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史上最快飞升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章 设局

分享到:
关闭

往古玩街走,薛碧芸才注意到李乘风手中的袋子,好奇的问是什么东西。

李乘风只是敷衍,说是拿回去做实验的。

薛碧芸的爷爷酷爱收藏古玩,她也学到一点皮毛,一家家店逛着。

古玩这一行,讲究货钱两清,至于是打眼还是捡漏了,那就看各人的本事和造化了,所以这一行的水深得很,不是一般人玩儿的起的。

他们挑东西,李乘风自顾自看自己的,这里各家店都有不少玉器。

大多都是赝品、高仿,但也不乏真正的好东西。

李乘风看到了几块上等的和田玉,其中已经蕴含了不少灵气,若是用这个来布置引灵阵,效果必定很好,甚至稍微加工祭炼,用来布置聚灵阵都不是不可能。

问问价格后,他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弄钱了。

“唉唉唉!我说你们是来买东西的?还是存心来坏我生意的啊?没你们这么破坏规矩的,走走走!我不做你们的生意了,快出去!”

李乘风正在一旁看着玉器,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头一看,正是这家店的老板在往外赶人,被赶的正是莫白和薛碧芸。

旁边还有个一身补丁,农民打扮的小伙子,正紧紧抱着个布包,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薛碧芸同样怒容满面,一把推开那老板,指着他鼻子道

“你碰本小姐一下试试?人说店大欺客,你一小小的古玩店,信不信本小姐给你砸了,你还得乖乖儿给本小姐道歉?还反了你了,敢推我?”

那老板好似被她的气势所震慑,心虚的说道

“你......你买东西就买东西,搅合我的生意做什么?你还有理了?”

薛碧芸冷冷一笑

“讲道理?你也配跟本小姐讲道理?我告诉你,今天这景泰蓝本小姐要定了,否则我要你好看!”

莫白轻轻拉了拉薛碧芸

“碧芸,咱有话好好说......”

薛碧芸胳膊一扭,娇斥一声

“你起开!我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在这装什么好人?你到底是不是我男朋友了?难怪他们都看不起你,真是个窝囊废!这事儿我来处理,你给我一边儿待着。”

莫白脸色涨得通红,尴尬的站在一旁。

薛碧芸傲然的一憋店老板

“没钱还敢嚷嚷?区区5000块也想买景泰蓝?”

她一指那农民道

“你!把东西给我,本小姐出一万。”

那农民激动的就要答应,店老板急了

“这是我的店,抢东西抢到我这儿来了?有钱了不起啊?我出1万2!”

薛碧芸不屑的一笑

“两万!”

店老板气得七窍生烟,好似被激得有些失去理智,颤抖的举起三根手指,喊道

“我......我出三万!”

薛碧芸也怒了

“哼!本小姐出五......”

“这是怎么了?”

李乘风走过来,打断了薛碧芸出价,他一眼就看出那“农民”有问题,他虽然穿着打扮和面部表情都装的很像。

但那张红润的脸,和那双白皙的手,一看就不可能是经过日晒雨淋的庄稼人,不用想也知道,莫白二人被人设局了。

虽然薛碧芸的大小姐脾气一起来,连莫白的面子也不给,但李乘风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坑。

莫白立即说起了经过,他们正在看古董,那个“农民”小伙抱着个布包找到店老板,说是母亲生病了,要把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卖了筹钱看病。

“无意”中被薛碧芸看到了布包中的东西,认出是清朝时期的景泰蓝,用来送给老爷子做寿礼最好不过了,所以发生了争执。

李乘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可以给我看看吗?”

店老板急道

“这是我店里的生意,你们这么做实在太不厚道了吧!”

“农民”小伙好像也知道了自己的东西很值钱,赶紧掀开花布一角,反驳道

“这是我的东西,还没卖给你呢?怎么就成你的生意了?这位先生您看。”

店外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店老板也不敢强买强卖,生气的瞪了“农民”小伙一眼。

李乘风并不懂古董,但他曾经乃是堂堂仙帝,眼力再怎么退化,也不是区区凡人能比的。

从露出来的瓷器一角,他一眼就看出这东西,出炉最多不超过10年,绝不可能是清朝的东西,这两个家伙在唱双簧呢。

李乘风故作惋惜的说道

“真是好东西啊,可惜价格太高了,我们买不起,你还是卖给这位老板吧。”

“农民”小伙和店老板眼中,都闪过一抹不好的眼色,薛碧芸脸色一变

“李乘风,区区几万而已,我还得拿它给我爷爷贺寿呢?你......”

莫白也看不了不对,拉住她摇摇头,李乘风暗自摇头,这个薛碧芸不但小姐脾气大,还及其自以为是,莫白摊上这么个主,还真是不好伺候啊。

“农民”小伙赶紧说道

“老板,这位小姐出五万了,你还加价吗?”

店老板摇摇头

“这件景泰蓝确实不错,但五万已经接近市场价了,我再加就没赚头了,算了。”

说完还不满的看了薛碧芸一眼,好像在说:我明明5000就拿下了,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人,害我白白损失了好几万。

“农民”小伙抱着东西递给你薛碧芸

“这位小姐,这件宝贝是您的了,请问您怎么付钱?我还得去医院交手术费呢。”

薛碧芸一喜,就要去接。

李乘风伸手一拦

“这位兄弟好像弄错了吧,明明是店老板出了三万,你怎么让我朋友五万买你的东西,难道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强买强卖不成?”

“农民”小伙马上不高兴起来

“你怎么诬赖人呢?她刚刚明明说了出五万,大家伙都亲耳听到的是不是?”

李乘风一笑

“你耳朵有问题?还是你觉得大家耳朵都有问题?我朋友明明只说了个五,什么时候说五万了?你问问外面那么多人,谁听到说五万的?”

看热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却没人帮任何一方,只是纯粹的看热闹。

“农民”小伙冷着脸

“哼!店老板出了三万,这位小姐说的五,不是五万是什么?”

薛碧芸终于也看出了不对,她是脾气不好又傲气,却不是傻,竟然敢设计自己?

“我说的什么你能知道?本小姐刚刚说的是五块!怎么了?你有意见?”

这时几个流里流气的男的,冲进了古董店,不善的盯着李乘风三人,嚷嚷道

“怎么了?怎么了?这条街是我们德顺保安公司的地界,谁踏马敢闹事?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这是看骗不下去了,准备威胁动强了。

看热闹的人,连议论都停了下来。

常在这一带走动的人都知道,这德顺保安公司,打着安保的幌子,实际上就是一帮黑社会团伙,每家店每月都得按时交安保费,其实就是保护费。

“农民”小伙嘴角一抹冷笑

“几位大哥,这几个人要买我的宝贝,明明价格都谈好了,现在竟然要反悔,你们可得管管啊。”

一方脸汉子脸色一沉

“在我们德顺的安保下,这古玩一条街,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那都是规规矩矩、童叟无欺,你们竟然敢来捣乱?”

“刚刚的事我也知道了,你们既然出了五万,那就交钱拿着东西走人,无论是打眼了还是捡漏了,与他人无关,这是这一行的规矩,要是谁敢坏了规矩,那就是让我们德顺不好做人,也无法对各商家交代。”

随即目露凶光,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们真的要破坏规矩?”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