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史上最快飞升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9章 捡漏

分享到:
关闭

看着方脸男那摄人的凶光,莫白紧张起来。

薛碧芸是又怒又怕,她什么时候被黑社会恐吓过?这里又不是省城,家族的势力也辐射不到这里来。

哪怕事后家族能找会场子,今天也吃亏吃定了。

到现在她已经百分百肯定,那个景泰蓝是假的了,心中不禁责怪起李乘风来,要不是他,自己最多也就亏几万块钱,何至于落到这步险地,最后这钱肯定还得被坑进去。

不行!这钱得让李乘风出,全都是他惹出来的。

李乘风并不知道薛碧芸的想法,怡然不惧的说道

“你既然说童叟无欺,我朋友出的五块,这老板出的三万,你让他给钱收货这事儿就完了。”

方脸男不屑的说道

“你少跟老子玩文字游戏,小伙子,你把东西给他们,就在这等着收货款,我还就不信了,还有人敢在老子的地盘儿赖账。”

“农民”小伙嘿嘿笑道

“谢谢这位大哥给小的做主。”

他直接将东西放在了李乘风身旁的桌子上,花布也顺势滑了下去。

整个景泰蓝呈现了出来,看起来挺漂亮,下面还有个瓷盘托着。

李乘风看到下面的瓷盘却愣了一下,随即好似怕了方脸男一样,服软道

“这位兄弟,你既然是负责这里安保的,可得公平公正才行,我朋友最高只出了两万,根本就没说什么五万,你总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吧?”

方脸男自然听的出,李乘风这是服软,想要以两万块钱平事儿,略一考虑,便看向“农民”小伙

“他说的是真的?”还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有些事大家都明白,也不能做得太过。

“农民”小伙瞬间明白,故作回忆了一下

“这位小姐是出了两万,最后只说了个五,五什么她没说全。”

方脸男一拍桌子,怒道

“好你个小子,差点让老子断错了案,既然人家出的是两万,你凭什么说五万?想讹人吗?太不像话了,还不赶紧收了钱滚蛋!”

“农民”小伙点头哈腰的道歉后,对李乘风伸出手

“两万!给钱吧!”

李乘风上下指指景泰蓝和下面的瓷碗

“这两样是一套两万对吧?”

“没错!是一套,两万块钱全是你的了。”

李乘风点点头,对莫白道

“给他两万,东西拿回去给老爷子贺寿吧。”

能从五万减少到两万,莫白也很庆幸了,赶紧拿出了手机。

薛碧芸却拦住了他,气冲冲的说道

“李乘风这钱该你来出才对,都是你闹出来的事儿,凭什么我们给钱。”

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又被人威胁,还得给钱,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李乘风眼中露出不喜之色,不过看着莫白的面子,难得跟她一女人计较。

莫白歉意的对李乘风一笑,拉开薛碧芸道

“碧芸你怎么说话呢,乘风这是为了帮我们,怎么还能让人家花钱呢。”

他不顾薛碧芸还在嚷嚷着

“莫白你这个窝囊废,女朋友被人欺负了,你不但不帮我出头,还向着别人说话,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没种的家伙了?”

莫白也是心中恼火,薛碧芸的脾气有时候实在让人受不了,面红耳赤的用手机转了账,就往门外走。

看莫白真生气了,薛碧芸也慌了,赶紧跟上。

李乘风拿起桌上的东西,就跟了上去

“莫白,你等等。”

这次没人再拦他们了。

听到李乘风叫他,莫白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啊乘风,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担待,我们改天再约时间叙旧吧。”

李乘风一笑

“改天聚也行,不过这东西是你花的钱,自然是你的。”

薛碧芸气哼哼的说道

“这垃圾送给我,本小姐还嫌占地方呢?你喜欢自己拿去玩儿去!”

莫白声音一沉

“薛碧芸!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薛碧芸一脸委屈

“行行行,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不就是两万块钱嘛。”

莫白双手接过布包

“乘风今天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走过来说道

“小伙子请了,不知道能不能将你买的东西,给老头子我掌掌眼?”

