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折戟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逍遥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553章 折戟

分享到:
关闭

财帛和女人,确实动人心!

原本只是来打酱油,跟着浑水摸鱼的杂胡们,现在为了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算是彻底的豁出去了。

什么族长的叮嘱,长老的交代,都被他们抛在了脑后。

在西北的杂胡之中,真正富裕的人群,仅仅是部落里的贵族而已,普通胡人实际上,穷得叮当响。

别看部落里的女奴不少,那都是贵族老爷的专用品,普通胡人不能碰的。

杂胡们死缠着不放,咬牙切齿的要砍下契丹人的首级,换钱换女人。

耶律底勤即使想拉开距离,也暂时不可能做到。因为,杂胡拼的很凶猛,你一退,他们就更加来劲了。

“契丹狗,拿命来。”一名杂胡的战士,趁着混乱之机,挥刀猛的劈向耶律底勤。

耶律底勤用靴尖猛踹马腹,战马吃痛不住,陡然奋蹄前冲。眼看就要迎上之时,他突然伏低身子,长长的战刀横着切过去,在那名杂胡战士的腰腹之间,带起一大捧鲜血,将其斩于马下。

落马的杂胡战士,刚刚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就被奔腾而来的无数只马蹄,踩成了肉酱。

宋云祥也没有料到,区区五十贯和一个女奴而已,竟然驱使着杂胡们,如此奋勇当先,悍不畏死。

这就属于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了!

以前,党项一族崛起之时,杂胡们缺钱花了,没女人陪了,可以大肆抢掠汉地的百姓。

如今,普通杂胡倒是想继续抢劫,族长和长老们知道汉军的厉害,他们不敢去组织呐。

饿得两眼冒绿光的杂胡们,死盯着契丹人猛砍,造成的后果异常严重,耶律休哥的作战计划,明显打了很大的折扣。

汉军的主力部队毫发无损,契丹人这边的两万精锐被拖住了,战场形势一下子就变成了10万对阵8万,总兵力上有了相对的优势。

实际上,宋云祥也没有想到,能占到这么大的便宜。他原本只是指望,五万杂胡能够消耗掉一部分契丹铁骑的体力,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按照常规的军事作战原则,这个时候,宋云祥就该吹号发起总攻了。然而,他在西北地区待了十年之久,对杂胡族众的秉性,可谓是了如指掌。

杂胡只能当作是偏师,你若是把他们当成了靠得住的主力,吃大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有单筒望远镜的协助,站在指挥车上的宋云祥,看得很清楚,杂胡们不过是憋着一股劲儿,才能将契丹人拖住这么久。

照眼前的局势发展下去,杂胡撑不了太久,迟早要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五万杂胡打不过两万皮室军,这就是精锐和杂牌部队的本质性区别。

耶律休哥一直盯着汉军的主力大阵,可是,汉军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任由杂胡们自生自灭。

“唉,李无咎会用人,对面的宋云祥是个沉得住气的家伙。”

耶律休哥一直希望汉军动起来,然后,他再给杂胡那边加把火,促使其迅速溃败,然后推着杂胡的败军,冲垮汉军的主力大阵。

可是,汉军的主力部队,一直列阵如山,纹丝不动。耶律休哥找了半天,也找不到破绽,这就十分棘手了。

宋云祥不派兵去帮杂胡们,那是因为,他早就看清楚了,杂胡们即使败了,契丹人也不可能去追,损失也就非常有限了。

骑兵对攻,败的一方被胜利一方死追着不放,败方的损失最大。

同理,骑兵追杀败退的步军,步军的损失就更大了。打不过,逃不掉,要么投降,要么被全歼。

历史上,宋太宗赵匡义惨败于高梁河。北宋十几万精锐的步军,彻底溃败后,被契丹骑兵死追不放,结果是全军覆没。

客观的说,宋云祥完全不需要冒险,李中易也不允许他冒险。

此时的宋云祥,兵强马壮,粮草物资充裕,主力方阵的背后不远处就是水源地。他若是急于寻求决战,就等于是给了耶律休哥可趁之机。

十万汉军蹲在原地不动,就足够耶律休哥喝好几壶的了。

宋云祥面临的形势,其实和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派马谡守街亭的局势,大致相仿。

只要,宋云祥率领的重兵集团,卡住去路,站稳脚跟,扎稳营寨,不让契丹人冲过去,就把耶律休哥逼进了异常尴尬的境地。

太原的刘汉,才数州之地,几十万百姓而已。哪来的那么多粮草物资,供应给十万契丹铁骑?

