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彼岸花开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788章 彼岸花开

分享到:
关闭

嗯!?

走出几步后,古书忽然消失不见,而且是在他的视线中直接消失。

他有些不太甘心,过去找了一圈,除了弄一身灰尘外,其他没有任何收获。

拍掉落在身上的灰尘,他慢慢向后离开,穿过中间区域的通道,来到摆放兵器的区域。

观察片刻后,他缓缓伸手,握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把长剑剑柄。

呼……

下一刻,他收回手臂,拂去手心沾染的灰尘,目视所有兵器连同架子一齐化作飞灰消散。

从大厅左侧区域出来,沿着中央通道一路向内,他在大厅尽头一座石阶前停下脚步。

哗啦……

极细微的声音在这死气沉沉的大厅内异常明显。

他倏然抬头,仰望高处。

石阶拐角处,悄无声息飘出一个颜色发灰的虚幻影子。

乍一看上去,那就是一条顺着台阶蜿蜒游动的长蛇。

但仔细观察之后,却发现似乎并不是一条蛇这么简单。

他眯起眼睛,看了又看,忽然发现像蛇一样的灰暗虚影竟然是由无数无声哀嚎的人脸组成。

他们拥挤在一起,相互摩擦着,涌动着,表情充满了无法解脱的痛苦,以及肉眼可见的狂暴与愤怒。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完全被这条人面长蛇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并不是因为它的狰狞、丑陋和恐怖,而是因为浓郁的神秘气息,让人怦然心动的神秘气息正在从它的体内溢出。

忽然间,一连串听不懂的音节响起,那是凄厉的哭声,如泣如诉,犹如冬夜寒风,钻入他的耳中。

但再认真辨认一下,却又像是缓缓流淌的水声,诡异地让人听成了无数人同时哭泣的样子。

水声……

这里根本就没有流淌的水源。

只有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头皮发麻的无数人脸。

他心中升起莫名的念头,紧接着却忽然瞳孔收缩,似乎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首先,确实有水淌在缓缓流淌。

组成那条长蛇的人脸,以及环绕在人脸周围的灰暗颜色,正是一道道拥有生命与灵性般的细小水流。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

他从这些细小水流中察觉到了莫名熟悉的感觉。

顺着这种诡异熟悉感继续挖掘下去,在再次袭来的剧烈头痛之中,一个念头从意识深处翻滚上来,并且迅速占据了他的思维。

黄泉弱水。

这是弱水千流。

不,不对……

弱水不是已经死亡了吗?

被她一剑斩入轮回,再也没有生还的希望。

为什么又在这个地方让我感知到了属于弱水的本源气息?

不,我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这些想法。

弱水是谁?

谁杀了弱水,是她杀了弱水。

那么她是谁?

我又是谁?

甘霖凉!

我竟不是我。

那我又是谁!?

轰!

直接作用于意志精神上的磅礴压力骤然降临。

由无数人面和灰暗水流组成的长蛇恰好在此时蜿蜒而下,沿着高高的石阶朝他靠近了过来。

轰!

一人,一蛇。

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一个身高接近三米,浑身肌肉遒结,犹如恐怖殖装兽的人,外加一条全部由凄厉人面和灰败水流组成的长蛇,同时被那道磅礴力量镇压下来,瘫倒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仿佛变成了两具死了很久的尸体。

………………………………………………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

他在一片迷茫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然后便无比惊奇地发现,就在自己身前几米之外,同时还有无数双眼睛和自己几乎在同一时间睁开。

在冰冷死寂的环境中,双方相互沉默对视着,看上去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睡在这个地方?”

他深吸口气,又缓缓呼出,心中一个念头迅速发芽生长,瞬间占据了全部的心神。

“还有这个全身都是脸的丑逼,简直要让我这个密集恐惧症患者难过到了极点!”

“呜呜……”

灰色水流环绕下,难以计数的人脸又一次开始了凄惨的哭声,一双双眼睛齐齐泛起混沌晦暗的光芒,渐渐在体外凝聚出两柄长刀的模样。

唰!

长刀闪电般抬起,对准他的身体遽然斩落。

但比它更快的却是一只突破空间限制,重重轰击而至的拳头

“这么让人恶心的东西,就不应该存活在世上!”

轰!

灰色鳞片刹那间犹如火烧,意识深处骤然浮现出一幅踏步冲拳的画面。

他猛地抬头,搬山劲全速运转,热流带动神秘气息轰然爆发。

轰!

