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妖有妖法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万界圆梦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516 妖有妖法

分享到:
关闭

“道长,通常我打不过别人的时候,是不会像你这样张狂的。”李沐看着青袍道士,缓声道。

“玄门中人,铁骨铮铮,又岂会向你这等妖物弯腰低头。”青袍道士傲然道。

“道长,有骨气。”李沐肃然起敬,从他的手中把肥皂拿了出来,回身递给了李海龙,“伯虎,把这块肥皂送去回春楼,给里面的姑娘清洁身体,我想看这位道长,去回春楼姑娘的浴桶里抢肥皂。”

杨员外等人的眼睛凸地瞪大了。

这也太损了吧!

这还是刚才那个口口声声要和人类和平共处的狐妖吗?

用肥皂引出家人入青楼?

哪个有脸面的人能做出他这般阴损的事情,不怕入阿鼻地狱吗?

小青按下了蠢蠢欲动的心,果然还是小白有办法,这比杀了他们解气多了。

“妖孽,你敢?”青袍道士目呲欲裂,钢牙紧咬,“若你做出那等事情,我必和你不死不休!”

群情激奋。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但经脉被制,他们想起身反抗都做不到,白素贞的功力远远超过了他们。

“狐妖,你不能这么做,你会得罪天下修士的!”当街上演了一出好戏,一直忍着没出声的彗性和尚终于忍不住了,光头涨得通红,把戒疤清晰的凸显了出来,方才那一幕,他已经不知如何面对江湖同道了,再让他去青楼女子的浴桶里抢肥皂,他将彻底沦为佛门的笑柄吧!

“不当礽子,不当礽子!”宏远道长咬着牙道。

“道长,我本来就是妖怪。”李沐笑看了他一眼,“心怀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是佛门高僧;无为而治、清静自在的是道家高人;目无法纪,不遵礼法,不守规矩,才叫妖怪。当我努力做个人,想要平等和你们对话,你们高高在上,是我如草芥,哪怕沦为了我的俘虏,依旧敢对我喊打喊杀,生杀予夺;现如今,我以妖怪本性行事,你们却说我不当礽子;真是可笑。”

一干修士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李沐摇摇头,叹道:“高傲的你们,毁了我一个做好人的机会。那么,咱们便按照我定下的道来吧!”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群修士栽了!

杨员外等人面面相觑,忽然庆幸及早投降了,不然,以李小白的手段,能把他们坑的生不如死啊!

“道长,禅师。你们说的没错,杀了你们会犯天条,我不会杀你们。”李沐笑道,“但我把自己的肥皂送出去,总不犯法。道长如果定力十足,尽可以从容离开,不去抢夺丢出的肥皂。”

“你……”青袍道士额头冷汗直冒,牙齿咬得咯吱吱直响,却一句硬话都不敢说了,被肥皂支配的恐惧仍然历历在目,他要有定力,刚才也不至于盯着肥皂看一个多时辰了。

“肥皂定价三十文,若你们去抢,我便让被抢之人报官。”李沐笑笑,“李捕头,一会儿你带人去回春楼候着,但凡有人抢东西,有一个抓一个,不要姑息,我们要还钱塘县一个朗朗乾坤,绝对不允许暴徒逍遥法外,连青楼女子的东西都抢,还是人吗?若他们敢动手,让他们跑,回头便把缉捕文书送回他们的师门……”

李公甫眼角抽搐,怜惜的看向了众多法师,抱拳道:“缉捕盗匪,是本捕头的职责。”

“妖孽,妖孽!”彗性法师目呲欲裂,气的浑身颤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妖术能用一时,还能用一世不成?连两个未开化的小妖都能差点取了他的性命,若此间事情传开,引来玄门高人,你们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李沐回头看了眼李海龙。

李海龙虽然虚弱,但还是挺直了腰杆:“但凡偷袭我者,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偷袭我者,将立时肠穿肚烂而死;偷袭我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偷袭我者,将永坠阿鼻地狱;偷袭我者,将不孕不育,子孙满堂;偷袭我者,将腹泻不止;偷袭我者,将断手断脚,终生残疾;偷袭我者,会长出一对猪耳朵;偷袭我者,会放屁不止……”

一连串疯狂而又没有逻辑的诅咒之后。

众多被禁制的玄门中人,看着突然发疯的李海龙,傻傻的全都愣住了。

彗性和尚气急反笑:“此事何意?我有佛法护身,堂堂正正,又岂会在意这般无知的诅咒。”

旁边,白素贞、小青、胡晓彤的脸色一个比一个精彩,在所有人怜悯的看着唐伯虎发疯的时候,她们也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被禁制的修士们。

太可怜了!

李小白和唐伯虎是要把他们往死里整啊!

……

李沐任由李海龙当着众人的面完成了他的诅咒。

大吹法螺实现的几率性太低,以至于它只能当做震慑技。

藏着起不到任何作用。

只有广而告之,让所有人都体验到言出法随的效果,李海龙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这也是为什么李海龙使用大吹法螺从不背着人的原因,白素贞和小青不正是因为他的言出法随,才收敛了许多,不敢偷听,暗中窥探他们吗!

李沐笑笑:“诸位,我二弟没有发疯,他修炼有言出法随的神通,虽然功力尚浅,但终究还是有几率实现的,望诸位慎之又慎,不要自误!”

“可笑,言出法随乃圣人神通,要有大法力,结大因果,连圣人都不敢轻易动用,若被一个小小的狐妖掌握,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一个道士嗤之以鼻,嘲讽的道。

“我师尊菩提便是圣人。”李沐笑道。

“方才我就想说了,那菩提祖师的名号我连听都没听过,怕不是哪路毛神被你拉出来做圣人吧!也不怕辱了真正圣人的名号,招了天谴。”

“固执的偏见啊!”李沐叹息了一声,“一块小小的肥皂不同样让你们束手无策吗?万一是真的你们也受不了啊!”

说着。

李沐挨个把肥皂从他们的手中收了回来,递给了李海龙,道:“二弟,你往回春楼走一趟,将这些肥皂赠与给回春楼的姑娘。”

李海龙笑吟吟的接过。

“竖子,尔敢!”众修士咆哮,一个个挣扎扭动,仿佛预见到了稍后将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李沐没有理会他们,继而转向了李公甫:“李兄,麻烦你带人去回春楼布控吧!”

“是。”

李公甫回礼,呼喊着召集散落在四处的衙役。

说着。

李沐又看向了白素贞:“稍后等他们部署完成,你便解开他们的禁制吧!”

白素贞笑吟吟的点头。

安排好一些,李沐才重新看向了面前的修士们,微笑道:“诸位大师,考验你们定力的时候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