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1章 都是弱鸡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791章 都是弱鸡

分享到:
关闭

赵崮思来想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和这几位以前也没什么深入交集,仅有的几次见面也都是他在接近讨好对方,更谈不上有什么矛盾存在,那么他们怎么会突然来为难他这个小角色?

一时间惊讶、疑惑、担忧等情绪齐齐涌上心头,饶是以赵崮的机敏,此时也不由得背后冒汗,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看赵公子准备的礼物很别致,不知道能不能拿出来让我欣赏一下呢?等过些天我哥哥庆生,准备礼物时说不定也可以做个参考。”

秋少脸上笑容愈发亲切,伸手就去拿赵崮手里的袋子。

赵崮下意识地用手去拦,两人手臂碰撞到一起,各自向后荡开。

秋少笑容不变,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厉色。

赵崮猛地警醒,这可是家世和列冬不相上下的秋家少爷,旁边还有丝潞这个大小姐在,他刚才硬挡那一下恐怕已经惹到秋少不快,这要是再硬挡的话,很有可能直接得罪秋少……

但是,手上的袋子是许闲准备的礼物,被弄坏的话也不好。

忽然间,赵崮女友黎玥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崮,你在干什么?”

“这里是什么场合你不知道吗,怎么还这样没有礼貌,真是的,还不快点儿给人家赔礼道歉?”

赵崮脸色一白,还在愣神便被秋少一把抓住袋子。

再用力一拽,平价超市的塑料购物袋顿时被扯开一道口子,里面一包东西啪地掉在了地上。

“祝列冬生日快乐……许闲。”秋少抢先一步弯腰捡起那包看起来黑乎乎的东西,用手捻了捻,又闻了一下,对着上面粘着的卡片念了出来。

他嗤地笑出声来,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盯着赵崮道,“你不是姓赵吗,什么时候改了名字了?”

“还有,这看起来就是破草碎末子的东西是给冬少的生日礼物?说实话就算是路边最低档茶摊子,用的碎茶沫子都比这东西好一百倍。”

“那个叫许闲的呢,也是戎山中学的学生,家里条件很一般,学习成绩更一般,估计连大学都考不上。”

人群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让周围的人能听个大概。

赵崮看了站在林少身边的同级同学奥兰一眼,脸色涨得通红,暗暗把牙咬得作响,却硬是忍住没有说一句话。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林少朝奥兰点点头,淡淡笑着走过来,“那个姓许的呢,躲哪儿去了?他想要利用同学关系获得冬子的提携,最起码自己也要懂事儿才行。”

“像这种随便从超市拎些低劣茶叶就想蒙混拉关系的家伙,我倒想让大家看看他的脸皮该有多厚。”

周围人顿时一片附和声,齐齐声讨不在场的许闲。

奥兰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眼睛死死盯住赵崮,张口无声无息道,“你和许闲给我等着……”

忽然间,宴会厅最里面的小会客室门开了。

一对中年夫妇陪着穿着黑色长裙,美丽典雅的年轻女子缓缓走出,后面跟着列冬,来到宴会厅内。

黑裙女子随意在最前面找了个位置坐下,转身和旁边一位穿着米黄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聊天,列冬和中年夫妇则来到搭建好的舞台上。

“秦裳?想不到她也来了。”

他远远看了一眼,目光重点落在被列冬父母簇拥的黑裙女子身上,很快便移开目光,不再关注。

如果放在以前,他或许还会对这个身怀神秘气息的女人很有兴趣,但自从有了可以稳定增加神秘气息的渠道之后,她就直接变成了路边的一块石头,至少在没硌到脚之前,不会让他产生任何交集的想法。

中年夫妇是列冬的父母,两人简单说了几句感谢和祝福的话,便将话筒交给列冬,让他发表一下成年感言。

整个暖阳厅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纷纷举杯静听,也让赵崮稍稍缓解了要命的尴尬与难堪。

他手里拿着一满杯红酒,半闭着眼睛抿着,正好在列冬说完话宣布宴会开始时,把一杯红酒喝完,紧接着又拿起来第二杯。

这一次,他只用了一口就喝了下去。

“喝不出来好坏,就像是我以前喝过很多一样。”他咂咂嘴,放下高脚杯,伸手拿了一杯白酒。

“唔,这个还算凑合,入腹有微微发热的感觉,可惜还是比滕师兄泡的药酒差了很多功效。”

宴会虽然已经开始,但绝大部分人都只是端着杯子在那里聊天,分批去把自己准备的礼物送给列冬,像他这样钻在角落里专心吃喝的人几乎一个都没有。

噗嗤......

忽然旁边传来低低的笑声。

咕咚!

他咽下口中的食物,又一口喝干大半杯红酒,循着声音转头看去。

“第一次见到这么喝菲尔红酒的人。”几米外一个年轻女孩忍不住笑出声来,对着身边的同伴小声道,“简直是太粗鲁了,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品味。”

不远处又走来另一名少女,三人嘀嘀咕咕一阵后,不时偷眼瞄过来,捂嘴轻笑着。

“吃个饭而已还被人围观了?”他端起一份蛋糕,微微皱眉。“难道还准备过来教我该怎么进食?真是闲的蛋疼。”

“不对,这么说她们是不合适的,因为她们根本没有蛋。”

他一口吞掉餐盘里的巧克力奶油蛋糕,又吃下一份三明治和一块面包,转头发现那三个女生还在偷看发笑,顿时就有些不爽。

在他现在看来,吃饭就要好好补充能量,时间非常宝贵,能不浪费就尽量不要浪费,要把有限的时间都用在无限提升自己、寻找被封闭记忆真相的伟大追求上面。

而不是像这几个瘦的干柴一样的女人,磨磨唧唧摆足架势半天也没吃完一口食物。

所以说活该她们弱小。

在他眼里,有一个算一个,在场的这些年轻男女都不过是随手可以捏死的弱鸡,根本不值得他为之付出任何的注意。

就算是那位被众星捧月的秦裳,最多也不过是稍微强一点的弱鸡,只要捅穿她的那层膜之后,杀掉她并不比杀鸡更难多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