现在的战场形势,已经很清楚了。耶律休哥的左边是巍峨的太行山,右边是一望无际的地斤泽,前方被汉军主力堵死了,背后是荒无人烟的所在。

宋云祥不是马谡。他心里很清楚,只要牢牢的钉在现在的小高地上,耶律休哥的粮草不济,迟早撑不下去的。

耶律休哥征战沙场半辈子,他最不怕的是混战。最讨厌的是,以骑兵去进攻汉军列好的方阵。

以前,汉军没有神臂弩和火炮的时候,耶律休哥还可以利用契丹弓射程较远的优势,抵近骚扰汉军。

现在,耶律休哥比谁都清楚,和列好方阵的汉军打阵地战,他完全没有胜算。

偏偏,宋云祥选的列阵地点,又是在一片小高地之上,占着居高临下的一点优势。

杂胡们撑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立尽心虚了,彻底的败下阵来。

耶律底勤心里恨极了这帮子杂胡,指挥部下们,追着杂胡的屁股就杀了下去。

这个时候,就看出了宋云祥的高明之处了,他早早的立好了拒马阵和冲车阵,并派人守在前头,指引着杂胡的败军,擦着汉军大阵的阵前,逃向了侧面。

等耶律底勤冲过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火炮和神臂弩的盛宴了。

对付骑兵的冲锋,汉军的炮兵已经非常有经验了,一百门六磅火炮分为两组,一组发射实心炮弹,一组发射霰弹。

发射实心铁弹的火炮,射程最远,主要用于破坏敌军的冲锋队形。其次是用神臂弩覆盖几波箭雨,给敌军造成致命的伤害。

等敌军骑兵冲到二十丈以内,就轮到霰弹教他们做人了。

等敌军接近到十丈以内,专门设置的投弹兵,会扔出点燃了的鸡尾酒瓶,把阵地前沿变成一片火海。

这种远中近的火力配置,对敌军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可以严重打击敌军的战斗意志。

举刀想砍汉人,连汉人的影子都没有摸到,自己人就先倒下去了一大片,这种仗还怎么打得下去?

历史上,著名的八里台大战,僧格林沁率领三万精锐蒙古骑兵,进攻英法联军的阵地。那个时候,洋人还没有配备机关枪,仅仅是火炮和步枪的搭配而已。

战后的结果是,冲锋的蒙古骑兵都快死光了,洋人才死了不到三十人。

那一战之后,满清朝廷彻底知道了洋人的厉害,乖乖的割地赔款,心甘情愿的给洋人当代理人。

耶律底勤隔着老远,就见汉军的方阵里,冒出阵阵灰白的烟雾,紧接着,才听见隆隆的炮声。

“轰……”一颗铁弹丸挟着毁灭天地的魔力,擦过耶律底勤的头顶,狠狠的砸进了契丹人密集的冲锋队形之中。

那颗铁弹丸,直接砸中了一匹战马的脑袋,可怜的战马连惨叫一声都不来及,硕大的头颅就被砸了个稀巴烂,白色的脑浆四下飞溅。

马背上的契丹骑士,促不及防,被抛到了半空中,再重重的落到地面上,叫自己人的战马的踩成了肉泥。

还没等耶律底勤明白过味儿来,又一颗铁弹丸,砸到地面上,弹起老高,朝他迎面撞了过来。

耶律底勤反应异常敏捷,猛的一个镫里藏身,勉强躲过了铁弹丸的直接命中。

然而,悲剧的是,铁弹丸擦过耶律底勤挂坐骑的大屁股,战马立时疼疯了,乱蹦乱跳着将耶律底勤甩下了马背。

幸好,有亲卫们拼死护着,耶律底勤勉强躲过了被踩成泥的厄运。

耶律底勤被彻底的激怒了,换了匹坐骑之后,他挥着战刀,恶狠狠的扑向汉军的侧翼大阵。

突然,天空中猛的一黑,耶律底勤下意识的伏低了身子,耳内刚听见惊雷般的呼啸声,身边立时传来亲牙们的惨叫声。

天空中一阵黑,一阵白,惊雷般的弩矢刺破空气的呼啸声,不绝于耳,肆无忌惮的收割着契丹勇士们的性命。

损失太惨重了!

耶律底勤身边的亲牙队伍,空了一大半,好多人根本来不及惨叫,就被强劲的弩矢射死了。

等耶律底勤侥幸的冲到汉军的阵前,忽然听见嘹亮的军号声,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无数只白瓷瓶从天而降,砸到了他的马前。

“蓬蓬蓬……”伴随着瓷瓶落地的脆响声,汉军的阵前火光四起,陡然升起一堵火墙,彻底的拦住了耶律底勤的去路。

就在耶律底勤狠狠的勒马之时,“轰轰轰……”隆隆的炮声中,霰弹脱膛而出,把他的胸膛打成了血洞织成的筛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