易见,他用白雪模拟出来的幻境地容地貌并没有制造出幻境来。

“幻境内能扭曲生灵的六识,这种情况仅仅只是环境因素造成的吗?”

看着眼前足有四个平方大小的白雪‘沙盘’,云景不禁陷入了沉思。

既然没有制造出幻境效果,那么他忙了半天也就差不多整出了个沙盘而已……

维持这‘幻境沙盘’凌空漂浮,云景心念一动,看向另一边,用念力控制白雪,熟门熟路的就捏出了聚灵阵的特殊环境,然后‘升起’一团火球融雪为水,为聚灵阵注入活力,紧接着聚灵阵就工作起来了,天地间的灵气丝丝缕缕的自动汇聚而来。

看了看在工作的聚灵阵,云景又看了看毫无动静的幻境沙盘,两相对比,总结规律,云景希望能从两者中得到启发。

然而问题是,幻境沙盘内云景也还原出了水流环境的,可压根就不能‘致幻’。

“难倒说,幻境的出现,其实和本身的真实环境关系不大?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关系!”

两相对比,云景不禁皱眉。

其中一定还有什么他没注意到的关键之处。

“难倒和材质有关?”

想到这里,他轻轻放下用白雪捏成的幻境沙盘,旋即控制泥土重新弄出了一个,之前有过用白雪还原幻境环境的经验,再次用泥土还原,他的速度无疑快了很多。

可最终结果却是没有任何效果。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暂时想不通,云景也不去纠结了,天已经黑了下来,他把之前弄出来的都毁掉,然后动身回斜阳城去了。

慢慢来吧,一点一点试验,一点一点总结,或许有一天自己能真正人为制造出幻境来,一天不行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就一年……,不管最终成与不成,有个长期目标,总不至于无聊得数蛋。

回到斜阳城内租住的民房,几天不在,这里又变得冷冷清清了,云景重新生火做饭,这里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人气。

吃饱喝足,他惯例的每天练字看书学习……

隔天一早,云景决定这天和接下来的几天继续研究人为制造幻境,不过为了防止错过师父安排的调令,他还是先留意了一下李秋所在的方向。

因为昨天才将杨开山他们从幻境中接出来,李秋作为主导人员,后续还要很多事情要做,压根没工夫给云景安排后续。

见此,云景决定忙自己的。

不过在继续去幻境之处近距离观察总结之前,他先在斜阳城内采购了一番,买了很多当地的土特产,然后去驿站给家里邮寄过去。

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珍贵物品,总归是云景的一番心意,没道理给老丈人家送去了却不管自己的家人吧。

“从斜阳城寄回去,至少上万里路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达,不过专门寄送东西的驿站不是邢广宁他们那样慢悠悠的货船,想来要快不少……”

抽空忙完了给家里寄土特产,完了云景继续去幻境之处观察总结。

一天下来依旧没有任何进展,他也不气馁,就当打发时间了。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云景都在琢磨人为制造幻境中度过,他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能成功,等比例还原幻境内的真实地容地貌,不时跑进去仔细观察,甚至还取来幻境内的土壤岩石,可全都没用,距离他想人为制造出幻境连一点苗头都没有。

有时候他不禁在想,弄个幻境怎么就这么难呢,哪儿像当初琢磨聚灵阵,没纠结多久就成了。

这还真把他难住了,不过他也没想过一下子就搞出来,慢慢来就是,最终结果无所谓,成了固然是好,不成他也没什么损失。

几天时间转眼过去。

从杨开山他们从幻境出来的第六天,这天下午,云景又去琢磨了一天幻境,回到斜阳城后,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城中气氛不对。

整个斜阳城戒严了,而且还有大量的巡逻士兵挨家挨户的搜查,如此情况整个斜阳城的气氛都有些凝重。

出现这种情况,云景稍微了解了一下原委,他想搞清楚原因还是很简单的。

然而在了解原因后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

出事儿了。

那天他和李秋夏涛去把杨开山他们接出来,一路上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结果过了这么多天却出事儿了,那天他们‘带出来’的箱子被盗!

