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风雨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仙界赢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5章 风雨

分享到:
关闭

时间过去半个月。

周舒僵直的躺着,活死人一般。

他气脉全破,不能修炼的事情已经传扬开了,过去和他交好的许多弟子再不见踪影,从来没有探视过他。

倒是平日里几个怨毒满满的弟子来看过几次,那眼中,带着完全不掩饰的得意之色,仿佛平日的郁闷全都泄出来了一样。

这些,周舒感觉得到,但不在意。

青衫飘过,刘玉谪走到床边,眼中带着许多歉意,“九云罩已经炼制好了,虽然品质离五阶差一点,但也足够强大,正雷门绝对讨不了好。等正雷门的事情了结,为师就去归仙坊市寻那洛明报仇。”

周舒心中一惊,这是他特别担心的事,竟然真的生了。

五阶法宝,和不到五阶的法宝,可是两个概念,差别不是一点,很可能无妄门就败在这一点。

满盘皆输。

他很想提醒,却说不出话,也做不出任何动作。

“徒儿,你好好等着,为师金丹境后,会踏遍东胜州寻找修补气脉的灵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刘玉谪小声说了几句后,心事重重的离开。

修仙界里确实有修补气脉的灵药,但获得它们的难度之大,远不是刘玉谪可以做到的,就算整个无妄门,也不太可能做到。

没多久,又一个人影靠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串烤得焦黄的银尾鱼。

“喂,周舒,说好的下次一起去烤鱼呢,怎么让我一个人烤?”

烤鱼在周舒鼻子上蹭来蹭去,鲜香的鱼油沾了周舒一脸。

杨黑撕下一块鱼肉塞到嘴里,“周舒,你快点好起来,见不到你,日子都过得不爽利。”

杨黑碎碎念了好一会。

他突然站起,大声道,“外面说的,什么气脉尽碎不能修炼,天才变废材,那些都是狗屁!我一样没资质,还不是开了两百条气脉?这全靠你教我,我都能这样,你难道会比我差?哪怕没气脉,你也可以修炼,对不对?”

“就算你不能修炼,你还有师父,还有我,只要我还在无妄门,就绝不会让你受欺负!”

杨黑重重的丢下一句,转身离去。

周舒虽不能言,但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温暖。

交友不在实力,更在品性,实力可以练,品性却改不了。当初他把推演过的心法教给杨黑,确实是最正确的决定。

“我怎么会要你保护呢?放心吧,杨黑,以后我会还是老样子。”他默默念着,带着一丝笑意。

即使身体不能动,他也不会浪费时间,每天他都会推演计算,把神识用光。

作为亲传弟子,天云峰的藏经阁对他是完全开放的。入门以来,他看了不少典籍,这些典籍都牢牢的记在心中,不会忘记。

他来回的计算推演,要从这些典籍里找到新的方式,能保护自己并展壮大的方式。

在气脉恢复前,他的灵力注定少得可怜,连正常的施放法诀都很难做到,但他清楚,修者,不一定非要靠施法。

修仙,他永远不会放弃。

三峰正中,问心殿。

殿堂高达数十丈,占地极广。金黄色的瓦片闪着耀眼的光芒,暗红色的木制墙壁历经千百年不变不朽,透出深邃悠长的厚重感。

门口悬着一面纯黑色的金丝楠木牌匾,书着“问道于心”四个大字。

殿里聚集着不少修者,三峰峰主均在其中,还有三十几名筑基境弟子,而正中间站着一位黑衣老者。

老者身材干瘦,但巍峨如山,气势隐然透出,让周围的人不由震服。

他就是问心殿殿主,也是无妄门门主,无妄门唯一的金丹境修者,高白。

高白环视四周,神色微显凝重,“两个时辰后,正雷门就会大举来袭,这一次他们准备已久,联合了其他两个门派,一共有三名金丹境修者,而筑基修者近百名。”

底下立刻起了一阵惊哗,众多筑基境弟子脸色苍白,无不茫然失措。

“三名金丹境,怎么办,怎么办?”

“完了,我们无妄门不会灭门吧?”

“现在逃还来得及么?”

听到众人惊哗,高白眉头凝起,出一声呵斥,有如洪钟大吕,震撼人心。

人群顿时安静。

“这些早就和你们说过,事到临头还是这么慌乱?”

高白缓缓道,“五阶法宝九云罩已经炼制成功,就算再多来几个金丹境也无法攻破问心殿,你们不用担心。现在起,诸位听我的指示行事。”

众修者舒了口气,安心的等待命令。

“墨老,刘玉谪,云姑,问心殿中的三元聚灵阵已经布好,你们守在阵眼,半刻也不得离开。”

“是,殿主!”三人齐声应道。

“筑基境弟子派出十人,在两个时辰内,把三峰的所有弟子都带到问心殿来,不得遗漏一个。其他筑基弟子入聚灵阵,随时听指挥。”

“杂役弟子也要带来么?”

“我说过,不得遗漏一个!任何弟子,都是我无妄门的财富,不能放弃!”高白的声音大了许多,回声绕梁。

“是,殿主!”

十名筑基境弟子鱼贯而出,分头去各峰召集弟子。

而殿中蓦然亮起光华,三元聚灵阵已然成形,三峰峰主各自盘膝坐于一角,许多灵石堆放在周围,给中间方位源源不断的提供灵力。

其他弟子进入阵中,各占方位,神色懔然。

高白坐在阵法中心,垂眉闭目,准备直面这场关系到宗门生死的大战。

一个半时辰后。

筑基境弟子纷纷回殿,身后都跟着一群炼气境弟子,内门外门均有,连杂役弟子也没有漏下。

坐在西角的刘玉谪,眼光扫过,顿时怒从心生,“柳山!周舒呢,为什么没把周舒带来?”

“啊……”

筑基境弟子柳山连忙跪伏在地,惊惶道,“刘峰主,弟子去过天云峰顶,没找到周师弟,以为他之前就被师兄弟带回来了,所以就……”

柳山的眼中闪过古怪之色,心中隐有一丝窃喜,他平素就妒忌周舒,眼下有了机会,故意不去找周舒,想让周舒死在正雷门手中。

“你放屁!”

刘玉谪霍然站起,“周舒在峰顶动都不能动,怎么可能找不到,分明就是故意!你不肯去,我自己去带他过来!”

“坐下。”

高白缓缓睁眼,“玉谪,事关宗门生死,你一刻都不能离开阵眼。”

刘玉谪恨恨的道,“柳山!你再去一趟,找不到周舒,就不要回来了!”

高白淡淡的道,“只有不到半个时辰,去了也回不来,不用再去。”

“可是,周舒他……”

刘玉谪重重的坐下,脸上神色复杂。

“各人自有各命,这就是他的命。”

高白垂下眼睑,不再言语。

这时候,一个高大少年猛然冲出问心殿,近乎疯狂的朝着天云峰跑去。

众弟子顿感惊骇,盯着少年的背影,久久无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