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星夜出击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逍遥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549章 星夜出击

分享到:
关闭

砍脑袋,打屁股,罚鞭子,这些只是震慑蛮子们的手段而已,恩威并施方为王道。

“沙角部落不听皇命,下场自然是不好的。”李中易略微提高了点音量,淡淡的说,“躲进草原里的几个部落,大约有十几万人。愿意跟着朕去剿灭他们的部落,金帛女奴等物,尔等亦可分之。”

李中易很熟悉草原人的性格,别和他们谈什么义理,只能谈利益。

草原部落出兵助战,是没有军饷的,也不可能有物资补给,他们图的是战后分的战利品。

以前,草原人喜欢牛和马,后来大家不约而同的都喜欢上了女奴。

有女人,部落里才会子嗣繁茂。人多力量大,草原人早就懂了。

草原上,小男人12岁之后,就可以提刀上马,砍人杀敌了。

既然汉人皇帝发了话,在场的人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都不约而同的嚷嚷起来,要跟着一起去发财分钱分女人。

李中易看了眼宋云祥,宋云祥随即大声说:“大家静一静,都别吵了,我有一言。”

宋云祥威震西北近十年,恶名早就传扬在外,他的挺身而出,令族长和长老们纷纷闭了嘴。

“诸位,我大汉皇帝陛下乃是神龙现世,难道不应该上一个响亮的尊号么?”宋云祥也不和这些蛮子们绕弯子,索性直接把事说了。

自唐朝以来,草原各部都喜欢将汉人皇帝尊为天可汗,这其实是个大忽悠。

在草原上,真正尊贵的可汗,都是带封号的可汗,比如说,启民可汗,颉利可汗等等。

李中易本就是从西北大草原上起家的皇帝,他自然很清楚,草原各部的狡诈。。

所以,宋云祥故意点破了这一层,就是要告诉草原各部,你们的花花肠子,骗不了老资。

颇超完达灵机一动,随即挺身而出,跪到李中易的面前,大声道:“下臣颇超完达拜见圣皇可汗。”

李中易听了之后,不由微微一笑,颇超家尽出妙人儿。

有了颇超完达领头,大家惟恐落于人后,纷纷跪到了李中易的脚前,七嘴八舌的喊了圣皇可汗。

宋云祥久镇西北,他自然知道,在草原各部之中,圣皇可汗比唬弄人的天可汗,尊贵得多。

一时间,李中易的尊号便定为圣皇可汗,由着草原各部的头领们顶礼膜拜。

接下来,就该谈正事了,李中易便提前退了场,让宋云祥和蛮子们去嚼舌头,讨价还价。

以前,草原各部协同汉军作战之时,基本上都只出几千人。这几千人,干的都是打扫战场,抓捕逃奴,这一类活计。

这一次,叛乱的蛮子足有三万多战士,李中易便存了毕其功于一役的心思。

正好,草原各部都想干一票大的,过个肥年。于是,大家和宋云祥议定,各出三千兵马,上不封顶。

草原各部助战,向来是谁出兵多,分赃的时候占的便宜也多。童叟无欺,一直都这么个公平的搞法。

当天晚上,族长和长老们喝得大醉,尚在梦中之时,李中易被近侍小声叫醒。

起床更衣的时候,把张雪仙给惊醒了,张雪仙下意识的问男人:“官家,天还没亮呢,去哪?”

李中易扭头微笑道:“我去忙点事儿,你接着睡。”

昨晚,张雪仙累坏了,两腿直打颤,她也没多想,闭上眼睛,再次进入了梦乡。

刚交三更天,李中易身披明光铠,在将军府的后门前,扳鞍上马。

武装到牙齿的近卫军,簇拥着李中易,从银州的北门出了城。

由于统一尚未完成,李中易没工夫坐下来治理天下,他算是典型的马上天子。

河套地区,水草最丰美的产马地,一直掌握在大汉朝的手里,所以,汉军并不缺马。

以前,李中易不太明白马种的道道。现在,他已经知道了。

河套马比契丹马高大不少,奔驰冲锋的速度也快得多。但是,因为纬度较低的缘故,河套马不耐高寒,长途奔袭的耐力,也不如高原上的契丹马。

每当大雪灾来临之时,河套马就成片成片的死亡,草原各部哭着喊着,求朝廷接济粮草。

李中易胯下的“小血杀”,俗称“汗血宝马”,又叫大宛良马。大宛良马,无论体形、冲刺力,还是长途的耐力,都远远超过了契丹马。

美中不足的是,大宛良马配种极难,整个种群也才数千匹而已,不可能大规模配备骑兵部队。

历史上,成吉思汗西征,靠的就是三件大杀器:蒙古弓、回回炮和蒙古马。

汉军出击,队伍里绝对不可能出现喧哗之声。李中易的耳内听到的,除了马蹄声之外,就是刀鞘轻微摩擦铁环的声响,连咳嗽声都没有。

途中休息的时候,李安国凑到皇帝的跟前,小声说:“官家,您不可再亲身涉险了。”