如今整个斜阳城戒严搜查,正是在找那个箱子。

“箱子里装着的杀神书早就被取走,如今那个箱子其实是个‘空’箱子,按理说丢了也无所谓,但如今整得这么大张旗鼓,恐怕仅仅只是在表达对那个箱子的重视罢了,实际上找不找得回来都无所谓。

那么,偷箱子的是谁?江洋大盗?还是大江王朝的人?如果是普通的江洋大盗的话,偷那玩意做什么?仅仅只是因为那空箱子重兵把守,以为是好东西,想偷走彰显自己的本事?而如果是大江王朝的人,他们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当初大江神话境真人留下的东西呢,还是说那天杨将军他们出来,情况被大江的人得知,从而专门跑来调查,然后偷走了那个空箱子……

不管情况怎么样,如今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的,又是戒严又是大势搜捕,根本就是做给有心人看的,啧,箱子也不知道落入谁手中了,如果打开的话,有惊喜呢”

留意到是箱子丢了斜阳城才会有如今的动静,云景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当时那个箱子是他一直带着的,杀神书给了邓长春,然后云景在空箱子里装了点东西,若是有人打开,绝对会‘大吃一惊’的。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么蠢的人,真想亲眼看看那个箱子被人打开后,看到里面的东西那时候的精彩表情”

摇摇头,云景也不再纠结那么多了,箱子已经被偷走半天时间,早不知道流落到哪儿去了。

该吃吃,该喝喝,云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斜阳城戒严了两天世间,这两天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该装的样子都已经装了,没必要继续。

在斜阳城戒严的这两天,云景除了惯例的学习生活外,依旧在琢磨人为制造幻境的事情,结果嘛肯定是没有的,还任重而道远。

这天他从城外回来,看向某个地方不禁挠头道:“见鬼了,这几天怎么感觉有一双幽怨的目光在暗中注视自己,就像那种被抛弃的小媳妇似得,问题是又不知道目光的源头在哪儿,像是错觉又不像是错觉”

嘴里嘀咕,因为没感觉到危险,云景也就没太在意,生活继续。

说来也怪,他嘀咕了那番话之后,就再也没感觉到那种奇怪的注视感。

某个邓夫子一脸郁闷的骂骂咧咧,你才是被抛弃的小媳妇,你小子,咋就不上道呢,我老人家每天都眼巴巴的看着你进进出出,就不知道来我这儿一趟?难不成要我老人家亲自去找你?我可没老刘那么厚的脸皮……

算啦,有些东西强求不得,老刘能踏出那一步,或许有一些那小家伙的原因,说到底还是他自身积累足够,老夫有何必执着。

该死的老刘,乱我心境,那死老头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调查当年残害老陈的人结果如何了?

……

大江王朝京城某酒楼中,呼呼大睡的刘能下意识抠了抠耳朵,嘴里嘀咕着哪个家伙在念叨老夫。

睡够了的他百无聊赖的起床,让小二送来一桌子好吃的。

吃得心情愉悦,他所在的房间门开了,一半大少年走了进来,可不就是被刘能拐走的叶天。

“小天回来啦,让你打听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刘能第一时间问。

叶天看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当即一点都不客气的坐下开吃,边吃边含糊道:“有眉目了,之前我去一处酒楼,听到有人喝醉了在聊当初陈夫子被害的事情,不过我没听清,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能打听清楚的”

“行,小天你办事儿我放心,不急,慢慢来,吃,多吃点,不够老夫再给你叫”,刘能和颜悦色道。

心头却不禁在嘀咕,暗道都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初那件事情大江的人做得隐秘,老夫上哪儿调查去?毕竟逍遥境也不是万能的,还是小天好使,这运气也是没谁了,随便去个地方都能听到有人谈论那件事情,这才是这小子的真正用法啊。

“到底这家伙也是个不讲道理的,都没来过大江王朝,来到这陌生地方,顺风顺水不说,听别人谈起那件事情,说的还是大离王朝的话,他正好听得懂,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再给他几天时间,估计真的能被他‘打听清楚’当初的始末,嘿,我老人家善用其人,躺着就能把事情办了……”

叶天吃饱喝足,一抹嘴道:“刘先生,你啥时候送我回去读书啊,在这边好烦,他们说的什么话我也听不懂,整天下溜达无聊死了”

