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 凶多吉少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802章 凶多吉少

分享到:
关闭

戎山市第七中学教学楼。

嗡嗡翁……

自习课上,他收回眺望远处老办公楼的目光,从口袋中取出震动不停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电话号码,悄无声息打开教室后门就走了出去。

讲台上看教案的秦老师抬头看了一眼,随即没事人般再次低下头去。

“是我……你父亲派来的人已经到达戎山?很好,把位置发过来,我这就出去接一下他们。”

他挂断电话,连课桌上的书都没有回去收拾,直接转身下楼。

楼梯上,从下向上迎面走来两个抽着烟的少年,毫无顾忌地讨论着某个女生的滋味如何。

直接在教学楼内抽烟,上课期间在教学楼里大声说话,现在戎山中学的校风已经败坏到这种程度了吗?

他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微微侧身准备和他们擦肩而过,心中所想的全部都是目前急需的药材已经进市,必须用最快速度去交接入手。

在修炼上面已经耽搁了太长时间,正急需蒸一个酣畅淋漓的高倍浓度药浴来缓解情绪。

两个不良少年斜眼睥睨,冷冷看着慢慢走下楼梯的那道高大身影。

察觉到他扫过一眼的注视,左边的那个卷发年轻人不由得沉了脸骂道,“看什么看,傻逼玩意,还不快点儿给老子让开!”

右边的那个一言不发,却是抡圆了胳膊,一巴掌就朝着他扇了过来。

一言不合就要打人,这些不良少年以前可不敢在学校内这么嚣张,看来新聘任的副校长果然比老古的手段差远了。

想起还在医院监护室的古副校长,他有些微微的感慨。

老办公楼的恐怖事件似乎就让他们两人碰上了,结果古副校长直接进了医院监护室,反而其他人倒是没听说有类似遭遇,学校老办公楼也没有再飞出什么幺蛾子。

心中闪过纷乱复杂的念头,直到巴掌马上就要砸在脸上,他才忽然回过神来。

这个小家伙竟然要打他?

他们眼睛瞎了吗,根本就不看双方体型力量的对比么?

像这样又弱又不长眼睛的东西,活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浪费粮食。

倒不如一巴掌拍死了他们,也算是为社会稳定做出一些贡献。

从意识最深处悄然升起的冰冷念头让他悚然而惊,体内本能汹涌运转起来的热流随即平息下去。

两个不良少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只差一点儿就会变成涂满整个楼道的血肉碎末,还在不依不饶骂着,想要再次上前动手。

咔嚓!

他一手一个,卡住脖子将他们举起,走下最后几级台阶,将两人钉在墙上。

“你刚才说什么?我在想事情没有听清楚。”

一点点眯起眼睛,他身体微微前倾,抵近左边的男生。

“放……放了我,你知不知道我叔叔是谁?”男生脸涨得通红,身体不停哆嗦着,但嘴上却毫不认怂。

这种无能却叫嚣的蝼蚁还让他们活着做什么

“噢?你叔叔是谁?”

他手上稍稍放松,面无表情抵近男生,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一股奇怪的味道钻入鼻孔。

他皱起眉头,松手任由两人顺着墙壁滑落,瘫坐在地面的一滩水渍上。

“你死定了,我叔叔是老雷,戎山老雷,你给我等着……”

嘭!

嘶声哭嚎的男生被他轻轻一巴掌掀翻,脸朝下趴在他自己刚刚制造的水洼之中,手里还燃着的香烟和一颗带血的大牙同时掉在地上,很快被尿液浸湿熄灭。

“戎山老雷?没听说过。”

“我现在有些忙,等洗完澡了再去找他,希望不是很难找。”

他清楚自己最近的情绪总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暴躁,可能和神秘气息修习老山架有关,也可能和杀人有关,具体原因只能等联系上禄岳老师他们后才能知晓。

但是停止修炼是不可能停止的,不说别的,单单就高倍浓度药浴压缩凝练热流,神秘气息改造身体的那种快/感,就已经让他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戎山市郊外一个农场内,他见到了前来交接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来的人里面竟然有渝宛的父亲,药商会会长渝业成。

可见在渝宛回去后,渝业成受到了多么巨大的心理冲击,不然也不会如此急迫直接亲自赶来与他会面。

经过两个小时的关门密谈,在确认某些一直不太敢相信的事实后,渝业成招呼亲信卸下几十箱封存严密的药材,又驾车匆匆离去,开始布置后续一系列事情。

这些事情包括农场的改造,将按照他的意思建成秘密练功场所,新建地下仓库及地道,兼顾存储和逃生功能,同时买下农场周边的一大片果园及空地,计划成立一家农林种植公司来掩人耳目。

此外渝业成还向他和盘托出他所知道的传说之塔情报,以及他为了自保而进行的一系列动作。

夜深人静,他一个人留在农场仓库,看着眼前堆成小山的箱子,不由得发自内心感慨,渝业成这个药商会长果然不简单,随随便便就拿出来这么多的珍惜材料,而且后续各种药材还会源源不断进场。

回到家后,他第一时间打开电脑,连接网络搜索,输入传说之塔四个字。

不出意外,没有找到任何他想要的内容。

然后输入侵蚀者,还是没有结果。

“有意思……以前在这里好几年都没有见到过任何侵蚀者,最近几个月却都像是夏天的知了一样跳将出来,是我以前眼瞎还是说他们确实是最近才聚集过来?”

他关掉电脑,运行了几遍搬山劲第四段,又压缩凝练一部分热流,才在后半夜上床睡觉。

………………………………

秦裳斜靠在一张躺椅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米丽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一直无法和她取得联系。”

一个穿着黄色长风衣的高挑女孩进来,带着门外的丝丝冷意,让房间的温度都降低几分。

秦裳直起身,眉宇间是挥之不去的阴霾,“那天晚上吃完饭她就悄悄离开驻地,到现在还没任何消息传出,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女孩脱掉风衣,挂在衣帽架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坐到躺椅旁边的沙发上,“不要这么焦虑,米丽隐匿逃生的能力比组织内大部分人都强,也许她只是遇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一时贪玩才忘记回来。”

“邬雅,米丽虽然有些孩子气,但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说实话我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

邬雅收拢一下散乱的发丝,“要不我去调查一下?”

“理察已经派人去了,你长途跋涉赶过来,先放松休息一下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