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留级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十七章 留级生

分享到:
关闭

郡观学堂,练功草坪

终于熬到辰时,两个难兄难弟一同“收功”,互相看了一眼,朝食堂走去。

赵玉柱早在三个月前就已感受到灵气,却迟迟不能引气入体。

看着他沮丧的样子,杨珍忽然想起小丫头在白云山上给他讲述的要点。

“玉柱。”杨珍拍了拍他肩膀。这家伙虽说才十二三岁,身高已接近成人。

“你是怎么吸附灵气的?”他问道。

“还能怎样?”赵玉柱大咧咧道:“我感应到了漫天都是土的味道,然后拼命去吸,却怎么也吸不过来。”

“你放松一些,”杨珍说道:“不要特意去吸收,凭灵觉去感应土灵气的味道,想象着你是在一片沙漠中,你一动不动,漫天的黄沙却向你扑来……”

“你也不要害怕,就当你是一只沙雕,这些黄沙都是你的食物,你尽情呼吸……”

赵玉柱并愚笨,事实上能具现出灵根的孩童,其心智都要超过同龄的小孩。

“好,明天我试试。”他并没有因为杨珍与他一样境界,就觉得人家胡说八道。

他郑重的点点头,朝杨珍咧嘴一笑。

第二日是二月初三。

一大早,当两个学渣来到广场上时,蓦然发现,这里已经站了几百号学童。

他们同样是分成十队,站成五角星的形状。

这是郡观丙寅年新招收的三百学童。

“你们两个,站到庚组的位置。”

高台上,耿监院大声吩咐。

看着那个叫杨珍的小子挤在新学童的队伍里,他心中一阵快意。

去年山长坚持己见,非要将这个资质低劣的家伙招进学堂。现在倒好,一年过去了,这小子连引气期都没有进入。

这简直是个笑话!

到明年这家伙灰溜溜滚回家时,我看你袁山长脸上有没有光彩!

袁澄同样在高台上,他淡淡看了杨珍一眼,没有做声。

他一直认为这小孩是魔障了,妄想自己的灵根还能再生长。不过,既然赵家不说什么,他也懒得干涉。

当然他更不会去为难这小孩。和静道长对他的重视,他可是亲眼目睹的。

和去年一样,袁山长讲解一遍《云霄行气诀》的要点,众学童纷纷双眼微闭,开始练习。

一个时辰过去了。

袁山长喊了声“收”,按部就班开始他的三个问题。

丙寅年没有再出现赵玥儿这样资质逆天的孩童,却也有一个双灵根。

第一个问题,内视脏腑,感应到灵根的,有百来名学童。

第二个问题,外感周身,感应到灵气的,有十二人,居然比去年还多出三人。

他心中升起一丝希望。

“……捕获到灵气,引气入体的,请举手!”他大声问道。

下面一片安静。袁山长朝双灵根的位置看去,那小孩老老实实的站着,丝毫没有要举手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这也是意料之中,天才不是每年都有的。

忽然,右前方最远处,一个人犹犹豫豫的将手举了起来。

“天才,我涫阳郡又出现天才啦!”袁山长面露惊喜,双手握拳,兴奋的看向那处位置。

耿监院同样意外不已,激动的张目远望。

然后,两人的脸都沉了下来。

举手的正是赵玉柱。

“他大爷的,练了一年,跑这一届当天才!”袁山长恨恨骂道。

“还剩一个天才呢!”耿监院嘿嘿冷笑。

……

当天晚上,杨珍用过晚餐,返回住处时,发现他的房门已被人打开。

白胜站在门前,旁边还有几名他看重的学童,那赵琏也在其中。

“将你东西收拾一下,换到甲字院去!”一个姓常的学童站出来,大声说道。

甲字院是今年刚入学孩童的住处。涫阳郡观一共甲乙丙丁四处院落,按“甲乙”和“丙丁”进行轮换。

“怎么回事?”杨珍没有搭理他,看向白胜。

“你一个留级生,还想和我们住在一起,没得丢人!给我滚到新生那边去住!”白胜面无表情,没有做声。答话的还是那个常姓孩童。

他和赵琏关系很好,自然对杨珍就没有什么好脸色,此时更是趾高气扬,说话很不客气。

杨珍置若罔闻,只是看着白胜:“这是斋长的意思,还是学堂的意思?”

“你管谁的意思,要你滚就滚!”常姓孩童见杨珍对他理也不理,心中恼怒。他一边大声呵斥,一边伸手去抓杨珍。

就在他刚刚碰到杨珍衣领,突然手上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不由自主蹲了下去。

却是杨珍将他反手拧住,如一把钳子一样,让他丝毫不能挣脱。

那孩童脸涨得通红,用力挣扎,却是怎么也使不上劲。

忽然他全身一松,已被杨珍放开。

“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杨珍冷冷道。

他继续盯着白胜:“怎么,这个问题斋长很难回答吗?”

白胜嘴角扯了一下,他一个毫无背景的散修出身,好不容易在学堂谋了份工作,可从来不愿得罪这些大家族出身的人。

哪怕赵琏是家族嫡系出身,杨珍只是一个义子,他也不愿意牵扯进他们的矛盾。

不过此时已是骑虎难下,被杨珍几次追问,他不能不答。

“监院也是这个意思。”他模棱两可道。

“监院怎么会管这等小事?”杨珍嗤笑道:“说吧,谁跟你提出来的?”

白胜支支吾吾,半天没有回答。

“是我!”赵琏忍不住站了出来,他毫不客气的与杨珍眼神对视:“你一个废物,学了一年连引气入体都没有,真是给我们赵家丢脸!是我跟斋长说的,斋长已经报告给监院了。”

“哈哈!”杨珍朗声大小,他其实并不在意住在哪儿。这等委屈都受不起,还修什么仙?

他只是不想平白被人算计,总得知道是谁干的吧!

“住过去没问题,”他声音平静:“我只有一个问题,我是算乙丑年的学生,还是丙寅年的?明年这个时候,我能不能参加乙丑年的选拔?”

赵琏主动承认,白胜也轻松许多,不过这个问题却不是他能回答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需要去问监院,或者山长。”

“要不,我这就去监院那里问问?”他迟疑道。

问监院肯定没什么好果子,杨珍才不会那么傻。他从怀里掏出一物,乃是一张纸鹤。

“我去问山长吧。”说着,他将手一扬,纸鹤晃悠悠飞向远方。

这是过年的时候,袁山长当着嬷嬷的面给他的,让他有急事的时候可以找他。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道袍的老人出现在庚斋门口,正是袁山长。

一众学童都惊呆了,这个资质不堪的家伙,居然可以随时呼叫山长!

白胜心中更是隐隐后悔,觉得不该听赵琏的唆使。

他很清楚,若非是大家族的重要子弟,绝不可能有山长的纸鹤。

现在看来,这小孩在赵家的地位,恐怕不比赵琏差,甚至还要更高。

袁山长脸色不算太好。当时他只是在和静道长面前意思一下,没想到这小孩还真拿鸡毛当令箭了。

“怎么回事?”他扫视周围一圈,语气威严。

杨珍不卑不亢,将事情很快讲述一遍,最后问道:“明年,我还能不能参加乙丑年这届的选拔?”

“你要参加选拔?”袁山长惊异道:“你有把握进入前三十?”

“总得试试嘛!”杨珍笑道。

“好!我给你这个许可,你可以报名。”

临走之时,他拍了拍杨珍肩膀,加了一句:

“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哦!”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