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零章 序

分享到:
关闭

初春。

万物复苏,但上一个冬季所保留的的寒冷依然平铺。

“希望今年别再有那么多的不如意了,小家也好,国家也好,都顺顺利利的。”

戴着口罩,清扫着门前的灰尘的门卫老李头这样感叹着。

老李头是海城二小的门卫,守候着一批学生从学前班到六年级毕业。

他是学校的老人了,来往的学生都喊他李爷爷,但他总是冷着脸点头,别的不多做回应。

他知道,作为守护着一校之平安的人,不能太过平和,不然挡不住外面的三教九流,也让学生们敢轻易越过他偷跑出去。

虽然这样总会让人觉得他不太好相处,可老李头不在乎,做什么坚持什么,这是为人之道。

而这样的思想也传递给他的儿子。

一个在抗疫一线的医生。

儿子前些天打电话过来说没办法回家过年了,疫情依然形势严峻,不可小觑,要留守在医院,做好一切准备。

另外,他是自愿申请留下来的,而且他的同事,几乎每一个都像他这样做了。

老李头是很想念儿子的,但没多说,只是点头,“好,照顾好自己。”

微微叹口气,却又收敛心神,孩子们入校的时候到了。

门口支起了测温通道,无论是谁都必须过。

老李头仔细的盯着每一个进来的人,也仔细的盯着测温屏幕上的温度显示。

直到所有人进来,老李头关了门,挺拔做坐在校门口放置的桌子前,依然守候着这个学校的安全。

他打算也不回家了,就在学校留下的门房过这个年,学校其实给老李头安排了很好的住宿环境,有电视,有暖气,该有的简单家具都有。

不过说起暖气,以前学校的锅炉房也是他和另一个老孙头负责的。

只是后来集中供暖,锅炉房关了,老孙头也在两年前去世了。

世事是无常的,但是老李头看着每天从学校往来的孩子们,却又不去想这些无常,他只是觉得这些孩子带给他希望,因为未来国家越来越强盛的那一天,是这些孩子代替他们这些老人去看的。

只是说起来,儿子和准儿媳的婚礼也要推迟了,如果不是疫情,他应该都快抱上孙子了。

不过,还是继续等吧,儿子和准儿媳都是抗疫一线的医生,有着更重要的责任去背负。

想到这儿,他看到手机上的新闻。

美国那边儿的疫情更严重了。

老李头不禁怒骂一声,坏了一锅粥的老鼠!

是啊,明明现在全世界都向往和平和谐,共同发展,偏偏有这么一只老鼠各种扰乱秩序,放着疫情也不管,就是乱来。

能不气吗?

但老李头又摇摇头,自己的祖国自己心疼好就行了,别的国家,也懒得再关注了,索性关闭了手机屏。

学校年纪不论大小的的老师都喜欢在没有课,或者清闲的时候和老李头来聊天,因为老李头是个很温暖的倾听者,总是用丰富的人生阅历来给予这些年轻人指导。

所以在学生快放假的前夕,很多老师带着拜年礼物来给老李头拜年。

但他不收礼,他吃不完,也吃不动,因此全部拒绝,只收下一些对联。

但是只留一副贴到小门房口,剩下的,一副一副找教室贴。

下课了,学生们看到老李头也不闹,都乖巧的过来帮忙。

很快学校充满了年味。

去年的大红灯笼,去去灰尘,放置灯泡,小心的联结电路,最后他准备上去挂,但学校几个年轻的体育老师赶忙拦着他,互相帮忙着在学校门口挂上了灯笼。

一到夜晚,接通,整个门口充斥着喜庆。

学生们也终于放假了。

胆子大的来给老李头拜个年,老李头也给发压岁钱,不多,一个人五块钱,但就是这样,老李头也把几个月的工资发出去了。

学校一下子安静了,但年味还在。

还有些老师也没走,响应国家号召,就地过年。

也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

大年三十,老李头刚和儿子儿媳通完视频,几个留下来的年轻老师就带着吃的来拜访老李头。

老李头欣然欢迎。

门房里,电视机播放着的是新春晚会,几个老师和老李头聊天吃饭,也和家人拜年。

一直到十二点。

难忘今宵响起。

漫天的烟花中。

新年快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