他身后还跟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看起来不是保镖就是司机,但李乘风却看出,这人身上有浓浓的杀伐之气,此人不简单啊。

有认识老者的人议论起来

“这不是韩老吗?又来淘腾物件儿了?”

“韩老可是古玩界的专家啊,他看那玩意儿干啥?”

“就是啊,那个景泰蓝摆明了是赝品嘛,有什么好看的?”

莫白谦和的捧着东西,递过去道

“老先生喜欢就送你吧。”

他也知道这东西是假的,带回去也不可能送给薛碧芸的爷爷贺寿了,放家里看着还闹心,干脆送人得了。

韩老呵呵一笑

“君子不夺人所好,小伙子能给老头子我开开眼见,就感激不尽了。”

他接过东西打开,却把景泰蓝交到司机手上,才拿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看起了那个瓷盘。

围观群众不由得疑惑起来,莫非这瓷盘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连那方脸男也惊咦不定起来,在“农民”小伙耳边问了一句。

这韩老在这一带很有名,经他确认的东西,无一不是好东西,说他是这条街的权威也不为过。

“农民”小伙不屑的轻声说道

“大哥,那老家伙不过是被吹出来的,那个瓷盘是我们村儿,一哥们儿家用来喂狗的,我看它的花色和那个赝品挺配的,就给拿过来了。”

方脸男这才冷笑着点点头。

韩老越看,脸色越是惊异,一会儿惋惜,一会儿又是惊喜。

到最后忍不住赞了起来

“好好好!真是好物件儿啊!”

好一会儿,才爱不释手的将东西还原,小心翼翼的还给了莫白

“小伙子,这东西你可千万收好,别给弄碎咯。”

莫白和薛碧芸有点莫名其妙,韩老却笑呵呵的对李乘风竖起一个大拇指

“小兄弟真是行家啊,匆匆一瞥眼就知道了,这份眼力老头子我佩服。”

李乘风一笑

“老先生才是真正的行家,我就是讨了个巧,不值一提。”

他这不是谦虚,他只是看出这瓷盘应该出自600年以前,自然是古董无疑,至于具体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这莫名其妙的对话,让众人心痒难耐,莫非那瓷盘真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

立即有和老者熟悉的人上前问道

“韩老,这瓷盘是什么来头啊?”

韩老呵呵笑道

“这瓷盘应该是明朝宣德年制,真正的官窑出来的。”

“啊!”

“明朝?官窑?”

“捡漏了!捡大漏了!”

惊叫声,瞬间冲天而起!

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集中在了莫白手中的花布上。

方脸男、店老板等人,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农民”小伙更是悔恨得肠子都青了。

“韩老,您能给估个价不?”

这一声问,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李乘风等人捡漏了,九成九的人都不会怀疑,但他们更想知道的是,这个漏到底有多大。

韩老略一想

“这个瓷盘若是完好无缺的话,几百万也有人要。”

不等众人惊叹,他话锋一转

“只可惜它上面有一个很小的缺口,导致价值大打折扣,不过三五十万还是少不了的。”

三五十万,那也是天大的漏了,但总算还是让人松了口气,要真是值几百万,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彻夜难眠,为什么就没人设这样的局来给自己下套呢?

从围观人群的议论,薛碧芸也知道了这老者是个古玩专家,激动的扶住了莫白的手道

“你小心点,可别摔坏了。”

她激动不是因为捡漏了,而是因为本以为丢了面子、陪了钱,没想到峰回路转,所有的面子和钱都加倍找了回来。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在爷爷的寿辰,她和莫白能恨恨的长一回脸。

与之相反的是,方脸男脸色阴沉的滴水,三五十万啦!竟然区区两万就被这三个家伙骗走了?

他可不会管,是不是自己想骗人在先,朝“农民”小伙,使了个眼色。

“农民”小伙秒懂,三步并作两步上前

“把东西还给我!你们买的是景泰蓝,怎么把我的瓷盘也给顺走了,简直是一群小偷!那可是我的传家宝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