“你把当初老陈遇害的事情给我打听清楚就送你会青牛学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人家可是高人,会飞的,方便得很”,刘能笑道。

叶天点点头说:“也是,那天我在学宫好好的待着,你嗖一下出现,又嗖一下带我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差点都给我吓尿了”

“哈哈,怕个屁,我还能害你不成,好好做学问,将来你也能有机会像老夫这样嗖嗖的飞来飞去,然后你小子可得给我珍惜好在青牛学宫学习的机会啊,我可是‘求’了好多人才把你塞进去的”

实际上刘能把叶天送去青年学宫学习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但为了让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故意把入学条件说得难如登天。

事实是对寻常平民百姓来说,能去青牛学宫学习真的难入登天。

叶天认真点头道:“刘先生你就放心吧,我认真着呢,那里的人也很好,去了之后也没人欺负过我,就是耽搁这几天,学习进度落下了”

眼皮一跳,刘能心说欺负你的人我老人家至今还没遇到过,你觉得那里的人都很好,只是因为你不知道对你不好的有多倒霉……

然后他说:“如今这个季节,不是在放假吗?你和谁比学习进度?”

“是放假啊,可我不是难得去学宫学习嘛,就去找人请教,争取早点追上别人进度,每个人都很乐意指点我呢”,叶天点头说。

哦,是你主动去请教啊,那没事儿了,估计没几个人能拒绝得了你。

笑了笑,刘能说:“学习进度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须知学问这种东西,不是一两天就能有所成就的”

“我知道呀,就是想早点考取功名嘛”,叶天挠头道。

“你那么执着功名干啥?”刘能好奇问。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叶天说:“我就是觉得,有功名后,就能更好的和云大哥相处啦”

“就这?”刘能嘴角抽搐道,暗道云景给你灌了什么迷汤,让你如此在意他的看法,啧,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哦,云景说叫小迷弟,合着你就是他的小迷弟了呗?

笑了笑,叶天说:“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反正我不想让云大哥失望,说起来好久没见过云大哥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

“他好着呢,其实你若是想见他,我随时可以带你去的”,刘能道。

摇摇头,叶天说:“不用,待我考取功名后再去见云大哥吧,到时候给他个惊喜”

还好你小子不是女的,要不然还不得……云景说那叫白给?

“我吃好了,继续去溜达溜达,把你让我打听的事情弄清楚,我还得回去学习呢”,叶天放下碗筷起身道。

“行,早点打听清楚我早点送你回去”

“嗯,那我先去了……”

斜阳城内,云景这天没去幻境处继续琢磨人为制造幻境的问题,都这么多天没有头绪,他决定缓缓。

一处茶楼内,他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听书,结果说书先生一个最新消息说出来,他一口茶水差点就喷出来了,一脸古怪的笑容。

说书先生说的最新消息是,最近江湖出大事儿了,无数江湖中人闻讯而动,盖因一本绝世武功突然现世。

“……据在下所知,那门绝世武功还牵扯到了四十年前的一桩隐秘,具体是什么事情呢,我就不方便说了,懂的都懂,不懂的也不要去贸然打听,对自己没有好处,言尽于此……”

“现在主要说那门绝世武功,四十年前差点引发大事儿后,销声匿迹了数十年,最近重出江湖了,你们还记得前几天整个斜阳城戒严搜捕吗?就是在寻找那门绝世武功,在下听说,听说啊,有军中高层花大力气找到了那门武功,存放在一个机关盒内,派重兵把守还没来得及送出,结果被盗了,而今盗取武功之人犹如过街老鼠,人人都想将其杀掉取得那门绝世武功”

“传言那门武功乃速成之法,练成之后,能极快的破境,十年八年踏足神话境都不为过,而且一旦练成同阶几乎无敌”

“而今因为那门绝世武功,江湖四方云动,卷入的武林人士不仅是我大离武林中人,乃至大江金狼桑罗王朝的武林人士都蜂拥而来,江湖,将要再度掀起腥风血雨了!”