李中易心里明白,李安国确实一片忠心,惟恐他在乱军之中,有了闪失。

不过,李中易并不担心个人的安全问题,他的身侧随时随地都有近卫军充当人肉盾牌,没啥可怕的。

倒是,李中易想起了京城里的皇子们。他们从小,锦衣玉食的长大,也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行事,更没有在军中吃过大苦,这是不行滴。

李中易暗暗下定决心,等他回京城之后,一定把皇子们打发的远远的,让他们接受挫折教育。

历史上,中原王朝的接班人,大多长于深宫妇人之手,一不知民间疾苦,二不知用兵出征的险恶之处,三不知文臣们的党争凶险无比。

到目前为止,李中易已经制度化的驯服了几十万朝廷禁军,藩镇割据,武夫作乱,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摆在李中易面前的最大难题,反而是利益受损严重的文臣集团。

上下几千年的历史教训,告诉李中易,承平日久的大一统王朝时期,武夫们压根就斗不过文臣。

明朝亡于东林党,这个说法略显夸张了。但是,明朝败亡的根源是:崇祯没有受过正规的统治训练,党争超过了底线。

“唉,养不教,父之过也。我的几个儿子,也该去讲武堂里学习了。”李中易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把李安国惊出了一身冷汗。

“官家,皇子们不是都有师傅教导骑射和队列么?”李安国作为臣子,不能不劝。

不然的话,若是皇子们在讲武堂里,出了意外,不劝的李安国也脱不了干系。

李中易并没指望李安国回答什么,他不过是发一发感慨罢了,他的儿子们绝对不能被文臣武将们,当作傻子一样的欺骗,必要的训练是时候开始了。

重新上路之后,李中易只是的埋头赶路,再无半句废话。

李安国心里却一直在琢磨,皇帝一直不立皇后,不立太子,现在又想把皇子们都送进讲武堂里去学习,这究竟是想干嘛呢?

征西将军府驻银州,这是因为,银州威胁着整个河东的西南地区,可以始终保持着对刘汉政权的军事压力。

由银州出发,去地斤泽,也就是毛乌素大沙漠,一共有三条路。

按照作战计划,李中易选择了最近的一条路,沿着黑水河,过石州,安庆泽,直抵黄羊平。

黄羊平,是进入大沙漠之前的最后一个大绿洲,水草茂盛。数万大军必须在此地集结,将水囊装满。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补给,水都没得喝,还打什么?

不过,汉军到了黄羊平,叛军肯定也会知道,这个就是地形决定的了。

打仗是门科学,汉军能够大规模补水的集结地,就只能是黄羊平,叛军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派人盯着呢?

几万大军,人、马、骆驼和大车,多的数不过来,不可能瞒得过叛军的耳目。

西汉武帝时,大将军卫青领着大部队,去寻找匈奴主力决战,匈奴人往往选择避而不战,卫青也只能无可奈何。

但是,霍去病就不同了。他往往只带数千骑兵精锐,长途奔袭匈奴人的后方,斩获颇丰。

这一次,根据随军参议司的作战计划,皇帝亲自率领的两万铁骑,起的就是霍去病的作用。

征西将军宋云祥领着十几万精锐汉军,要做的是,吸引叛军的注意力,并将叛军彻底的保卫在地斤泽内。

三日后,大军在距离黄羊平一百里外,突然掉头向东,加速行军,赶往大横水的西岸。

叛军既然敢反叛,也不是肯定不是傻子,大沙漠附近的水源地,都会被彻底盯死。

按照作战计划,要想出奇制胜,打叛军一个措手不及,就必须另辟蹊径。

所以,宋云祥和李中易事先商量好了,提前在大横水的东岸,准备好船只和木阀。

大军渡过大横水,绕道兔毛川,从地斤泽的东北方向,出奇不意的杀进去,这才是此次作战的灵魂安排。

越往东边走,人烟越是稀少,补给也就越困难了。

不过,困难永远是相对的。汉军的斥喉精锐尽出,将沿途遇见的人,全都捉进了大营,以免提前走漏了消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