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史上最憋屈的首座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万界圆梦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380 史上最憋屈的首座

分享到:
关闭

曾叔常稳稳站在了旷野之中,断成两截的飞剑掉落在他的旁边,他也不去捡拾。

而是抬头看着仍在天空中漂浮的李沐两人,面色格外慎重。

他有些搞不清楚那两人要干什么?

之前,他认为那一男一女是敌人。

因为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存在,而他在遇到两人之后,好端端的飞剑突然就失控了。

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如果是敌人,在他飞剑失控的时候,进攻他是最好的时机,而他从天上坠下的时候,同样是良机,但是,这两次机会硬是被对方放弃了。

即便他站在了地上,那两人似乎也没有追杀他的意思,他甚至从两人身上感受不到敌意……

还有最古怪的一点,他想不到世上有什么道术,可以隔空操纵别人的飞剑。

而且,施法距离超过了五里之多。

要知道。

青云门最强大的神剑御雷真诀,引天雷攻击敌人,三百米已经达到极限了。

这世上若有谁能超过五里施放道术,称为陆地真仙也不为过了。

看那两人年纪轻轻,若说他们的修为通天彻地,比当初的万剑一师兄还要高,曾叔常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风回峰的神兵是轩辕飞剑,曾叔常给了曾书书佩戴,他使用的飞剑是后来自己用玄铁铸造,虽然比不上轩辕,但材质坚硬,被他祭炼了十多年,哪有那么容易被人轻而易举的折断……

怪哉!

今天的事情处处透漏着古怪,由不得曾叔常不慎重!

……

李沐自然不知道他们不同于常人的迷惑行为,把风回峰的首座搞糊涂了。

曾叔常毫发无伤的落在了地上,同样出乎了两人的预料,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冯公子傻傻的问:“师兄,现在怎么办?硬打吗?”

“打吧!不打难道还下去和他讲道理啊!”李沐郁闷的道,“没看到他刚才看我们的眼神吗?他已经对我们起了怀疑之心,忽悠不住的,正好借他落单,试试我们的技能,对阵青云门首座的效果怎么样?”

李沐有些头疼,曾叔常从一千米高空掉下去竟然没事,完全打破了他的招聘套路!

果然。

只靠取巧是无法拿下青云门的。

他必须重新估量诛仙世界高层的战斗力,以便制定以后的计划了。

估算战斗力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实战。

冯公子问:“怎么打?”

李沐简单布置战术:“主要靠魔法,先用迟缓把他的速度降下来,再试试失明,虚弱之类的诅咒性法术,雷鸣爆弹之类的大杀伤力魔法尽量不要用,免得把他打死了。毕竟,我们和他无仇无怨,只是想请他去当老师,而且,他还是曾书书的父亲。”

冯公子点头,拿出了魔法书,吟唱咒语。

“下面可是青云门的前辈?”李沐要维系飞行奇术的魔法,在落地之前,没办法使用别的魔法,但这并不妨碍他干扰曾叔常,为冯公子的吟唱争取时间。

“老夫风回峰曾叔常,你们是什么人,何故毁我飞剑?”

曾叔常看到了两人的小动作,暗捏道诀,厉声喝问,他不确定天上人的身份,但这并不妨碍他诈上一诈。

他看到了冯公子拿出了一本书,但并没有放在心上,纸张的质地决定了它不适合炼成法宝。

尤其是,他仍然没有从两人身上感受到敌意。

曾叔常完全是被思想局限了,他不明白有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叫做第四天灾。

有一个他不知道的名词叫做NPC。

玩家有各种各样的目的,但会对NPC产生敌意的少之又少。

即便他们在推最强大的BOSS,也不会对BOSS产生哪怕一丁点儿的恨意,说不定打boss的时候还会兴高采烈的!

李沐语气瞬间兴奋了,高声道:“前辈和认识曾书书?”

曾叔常一愣,精神下意识的放松:“曾书书是我子,你见过他?”

话音未落。

曾叔常突然感觉脚下一沉,两条腿像被钉在了大地上,举步维艰,他哪还不知道中了暗算,他双眼圆瞪,怒吼:“贼子,果然是你们搞的鬼!”

他并指一挥。

断成两截的飞剑跳到了他的手中,他掐诀念咒,笔直冲天而起,虚空而立。

与此同时,

一道匹练般的剑气从断剑斩了出来,劈向了对面的李沐两人。

曾叔常竟然还能飞起来,李沐吓了一跳,连忙启动智能飞剑,同样斩出了一道剑气,堪堪拦住了曾叔常劈出的剑气。

蜀山御剑术!

虽然是用妖丹的力量激发出来的,但用出来后,仍然充满了浩然正气。

拦下了曾叔常一道剑气,李沐的心砰砰直跳,迅速操纵飞行奇术,向后退去:“曾真人,为何无缘无故对我二人动手?”

“无耻,分明是你们先行暗算老夫。”曾叔常怒道。

“前辈何出此言?曾书书如今在我仙学院任教,前辈是曾书书的父亲,我只是想请前辈一同前往蜀山仙学院。”李沐欺负诛仙世界的人没见过魔法,狡辩道,“若我要暗算前辈,为何不用威力更大的剑诀?”

曾叔常愣住,还没等他说话,突然,一阵强烈的尿意来袭,他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并住了腿:“那为何我方才我双腿突然非常沉重?”

“前辈,是不是在场还有第四个人?”李沐脱口而出,又一次对着曾叔常用出了“膀胱缩小”的技能。

“第四个人……啊!”曾叔常的尿意越来越急,后背渗出了一层汗水,忍不住扭来扭去,仿佛随时都要决堤一般,他已经无法正常说话了,冲李沐摆摆手,猛地向地上落去。

落到地上,他转身就往树林里跑,一边跑一边凄厉的喊:“你们两个,不要跟过来!”

偏偏越是焦急,他的两腿就越沉重,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跑也跑不动!

一阵阵绞痛感从小腹传来,曾叔常都要急哭了,他的衬裤已然由潮湿的感觉了!

今天的事情处处透漏着诡异,飞剑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控制,再后来被人定在了地上,现在竟然又在战斗中尿急……

几百年不遇的怪事都在今天碰到了。

曾叔常简直要崩溃了,他有些后悔刚才把名字报出来了。

堂堂风回峰首座要在两个小辈面前尿了裤子,青云山的名声都要被他丢尽了。

到了那时,除了杀人灭口,他找不到第二条出路了。

此时此刻。

曾叔常完全打消了对李沐两人的怀疑,他从天上下来,把后背都露给两人了。

多好的机会啊,那小子的剑诀速度那么快,可硬是没有攻击!

现场一定还有第四个人的……

等老夫尿完这泡,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曾叔常咬牙切齿的发狠,可还没等他跑到树后,眼前陡然一黑,眼前失去了所有的影像。

冯公子的“失明”魔法,准时落在了他的头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