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1章 开启大门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801章 开启大门

分享到:
关闭

客房中,渝宛呻/吟着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坐在身边的猫脸怪人。

戴着猫脸面具的男人正伸出一只手,食指抵在她的眉心,她那里在停车场沾染上了一朵冰晶,从而变得无比冰凉的位置。

她吓得就要尖叫,被塞住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细碎声音。

“不要吵了,你老实配合的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很快就能回到家里。”

低沉沙哑的男子声音从猫脸面具后响起,他拿出一瓶水来,“想喝吗?想就点点头。”

渝宛泪流满面,拼命点头。

以前老爸总是在她耳边唠叨外面很危险,一定要小心,最好别出去等等,耳朵上的茧子听了一层厚。

她从大学毕业出来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所以逆反心理也越来越强,总想着偷偷一个人去闯荡一番。

现在她信了,不过好像已经晚了。

跟了她父亲十几年的保镖惨死在她面前,这样恐怖的景象,一直都在眼前回荡,仿佛永远无法忘记。

塞在嘴里的布团被拿掉了,渝宛下意识地就要尖叫。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她顿时陷入呆滞。

“你刚才似乎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现在我说你听……”

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这一次被揪住头发拽着坐了起来。

“女人在有些时候的确是难以沟通交流……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他看着温顺如同猫咪的渝宛,把水递了过去。

她小口喝了一些,归还水瓶时还很温柔地说了声谢谢。

他收敛心思,伸手去接水瓶,指尖不小心触碰到渝宛的手指,猛地一个激灵。

冰冷彻骨的感觉从灰色鳞片传来,他拿着瓶子缩回手,面具下的眼睛眯起,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这个低眉顺眼的女人。

片刻后,他试探着伸出右手,轻触在她的眉心。

渝宛闭上眼睛,整个身体不住颤抖,脸上表情看起来就如同被主人摸头的猫咪。

“有意思……”

他仔细观察她的反应,第一次发现,他竟然把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用近乎开玩笑的方法给变成了那种神神叨叨的家伙。

一缕白色雾气自渝宛七窍中溢出,逐渐蔓延覆盖住脸庞,颜色慢慢变深。

神秘气息继续从手指灰色鳞片慢慢灌注到渝宛体内,指尖的触感由依旧很冷,但距离刚才的冰冷彻骨已经有了很大区别。

吼!

她忽然睁开满是灰色雾气的眼睛,冲着他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吼。

嘭!

刚刚张口露出獠牙的渝宛瞬间被击飞出去,撞在墙上又砸落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他过去拎住她的头发,将她再次拖回到床上,盯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道,“你是不是又忘记了我刚才说过的话?”

“没……没有。”

围绕在渝宛体外的灰色气息变得愈发浓厚,但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身体也完全放松下来,脸上表情愈发恭敬顺从,“您的话,我一直谨记在心,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忤逆。”

他面具后的表情有些惊讶,诧异于渝宛转变得如此之迅速,刚才看她还像是在看最恐怖的恶魔,怎么现在突然就有一种全身心顺从的古怪感觉?

他不由得想起看书时某个国外研究团队做的一个实验。

他们认为,人是意识的产物,欲望推动着意识来寻找满足。

如果你想让一个人绝对的顺从你。

首先你要为对方制造恐惧,当一个人恐惧到连尊严都不要的时候,奉献给你的就是死心塌地的忠诚。

在人被洗脑前,这种忠诚绝对来源于绝对的恐惧。恐惧之后就是顺从,顺从是大暴力结合小恩惠才出现的。

也就是,狠狠的收拾你,给你施加暴力,然后对你稍微宽容点,给你些小恩惠,你就慢慢会变得完全的顺从。

“如果是她把对离昴的恐惧尽数转嫁到了我的身上,这可真是个很让人无语的误会……不过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对后面事情还有不小的帮助。”

心中转过数个念头,他就像是抚弄宠物般拍拍渝宛的头顶,“我已经和你父亲联系过了,只要他把药材准备好,你就可以回家了。”

“大人……不需要我了么?”渝宛瞪大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水汽。

“这种变化,不是单纯的恐惧服从能概括的,也许要和神秘气息对她的改造有些关系。”

此时此刻,他忽然想到另外一个导致渝宛变化的可能性,再联系到那些神神叨叨家伙拥有的神神叨叨手段,不由得也有些好奇起来。

“你掌握了什么能力?”他凝视着渝宛眸子深处那一抹游动的银色气息。

“回禀大人,我……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身体里面似乎多出一道涌动的能量,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运用。”

“这是通往冰雪王座的道路,你可以尝试用它来打开那扇关闭的大门。”

他观察许久,越发觉得她的那些银色和离昴的冰雪很像,但为什么偏偏是这条道路?

“来,集中精神,把瓶子里的水冻成冰,我们接下来吃冰块。”

渝宛深吸口气,酝酿许久后慢慢伸出手,捏住了金属水瓶。

咔嚓!

咔嚓咔嚓!

他眼神一凝,暗道果然如此,她拥有了和离昴相似的能力。

但神秘气息近期的壮大,吸收的可不止是离昴那古怪的力量,还包括米丽、龙马等人,渝宛被神秘气息改变后为什么单单只取离昴的力量体系?

难道是因为她对这种力量印象最深,所以自然而然做出了选择?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渝宛能开启这种神秘的力量,而他却无法开启,只能辛辛苦苦打熬身体,日夜练拳?

只是稍一思索,他便先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只是确定了他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思考探索的结论,在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能力者,而且数量还不算太少。

所以说草灰蛇线事必有因,以前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被他嗤之以鼻的东西,应该很有可能都是真的,不过被东陆当局尽力掩盖了下来而已。

折腾了整整一夜,天色已然开始发亮,他没有再给渝业成打电话,而是直接放了渝宛离开。

她只需要回去在家里展示一下冰雪霜冻的能力,药商会长就已经别无选择,只能超质超量为他供应各种药材,并尽量结成同盟,以应对所谓传说之塔的压力。

至于和这种组织结仇的事情,他并没有太过担心,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那些能力者他也杀了不少,真正对他产生威胁的无非是区区龙马一人而已。

这就是从战略上藐视敌人。

从战术上重视敌人需要做的就是最快速度拿到药材,开启老山架的深入修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