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5章 回归之后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有一柄打野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825章 回归之后

分享到:
关闭

戎山市。

一处半新不旧的小区高层楼房。

他从黑暗中睁开眼睛。

脸上感觉黏黏糊糊的,摸上去便沾染了满手的鲜血。

浓郁的血腥味道在卧室中渐渐蔓延开来。

来到卫生间好好洗了个澡,他裹着浴巾呆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从头到尾仔细回忆这次诡异莫名的侵蚀投影旅程。

从一开始的茂盛草原,到后面的旷野荒漠,再到最后的古怪城镇,三个不同的地方给人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三种感觉。

就像是他在这段并不算长的时间内穿梭时空,分别打卡游历了三个不同的世界一样,每一个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鲜明特征。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他回到卧室穿好衣服,来到下面的小吃一条街解决了吃饭问题,然后一边思索着到底是现在就去城外庄园继续修行,还是先休息一晚,等到明天早上再出发。

从侵蚀投影返回之后,行走在人声鼎沸的步行街上,他忽然间有种恍然隔世的莫名感觉,不知道到底哪一边才是真正的真实。

回到家后,他直接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侵蚀投影内一连串的赶路与战斗将他的身体和精神消耗到了极致,现在急需一个高质量的睡眠来恢复体力。

夜已经很深了。

外面喧嚣的夜市也渐渐沉寂下来。

只剩下路灯的光芒还照亮着街道,给晚归的人们提供心灵上的慰藉。

他睡得很熟,甚至没有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动静。

吱呀……

防盗门被轻轻推开了。

紧接着两个人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咔嚓!

次卧的门再次被打开。

两个黑衣蒙面男子悄无声息走了进来。

低头注视着正在床上熟睡的那道身影。

“你们先坐一会儿,外面的冰箱里有饮料,渴了自己拿去喝。”

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但目光只是在两个黑衣男子身上扫过一下,便又缓缓闭了起来。

两个男人顿时愣住,几秒钟后才有些疑惑地一个接一个说道。

“你知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吗?”

“竟然还敢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知道知道,你们是入室盗窃的对不对?”

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想拿什么东西随便拿,我现在特别困,不想起床,更不想被打扰到这来之不易的睡觉时间。”

“呵……有意思。”

“确实很有意思。”

“一个高三的学生,整天就知道睡觉。”

“在人生的重要时刻,还学不学习了,考不考学了?”

呃……

他终于再次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是在教我做事?”

“想偷东西就老老实实拿了看上的东西离开,为什么非要跨界去做自己不擅长的心理疏导和教育培训?”

“大哥,别特么的跟这精神病废话,抓紧时间办完事情走人。”

“不错,千万不要和傻逼辩论,因为他会把我们也变成傻逼。”

两个人同时扑了上来。

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撞在墙角动弹不得。

“你们,打扰了我的睡眠……”

他眯起眼睛,缓缓从床上起身,居高临下看着瘫软在墙角的两人。

“你们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下一刻,他手上的指甲开始野蛮生长,犹如刀锋般散发出森森寒意。

但过了几秒钟后,所有的指甲又都收了回去,他沉默一下,拿出手机拨打了渝业成的电话。

杀人简单,杀人之后毁尸灭迹也不算难。

但他想要知道,这两个蠢货虽然只是普通人,但最好还是查一查他们背后有没有牵扯到其他的人物,所以在处理掉他们之前,最好还是先咨询一下渝会长知不知道他们的来路。

如此也方便他顺藤摸瓜,看心情是不是要把事态扩大化。

但出乎他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他刚刚拨通渝业成电话的时候,密集的脚步声从楼道之中响起。

紧接着,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员将门口团团围住。

随着他拿着电话从卧室出来,所有人的精神陡然紧张起来,哗啦啦全都是枪械子弹上膛的声音。

一身睡衣的他站在客厅中央,面无表情看着对准自己的各种枪械,先是微微皱眉想了一下,然后回身指了指自己的卧室,“诸位辛苦了,想不到我刚刚准备报警,诸位就已经来到了我的家里,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出动速度。”

说到此处,他伸手一指背后的那扇木门,“持械入室抢劫的两个匪徒就在里面,他们很危险,每个人都携带着凶器。”

领头的警员并没有放松戒备,抬手做出一个姿势,身后两个属下持枪缓缓进了门。

片刻后,里面陡然发出一声惊呼。

哗啦啦!

一时间,所有枪口都对准了门内,气氛刹那间沉凝到了极点。

“队长,你们可以进来了。”

就在这时,屋内传出最先进去警员的声音。

呼……

队长轻轻舒了口气,低声骂着,“都特么干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一惊一乍的,还有没有点儿心理素质了?”

“呃!”

当他踏入次卧的那一刻,猛地牢牢咬紧牙关,才没有让自己也丢脸地低呼出声。

“把屋子里所有人都带回去,嗯,叫救护车!”

………………………………

“姓名?”

“许闲。”

“性别?”

“男。”

“年龄?”

“十八。”

一板一眼的问答在持续,他透过眼前袅袅升起的青烟,忽然有种时空错乱的奇异感觉,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不真实的,所有的一切都被浓重的迷雾笼罩,让人无法看到背后隐藏的东西。

“说一下事情经过,详细一些,最好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耳边又响起那个小警员的声音,他收敛思绪,平静道,“我已经说过不止一遍,事实已经很明确了,这就是一起典型的入室抢劫行凶案件……”

医院中,队长细细翻看着刚刚出来的验伤报告,浓密的眉毛紧紧锁成一团。

“老边,什么情况?”

旁边的中年男人抽出一只烟,放到嘴边却想起这里是医院,不得不恋恋不舍地又放了回去。

“我很不理解。”边队长思忖着,缓缓说道,“只看伤情报告的话,这应该是一起交通肇事案件,或者是……野兽伤人、高空坠落事件,但就不应该是一起入室抢劫案件。”

“哦?”中年男人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两个家伙,就像是站在马路中间,被一辆速度不慢的汽车撞飞,也像是被一群野牛从身上奔跑踩过,还像是不小心从楼上摔下,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能理解,确实很蛋疼……不对,很可能蛋已经碎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