长刀尚未落下,灰败长蛇便在巨大的力量打击下猛地向后飞去,狠狠砸在一侧石壁上,整个身体深深镶嵌里面,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字母Y。

他的双臂肌肉高高隆起,筋络犹如老树盘根覆盖上面,两截断刀掉落在脚下,断成两截的沾染着半透明的灰色血液,滴滴答答铺开一片。

噗的一声闷响。

他从长蛇的七寸部位抽出右臂,抬头看了眼嘶声哀嚎的无数人脸,又是闪电般一拳重重挥出。

轰!

所有人面齐声哀嚎,又从破口处喷出大股犹如凝胶的半透明血液,落在石阶上迅速扩大,不过数息时间就没过他的脚面。

“虽然你很丑,但富含丰富营养!”

他咬牙露出一丝狰狞笑容,钢钳般的右手猛然发力,再次向着里面狠狠一掏。

轰!

轰轰轰!!!

然后抽出手臂,又是重重一拳砸落,紧接着又是第二拳,第三拳……

连续十几拳落下来,巨大力量使整个石壁轰然破碎,露出宫殿墙外一片漆黑的景象。

似乎终于是感觉到了疼痛与恐惧,灰色长蛇在石壁崩塌的刹那便游动身体,试图从裂缝之中逃走,离开这个非人的怪物。

但是,它的尾巴被捉住了。

或者换一种说法,是位于水流尾巴位置的几张面孔被他一把拽了回来。

“开!”

又是一声暴喝,犹如惊雷在宫殿内炸响。

他身上隐隐爆闪出一道炽白光芒,随即散发出大量蒸腾水雾,双手青筋暴起,肌肉虬结,再次发力一撕。

刺啦!

由无数面孔和灰败水流组成的长蛇被生生打散,露出下面一直若隐若现,看不真切的躯体。

他眯眼一瞧,这才那一堆表情各异的惨白人脸,拥挤在一起,相互交织相互啃噬,堪称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发病源头。

脱离了一道道细小灰败水流的束缚,组成长蛇主体的无数人头顿时躁动起来,所有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

冰冷、沙哑、尖厉、哀怨、阴毒、奸佞……

无数充满负面情绪的声音混合一处,只听上一句就让人心浮气躁,神烦意乱。

嘭!

他再次狠狠轰出一拳,将黏连在一起的无数人脸击飞,正要赶上去加强攻击,却忽然硬生生停下脚步,眼神凝聚看向了石阶下方,大厅右侧空荡荡的地方。

“难道这些恶心东西出现的源头是在那里?”

“还是说,需要追上去把那些人头干掉?”

一念至此,他顿时有些迟疑。

但现在的情况容不得有半点儿耽搁,半秒钟后,他便遵从内心真实想法,返身朝着宫殿一层大厅冲去。

腥甜的味道越来越浓,黏稠阻力的感觉越来越强,就像是在黏稠的水中艰难游行。

虽然周围一切看起来毫无异常,但他几乎可以肯定,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可能就会被窒息溺毙在明明看不到,却似乎确实存在的长河之中。

“看到了,那朵似乎随时就要消失的白色花朵,它就是这一切异象的源头所在,一定要在它再次消失前抓住它!”

双腿骤然膨胀,高高隆起的肌肉筋络瞬间撕裂弹力十足的练功裤,他一个趟山虎步跨过十几米距离,重重砸落地面。

视线中白色花朵一阵模糊,刹那间就要融入黑暗之中。

但它还是慢了一步。

他在最后关头右臂暴长一截,右手食指向前伸张,重重按在即将消失不见的白色花瓣上面。

轰!

刹那间狂风大作,将整个宫殿都吹得摇摇欲坠。

他不由得竭尽全力稳住身体,适应突如其来的剧烈晃动。

数个呼吸后,当骤起的狂风渐渐散去,他终于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石阶,大厅,人脸长蛇,也没有什么宫殿,前方是一片碧绿,后面还是一片雪白。

以及手中那一朵半透明的白色花朵。

他仔细回忆刚才狂风大作,场景转换的感觉,心中忽然生出了些许明悟。

如果感觉没错的话,他似乎是从这朵白色小花内跳出来的,由小到大,由低到高,如同一副书画中的人物,脱离束缚来到现实世界。

捏紧手上的白花,顾判微微皱眉,目光凝聚在上面的细密文字符号上。

那些诡异的符号一个都不认识,但诡异的地方在于,他似乎大致能够看懂其中的部分内容。

“黄泉弱水,死亡尽头,开启坠落,留下印记……死亡宫殿……彼岸花开,难以解脱……”

慢慢联系推断着词句内容,这一发现让他有些细思极恐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小心踏入了白花的影响范围,被吸进去后又跳出来,还是从进入异域空间就身处在白色彼岸花讲述的一个故事里,现在才刚刚跳出故事所描述的场景画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