说书的说到这里就把他自己知道的说完了,然后转移话题说其他的。

然而在听到他说的这些后,茶楼内很多人都坐不住了,纷纷结账离去,一门速成的绝世武功啊,谁不想得到?

十年八年踏足神话境?虽然不知道真假,可哪怕只要是能踏足真意境就足以用命去拼了,而且练成之后同阶无敌,谁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唯有云景这个始作俑者才知道真相,那个被盗的箱子居然已经被人打开了,而自己留在里面的‘绝世武功’也现世了。

“不管是谁,得到那门绝世武功,表情都一定很精彩吧?话说回来,我当时是为了坑大江王朝的人才那么干的,没想到如今居然流落江湖了,额……,那什么,我当初胡编乱造的剑经都被宋明刀练出名堂了,而今这本‘绝世武功’,不会也有人练成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想是这么想,然而云景莫名有点心虚,毕竟有宋明刀那家伙的前车之鉴。

“先不说那放在被盗箱子里的‘绝世武功’是我胡编乱造的,比剑经还离谱,单单是代价,估计就没人敢练,谁能那么狠?”

摇摇头,云景也不想那么多了,李秋早上传信给他,调令今天就会下来,他得回去等消息,于是结账离去。

某个酒馆中,宋明刀听着一众江湖人士讨论突然出现的绝世武功,脸上闪过一丝战意。

“绝世武功么,练成之后同阶无敌,速成神话,呵,不知比起我的剑经来如何,剑经可是逍遥境前辈留下的,若有机会,倒是想会一会那练成‘绝世武功’之人”

心念闪烁,宋明刀一口饮下杯中酒,起身结账离去,剑经修炼,不能有一日懈怠。

盗取箱子的是大江王朝一位先天后期高手,他曾在大江王朝京城衙门任职,在历史档案中看到过当年大江神话真人遗物丢失的只言片语。

然后他经过数年调查,了解了曾经那件事情的一部分真相,然后辞去职务来到了斜阳城隐居,最近李秋他们去把杨开山等人接出来,他结合自己了解到的,然后盯上了那个消失数十年的杨开山他们带出来的箱子,准备了几天时间,他‘险死还生’冒险把箱子盗了出来。

盗出箱子的他自己打不开,找了一个精通机关器械的朋友帮忙打开,然后云景放在其中的‘绝世武功’就现世了。

面对绝世武功,帮他打开箱子的朋友也想得到啊,而且是独占,于是两人当即翻脸大打出手,结果他的那个朋友不敌逃离,那人自己得不到,也不想盗箱之人好过,就一狠心把消息公布出去了,就造成了如今一门绝世武功问世的混乱局面。

这几天盗取箱子之人遭到各方追杀,走到哪儿都不得安生,好多次他差点都死了。

现在他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可看着手中的绝世武功一脸纠结。

盖因开篇写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自断筋脉破而后立!”

他当然没有那么傻第一时间照做修炼这门绝世武功,可在看了后面的内容后却是动摇了。

云景留下这门‘绝世武功’之前,是从邓长春那里了解过当初留下杀神书的大江王朝那位神话境真人的,于是站在对方角度阐述了一下这门‘绝世武功’。

“老夫紫阳真人,历经二百一十载踏足神话境,蹉跎多年,前路进无可进,沉心总结一生所学,又二百载,耗尽心力留下一生心血,此乃速成神功,只望留于后人,为我大江速成神话真人横扫天下……”

盗取箱子之人是知道大江王朝历史上有过紫阳真人这号人物的,四十多年前突然暴毙,当年大江王朝还举国追悼过,而且当年紫阳真人的确留有遗物被大离王朝夺去,从而差点引发两国全面战争。

这些都对上号了,手中的绝世武功做不了假,正是当年紫阳真人留下的心血!

这是一门极其歹毒的神功宝典,让人速成高手,之所以能让人速成,是因为这玩意练成之后能吸取他人内力真气……以养自身!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掠夺天地万物以养自身,可问题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还得自断经脉破而后立,练还是不练?我还没成婚呢,不过神功大成之后,能天人化生重回完整之身,鲲鹏吞天功啊鲲鹏吞天功,你让我如何是好?”

就在此人纠结万分的时候,想要夺取神功的江湖人士追杀而来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