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一拳打穿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808章 一拳打穿

分享到:
关闭

伏龙缓缓转动着左手拇指上的玉环,眼神落在理察身上,“我们来之前被老家伙叫去叮嘱一番,让大家小心。”

他忽然住嘴,伏虎毫无间隔接话过去,“老家伙没有查到序列师的根底,近期除戎山依旧平和外,戎山周边频频引发侵蚀之力波动,中部地区各个组织都在分派人员进行调查。”

伏龙道,“所以说,戎山集会有诡异。”

伏虎道,“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两人一前一后突然住口,整个会客室陡然陷入到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剩下几人都知道伏龙伏虎口中的老家伙,那是两人的老师齐陨,也是隐修会高层之一,素来以大局观和眼界闻名。

既然齐陨齐先生这么说了,那么就一定有问题,虽然现在还不清楚问题会出在哪个时间哪个方面。

理察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既然如此,为什么齐先生不向会中建议,向戎山派出更多的高手进驻?”

伏龙:“不是不想。”

伏虎:“而是不能。”

伏龙:“其他组织。”

伏虎:“也是如此。”

秦裳皱眉问道,“不能的原因呢?”

伏龙道,“侵蚀波动。”

伏虎道,“军派异动。”

理察抽完最后一口烟,“行了,大致弄明白现在的形势,我们需要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关于序列师,以及这次聚会背后隐藏的秘密。”

忽然间,理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做了个收声的手势,按下接听键。

一分钟后,理察挂掉电话,面色沉凝看了其他人一眼,“刚刚接到消息,戎山市出现侵蚀投影,连接空间未知,投影具体位置在……”

他再看一眼手机,“投影点在戎山市某所中学之内。”

秦裳问道:“既然发现了新的侵蚀投影,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探查一番?”

理察摇了摇头,“不着急,戎山除了我们,还有金色圆环、传说之塔和其他独行侵蚀者,情况复杂。”

“而且他们不像我们隐修会,有会长这位大师定期给大家祛除侵蚀对精神的影响,这些人情绪容易断档失控,我们情况不明就冒然突进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伏龙伏虎对视一眼,忽然异口同声道,“最好能提前找到序列师的踪迹。”

与此同时,还有其他侵蚀者组织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

…………………………………………

他穿着一身带着兜帽的卫衣,又戴了只大口罩,将面孔牢牢遮住,来到学校围墙外的大路上。

捏住手指,他面色凝重看向围墙内的老办公楼,手指红斑的灼烧感一刻都没有停止,而且距离越近,便愈发剧烈。

忽然间,两个在眼角余光中一闪而过的身影引起顾判的注意。

两个人身着黑色紧身衣,背上绑负着不知是刀还是长剑的兵器,动作异常灵巧敏捷,只一个闪身便脱离他的视线范围。

他思索一下,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迅速远离老办公楼辐射范围。

“刚才路上那个人,需不需要过去处理掉?”

学校围墙内,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在老办公楼墙边停住脚步,看了眼同伴。

“算了,一个傻乎乎夜跑的蠢货,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

“我感觉刚才他看到了我们。”他再开口时几乎是在咬牙切齿,眼睛内布满血丝,呼吸呼呼粗重起来。

“怎么这个时候暴躁起来了?”

同伴男子一脸不爽的表情,犹豫片刻后还是摆摆手,“那你就去一趟好了,注意动作干净点,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黑衣男舔舔嘴唇,笑容狰狞,“知道了,等我一下,五分钟就回来。”

他沿着学校围墙外的公路快步前行,直到眼前一花,多出来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紧身衣内的男子。

“去死!”

黑衣男子脸上挂着扭曲的恐怖笑容,没有半句废话,见面便挥手放出一团黑雾笼罩过去。

黑雾从掌心发出,迅速扩大,眨眼间已经篮球大小。

嘭!

黑雾还未形成规模,便被一只拳头硬生生击碎打散,拳锋毫无阻碍继续向前,直直击穿柔软的人体。

“你......”

黑衣人眼神黯淡,神智回复清明,不敢相信般低下头,看着胸前正中突兀多出来的手臂,脸上全部都是惊恐茫然。

“这不怪我,我只是在正常走路,你非要不长眼睛自己撞到我拳头上来,而且,你实在是太脆弱了。”

他眉头紧紧皱起,同样不太相信一拳击出如此轻松穿透阻碍,等回过神来已经将黑衣人捅了个对穿。

“你!你竟然杀了黑鸦!?”

十几米外,另一个黑衣男子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现实。

黑鸦冲上去了。

黑鸦释放出最拿手的招式。

黑鸦死了。

胸口一个大洞,整个人就像是条咸鱼,被风干挂在那里。

逃!

敌人太过恐怖,绝对不能力敌!

只有逃!

黑衣男子连句场面话都不敢放,直接扭头就跑。

但他才逃出十几米,便感觉身后一股风压呼啸而来,衣服都猛然变形。

“真可悲啊,连逃都逃不掉!”

黑衣男心中满是绝望,自知生还无望,转身双手挥出,指甲变长乌黑,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咦?”

他忽然听到一声诧异的低呼,旋即风压消散,后脑嘭地挨了重重一击,顷刻间昏迷过去。

“咳咳!”

“头还是有些痛。”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心头,他在黑暗迷茫中思索良久,终于发出一声恍然大悟般的呻/吟。

“我是毒蟾,我在学校,我要和黑鸦去探索那栋疑似出现侵蚀投影的老办公楼。”

“不对!”

毒蟾突然惊醒过来,额头上刹那间渗出密密麻麻一层冷汗。

“我亲眼看到黑鸦被人一拳打死,然后那人又追了上来......”

他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毒蟾挣扎着起身,开始摸索出去的通道。

现在身处的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渗人,还是抓紧时间离开为妙。

“如果我是你,在情况未明之前,不会冒然做出决定。”

一道平静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啪嗒!

一盏昏黄的挂灯亮起,将黑暗驱散。

这是一间占地面积至少百平以上的房间,没有窗户,四周都是墙壁,只有在远端的地方有一道看起来就厚重结实的金属门。

毒蟾回头,一眼便看见那个让他浑身颤抖的身影,正站在金属门边,好整以暇地注视着他。

扶一下猫脸面具,他在距离毒蟾十步左右停住,“你想跑吗,我建议你还是收起这种不好的想法,因为你肯定会后悔。”

毒蟾眼神一颤,尝试着驱动侵蚀之力,但刚一动作却猛地停下,颤抖着倒在地上不停呻/吟,明显痛苦难过到了极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